玄幻迷 > 丹師劍宗 > 第兩千七百零九章 雪上加霜

第兩千七百零九章 雪上加霜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丹師劍宗最新章節!

    太古兇猿與蘭陵道的位置截然相反,說明這是一個球狀地理,陸塵以此推測,這里是一顆隕星。

    陸塵引動功法,自身的靈力在體內轟鳴,外界卻一絲靈力都沒有吸入體內,陸塵驚訝,這個空間沒有靈力。

    荒蕪,破敗,奇怪的黑霧在高空飄蕩,整個場景都顯得死氣沉沉,毫無生機。

    “這顆隕星已經是一顆死星。”

    死星顧名思義指的是已經沒有生命力的星球,當一顆星球的壽命到了終點,所有生物包括植物都會隨著這顆星球而毀滅,陸塵現在所在的就是這樣一顆星球。

    不,但它不是壽終正寢,而是被吸取了能量,又被人煉化成了監獄用來關押犯人。

    “通天教,手段果然通天。”陸塵心中感慨萬千。

    即使是這樣的大教也終將會面臨毀滅,對于這樣的毀滅方式,陸塵不知道說什么好,人的野心是無限的,當達到了當初想要的目的,就會有新的目的誕生,這是人的貪念導致,在陸塵看來,這沒有什么不好的,因為他也是這樣,若當初只滿足于待在那個小鎮之上的陸塵,或許生活會相對安逸許多,不會遭受這么坎坷,也很幸福。但他永遠都沒有機會見識到這大千世界,這百花齊放的世界,這付出無數的努力才能看到的世界。

    同樣,通天教也是如此,不幸的是它沒有把握好機會,也許是運氣差了點,否則能看到的東西又會是什么呢?

    曾經有人說過,當一個低位面的生物,看到更高位面的生物時,那個低位面的生物就成為高位面的生物。

    原因很簡單,因為當他能看見高位面生物時,他就已經超脫了低位面的束縛,不再平凡。

    長生,不朽,仙?這或許是修者一生所追求的東西吧。

    蘭陵道當即就跪了下來,苦著臉喊道“神啊,仙啊,放我走吧,我不過只是一介凡夫俗子,怎配的上這般重禮,無福消受啊!放我走吧。”

    外面的世界除了那神秘之物,又是否還有其他神秘又危險的東西,那里或許真的有長生者還有不朽吧。

    陸塵揶揄道“你這樣恐怕還不夠誠意,將你所有的東西都供奉出來,這里的神和仙或許會因此可憐你。”

    蘭陵道聽到陸塵這話,一臉警惕,要說他身上的寶貝,可真不少,這些年憑借自己的手藝在地下混的是風生水起,但若是要他貢獻自己的寶貝,那還不如要了他的命。

    當然,這也是玩笑話。陸塵沒有忘記自己回來的目的,他將那五彩石頭告訴了二人,蘭陵道一聽眼睛發光,連忙問道“你說的那石頭可是紅黃綠藍紫依次排序的石塊?”

    陸塵點頭“應該是,你知道那東西?”

    蘭陵道驚喜說道“先去確定一下,說不定這是我們出去的唯一機會。”

    陸塵三人朝著陸塵剛來的位置趕去。有著之前做的路標,這一次只花了半刻時間。

    “就是這了。”

    蘭陵道一見到此物高興的合不攏嘴,有些喜出望外,說道“暗魔通道以蛛網之律連接通天教各個角落,這是蛛網的中心!”

    陸塵不知這蘭陵道賣的什么關子,不耐煩道“趕緊說。”

    “蛛網的中心是所有通道的匯聚地,所有的暗魔通道最終都會到達這里。當年暗魔被通天教關押在此,以一顆死星作為牢房,而這恐怕也是通天教的最深處,一般人根本無法到達這里。

    暗魔滅了通天教又順勢將此地改造成了自己的基地,恐怕這就是它的由來,難怪,難怪當年那些人找了這么久都沒有找到那東西,入口原來是在眾生殿。”

    蘭陵道有些顫抖的說道“你知道他們找的那神秘之物,也許就藏在此處。”

    “什么!?”陸塵驚訝了,南域各大勢力夢寐以求的東西或許在他眼前,這件東西的可怕之處陸塵早有耳聞,且不說他是否有這個實力占為己有,就算得到了,要想從南域帶出去,也是個難事。

    “先不管那東西,現在最關鍵的是怎么出去?”陸塵甩了甩頭,拋開那些雜亂的想法,他沒注意到此時的太古兇猿閃過一抹精光。

    “別急,先容我看看。”五彩神石前蘭陵道口中振振有詞,說著一些陸塵聽不懂的話,什么“暗天上諭,神淪仙喋。”像是咒語,陸塵沒有打攪他。

    “糟糕,五彩神石確實是蛛眼,但好像已經被人毀壞了。”蘭陵道有些失望的說道。

    “毀壞了?”陸塵想了想便道“能否復原?”

    “可以試試。”

    三人準備將這一堆散落的五彩神石全部拼湊在一起。太古兇猿剛一觸碰到神石,一股霸道的吸力將太古兇猿牢牢吸住,它身上的靈力肉眼可見的消失,被吸入五彩神石之中。

    太古兇猿拼命反抗,想將手抽離出來,卻無論他如何反抗,那神石就像是磁鐵牢牢的黏住了它。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蘭陵道下意識的就想去拉太古兇猿一把,被陸塵攔住,陸塵皺眉道“這所謂的蛛眼類似于陣眼,有自動修復的能力,干涸之地無法讓它復原,一旦接收到靈力不吸干不罷休。”

    “那不救嗎?”蘭陵道有些詫異,他沒想到陸塵會是這種冷血之人,不經有些膽寒。

    “當然救,你要是再去拉他,你也會像他那樣。”陸塵正想拿出自己的止殺劍,突然想起自己的止殺劍已經在神像那被毀壞了,沒有了趁手的武器,陸塵目光落在了被隨意丟在角落的那把銹跡斑斑的鐵棍,那是他從瘋劍道人傳承得到的武器,看起來如同一根百無用處的“燒火棍”。

    他將“燒火棍”拿在了手中,對準五彩神石猛烈地揮出一道劍法。

    鐵棍十分不稱手,這道劍法陸塵只使出了三成之力,正中神石,卻無法讓五彩神石留下一絲痕跡,甚至連陸塵那一道劍法都被吞噬。

    陸塵再次嘗試,卻依舊如此。太古兇猿面露痛苦,它已經漸漸的有些抵不住了,意識開始模糊了起來,本來它就受了傷,經過這么一折騰,現在還保持著意識,它的意志力已經足夠算的上堅韌。

    “一起!”

    這次陸塵與蘭陵道一同攻擊神石,神石還是沒有任何動搖的跡象,眼看太古兇猿就要被抽干,陸塵竟是直接一劍直接看在了五彩神石山,頓時,陸塵感受到“燒火棍”傳來了一道驚人的力量。

    被吸入神石的靈力,在陸塵驚人的目光下又被“燒火棍”吸了去,沒有人知道這是什么原因。

    但這樣下去,不過只是將太古兇猿身上靈力轉換到了“燒火棍”上去,用不了多久,太古兇猿的靈力被吸干,接著吸的就是它的生命力了,到那時,恐怕神仙都救不了它。

    陸塵靈光一閃,取出大量靈石,放在了太古兇猿身旁,只見那神石毫不挑剔,將靈石蘊含的靈力吸了去,而太古兇猿面上的痛苦之色,在這時已經減輕了許多。

    這個時候的太古兇猿就像是一個導體,用來傳導靈力輸送給五彩神石,五彩神石吸收的靈力再被“燒火棍”吸收,三者形成了一個鎖鏈。

    “燒火棍”能反吸五彩神石的靈力,這讓陸塵極為驚訝,陸塵原本以為在瘋劍道人傳承之地得到的這件東西是一件廢物,卻沒想到在這里發揮大用,暫時救了太古兇猿一命。

    不過,現在雖然維持著太古兇猿不被這五彩神石吸干,可誰知道要到什么時候才能滿足神石的需求。現在有個問題是本來只是神石吸收靈力,現在又多了一根“燒火棍”對太古兇猿來說簡直是雪上加霜。

    可憐的太古皇族,怎么淪落到了這個地步。     太古兇猿與蘭陵道的位置截然相反,說明這是一個球狀地理,陸塵以此推測,這里是一顆隕星。

    陸塵引動功法,自身的靈力在體內轟鳴,外界卻一絲靈力都沒有吸入體內,陸塵驚訝,這個空間沒有靈力。

    荒蕪,破敗,奇怪的黑霧在高空飄蕩,整個場景都顯得死氣沉沉,毫無生機。

    “這顆隕星已經是一顆死星。”

    死星顧名思義指的是已經沒有生命力的星球,當一顆星球的壽命到了終點,所有生物包括植物都會隨著這顆星球而毀滅,陸塵現在所在的就是這樣一顆星球。

    不,但它不是壽終正寢,而是被吸取了能量,又被人煉化成了監獄用來關押犯人。

    “通天教,手段果然通天。”陸塵心中感慨萬千。

    即使是這樣的大教也終將會面臨毀滅,對于這樣的毀滅方式,陸塵不知道說什么好,人的野心是無限的,當達到了當初想要的目的,就會有新的目的誕生,這是人的貪念導致,在陸塵看來,這沒有什么不好的,因為他也是這樣,若當初只滿足于待在那個小鎮之上的陸塵,或許生活會相對安逸許多,不會遭受這么坎坷,也很幸福。但他永遠都沒有機會見識到這大千世界,這百花齊放的世界,這付出無數的努力才能看到的世界。

    同樣,通天教也是如此,不幸的是它沒有把握好機會,也許是運氣差了點,否則能看到的東西又會是什么呢?

    曾經有人說過,當一個低位面的生物,看到更高位面的生物時,那個低位面的生物就成為高位面的生物。

    原因很簡單,因為當他能看見高位面生物時,他就已經超脫了低位面的束縛,不再平凡。

    長生,不朽,仙?這或許是修者一生所追求的東西吧。

    蘭陵道當即就跪了下來,苦著臉喊道“神啊,仙啊,放我走吧,我不過只是一介凡夫俗子,怎配的上這般重禮,無福消受啊!放我走吧。”

    外面的世界除了那神秘之物,又是否還有其他神秘又危險的東西,那里或許真的有長生者還有不朽吧。

    陸塵揶揄道“你這樣恐怕還不夠誠意,將你所有的東西都供奉出來,這里的神和仙或許會因此可憐你。”

    蘭陵道聽到陸塵這話,一臉警惕,要說他身上的寶貝,可真不少,這些年憑借自己的手藝在地下混的是風生水起,但若是要他貢獻自己的寶貝,那還不如要了他的命。

    當然,這也是玩笑話。陸塵沒有忘記自己回來的目的,他將那五彩石頭告訴了二人,蘭陵道一聽眼睛發光,連忙問道“你說的那石頭可是紅黃綠藍紫依次排序的石塊?”

    陸塵點頭“應該是,你知道那東西?”

    蘭陵道驚喜說道“先去確定一下,說不定這是我們出去的唯一機會。”

    陸塵三人朝著陸塵剛來的位置趕去。有著之前做的路標,這一次只花了半刻時間。

    “就是這了。”

    蘭陵道一見到此物高興的合不攏嘴,有些喜出望外,說道“暗魔通道以蛛網之律連接通天教各個角落,這是蛛網的中心!”

    陸塵不知這蘭陵道賣的什么關子,不耐煩道“趕緊說。”

    “蛛網的中心是所有通道的匯聚地,所有的暗魔通道最終都會到達這里。當年暗魔被通天教關押在此,以一顆死星作為牢房,而這恐怕也是通天教的最深處,一般人根本無法到達這里。

    暗魔滅了通天教又順勢將此地改造成了自己的基地,恐怕這就是它的由來,難怪,難怪當年那些人找了這么久都沒有找到那東西,入口原來是在眾生殿。”

    蘭陵道有些顫抖的說道“你知道他們找的那神秘之物,也許就藏在此處。”

    “什么!?”陸塵驚訝了,南域各大勢力夢寐以求的東西或許在他眼前,這件東西的可怕之處陸塵早有耳聞,且不說他是否有這個實力占為己有,就算得到了,要想從南域帶出去,也是個難事。

    “先不管那東西,現在最關鍵的是怎么出去?”陸塵甩了甩頭,拋開那些雜亂的想法,他沒注意到此時的太古兇猿閃過一抹精光。

    “別急,先容我看看。”五彩神石前蘭陵道口中振振有詞,說著一些陸塵聽不懂的話,什么“暗天上諭,神淪仙喋。”像是咒語,陸塵沒有打攪他。

    “糟糕,五彩神石確實是蛛眼,但好像已經被人毀壞了。”蘭陵道有些失望的說道。

    “毀壞了?”陸塵想了想便道“能否復原?”

    “可以試試。”

    三人準備將這一堆散落的五彩神石全部拼湊在一起。太古兇猿剛一觸碰到神石,一股霸道的吸力將太古兇猿牢牢吸住,它身上的靈力肉眼可見的消失,被吸入五彩神石之中。

    太古兇猿拼命反抗,想將手抽離出來,卻無論他如何反抗,那神石就像是磁鐵牢牢的黏住了它。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蘭陵道下意識的就想去拉太古兇猿一把,被陸塵攔住,陸塵皺眉道“這所謂的蛛眼類似于陣眼,有自動修復的能力,干涸之地無法讓它復原,一旦接收到靈力不吸干不罷休。”

    “那不救嗎?”蘭陵道有些詫異,他沒想到陸塵會是這種冷血之人,不經有些膽寒。

    “當然救,你要是再去拉他,你也會像他那樣。”陸塵正想拿出自己的止殺劍,突然想起自己的止殺劍已經在神像那被毀壞了,沒有了趁手的武器,陸塵目光落在了被隨意丟在角落的那把銹跡斑斑的鐵棍,那是他從瘋劍道人傳承得到的武器,看起來如同一根百無用處的“燒火棍”。

    他將“燒火棍”拿在了手中,對準五彩神石猛烈地揮出一道劍法。

    鐵棍十分不稱手,這道劍法陸塵只使出了三成之力,正中神石,卻無法讓五彩神石留下一絲痕跡,甚至連陸塵那一道劍法都被吞噬。

    陸塵再次嘗試,卻依舊如此。太古兇猿面露痛苦,它已經漸漸的有些抵不住了,意識開始模糊了起來,本來它就受了傷,經過這么一折騰,現在還保持著意識,它的意志力已經足夠算的上堅韌。

    “一起!”

    這次陸塵與蘭陵道一同攻擊神石,神石還是沒有任何動搖的跡象,眼看太古兇猿就要被抽干,陸塵竟是直接一劍直接看在了五彩神石山,頓時,陸塵感受到“燒火棍”傳來了一道驚人的力量。

    被吸入神石的靈力,在陸塵驚人的目光下又被“燒火棍”吸了去,沒有人知道這是什么原因。

    但這樣下去,不過只是將太古兇猿身上靈力轉換到了“燒火棍”上去,用不了多久,太古兇猿的靈力被吸干,接著吸的就是它的生命力了,到那時,恐怕神仙都救不了它。

    陸塵靈光一閃,取出大量靈石,放在了太古兇猿身旁,只見那神石毫不挑剔,將靈石蘊含的靈力吸了去,而太古兇猿面上的痛苦之色,在這時已經減輕了許多。

    這個時候的太古兇猿就像是一個導體,用來傳導靈力輸送給五彩神石,五彩神石吸收的靈力再被“燒火棍”吸收,三者形成了一個鎖鏈。

    “燒火棍”能反吸五彩神石的靈力,這讓陸塵極為驚訝,陸塵原本以為在瘋劍道人傳承之地得到的這件東西是一件廢物,卻沒想到在這里發揮大用,暫時救了太古兇猿一命。

    不過,現在雖然維持著太古兇猿不被這五彩神石吸干,可誰知道要到什么時候才能滿足神石的需求。現在有個問題是本來只是神石吸收靈力,現在又多了一根“燒火棍”對太古兇猿來說簡直是雪上加霜。

    可憐的太古皇族,怎么淪落到了這個地步。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