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丹師劍宗 > 第兩千二百零五章 藏龍谷

第兩千二百零五章 藏龍谷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丹師劍宗最新章節!

    “不必了。”

    侯思天搖頭,道:“等我幫你把圣殿的事情處理了,我再去見她,也算是報答你幫我照顧妹妹的恩情。”

    陸塵贊道:“你有這個想法是真的不錯。

    你可知道圣殿若是追查起來,你妹妹當初正好就和我一起在藏龍谷。

    所以,圣殿一定會將小雨抓住逼問我的下落。”

    侯思天眼神一凝:“明白了。 我定會盡心盡力,執掌圣殿!”

    “可以做到嗎?”

    宮丞有些不信任的問道。

    因為侯思天太年輕了,而且從來沒有暴露出煉丹以外的天賦。

    他是晁天收下的天才弟子是沒錯,但僅僅只是煉丹水平突出罷了。

    戰斗力怕是不能降服那圣殿的虞鳴濤。

    侯思天看著宮丞,道:“晁天喜歡控制人,但我能夠和他周旋這么久。

    副域主以為是偶然嗎。

    若非是在丹域,我可隨時離開晁天,晁天無可奈何。”

    “哦?”

    宮丞還是不信。

    侯思天的修為只是四方境八重而已。

    不可能又是一個陸塵吧。

    “可以試試。”

    侯思天說著忽然出手,一道槍氣刺向了宮丞。

    宮丞吃了一驚,立刻伸手阻擋。

    蹬蹬蹬。

    他后退數步,面露震驚:“你的槍意如此強大?是什么傳承。”

    “恕不能相告。”

    侯思天拱了拱手:“承讓。”

    宮丞嘆氣:“世界也是時候要交給你們下一代了。”

    侯思天點了點頭,表情淡然。

    和陸塵第一次在飛舟上見到他的樣子如出一轍。

    似乎周邊發生什么事情,他都不在乎。 但陸塵知道這家伙并非表現出的這么淡然。

    他心里可是有很多想法的。

    從之前偷偷告知自己要帶走侯思雨就可以看出來,侯思天對這個妹妹還是很在意的。

    所以,讓他去圣殿,他定可以完成任務。

    畢竟此事也和侯思雨相關。

    他若失敗,侯思雨怕也活不成。

    “何時出發?”

    陸塵問道。

    侯思天道:“事不宜遲,越早越好。”

    “好!”

    陸塵贊許道:“那我立刻用晁天發出命令,召回虞鳴濤。”

    侯思天搖頭:“來回一趟,耽擱時間。虞鳴濤也可能不從。不如我們直接去圣殿。”

    “也可。”

    陸塵點頭,便對宮丞道:“副域主,丹域就交給你了。記得除了正事以外,也多多照顧我師父。”

    “一定一定!”

    宮丞連忙應承。

    但他忽然想到什么,道:“宗主,我記得你有個師兄去了丹奴山研制新丹藥。”

    “嗯,那是我在丹域的大師兄,叫丁黎。副域主也幫我照料一二。”

    陸塵囑咐道。

    侯思天忽然搖頭道:“丹奴山并不是好地方。”

    宮丞也跟著道:“宗主,我打算將丹奴山解散了。

    金丹兄弟的丹方寶策,已經記載了四方大陸的所有丹藥。

    不管是誰,都不可能再研制出更新的丹藥。

    所以丹奴山的存在,完全就是為晁天一人服務。

    晁天想要借助丹奴山,自己也弄出一本新的丹方寶策。

    可惜,新丹藥哪是這么容易研制出來的?

    他始終也比不上金丹兄弟。”

    “既然如此,就解散了,也省的讓人浪費時間去研制新丹方。”

    陸塵道了一聲。

    然后就將自己偽裝成之前的中年人模樣,便和侯思天離開丹域。

    他沒有去見師父遲元彬,省的去給師父解釋一通。

    有這個時間,還不如早日將五帝宗建立起來。

    最后再給師父一個驚喜。

    ……

    圣殿。

    地處于三大圣地的正中央位置。

    挑選的位置很特殊,是為了避免偏向三大圣地任何一方,引起無謂的口舌爭端。

    一天時間。

    陸塵他們便來到了圣殿。

    雄偉廣闊的大殿,外壁金光閃閃,給人一種神圣的感覺。

    仿佛里面真的供奉著圣人。

    但實際上,里面沒有圣人,只有三位殿主高高在上而已。

    “站住!圣殿圣地,閑雜人等不得入內。”

    門口的護衛厲喝。

    陸塵道:“我們奉丹域域主手諭,找虞鳴濤殿主。”

    “什么手諭?”

    護衛聲音變得溫和起來,但仍是公事公辦。

    陸塵拿出一枚玉簡,道:“不信的話,你可看看。”

    護衛露出疑惑的目光。

    按道理這是人家丹域的事情,自己怎么能看呢?

    但既然對方都不在意,自己不看白不看。

    于是他接過玉簡,將玉簡放到眉心。

    嘩。

    就看到一個人影出現在面前,道:“吾乃丹域域主晁天。

    虞鳴濤擔任圣殿殿主有功,特命虞鳴濤返回丹域做太上護法,享受最高待遇。

    接替虞鳴濤者,為吾弟子侯思天。

    虞鳴濤接令,即時返回,不得有誤。”

    嘩。

    畫面消失。

    護衛微微一抖,差點將玉簡丟到地上。

    多少年了,都是虞鳴濤擔任殿主。

    他位高權重,在圣殿的弟子奴仆眾多,招手一呼,便有無數人為其搖旗吶喊。

    這樣的頂尖人物,居然要被丹域召回去了。

    什么情況?

    虞鳴濤難道是犯了什么錯誤,人家丹域域主晁天要整他?

    要不然,為什么要突兀的做出如此決定。

    護衛不解,震驚無比。

    但不管如何,他都知道今天肯定有一場大戰。

    虞鳴濤可不是什么唯命是從的人。

    他定會反抗!

    而以他如今的地位實力,也有資格反抗!

    “還不通報嗎?”

    陸塵催促一聲。 那護衛立刻肅穆起來,道:“是,我這就帶你們去見虞鳴濤殿主。”

    說著,帶陸塵和侯思天前行。

    在他眼中,侯思天不吭聲,很神秘,也很高傲。

    而一直說話的這個中年人,毫無疑問就是一個傳話筒。

    待會兒的正戲不是這個人唱,而是侯思天和虞鳴濤兩個人對唱。

    護衛暗暗打量侯思天。

    發現侯思天境界很顯眼,沒有絲毫隱藏,就是四方境八重。

    他心里不以為然,暗暗搖頭。

    四方境八重而已,就敢來接替虞鳴濤殿主。

    真是不自量力。

    看來這個侯思天并非是晁天的愛徒,只是被派出來做試探的。

    護衛暗暗思忖。

    很快,三人來到了圣殿的正殿門口。

    護衛拱了拱手,恭敬道:“三位殿主,有丹域域主派來的弟子求見,似乎是和接替虞鳴濤殿主有關。”

    殿內無聲。

    半晌后,一個沉悶的聲音傳來:“嗯?”

    僅僅一聲,但帶著無窮的霸氣和怒火。

    居然是來接替自己的,好大的膽子!

    我虞鳴濤在這里做了近百年的殿主,從來沒有任何紕漏,憑什么接替我?

    砰!

    一個身影突兀的落到了三人面前。 其怒氣隱而不發,但生出如同火山噴發前的那種恐怖威壓。

    護衛立刻跪拜在地,瑟瑟發抖。

    陸塵則后退一步。

    侯思天面色淡然的看著虞鳴濤,道:“師尊有令,命虞鳴濤速速返回丹域,做太上護法。”

    “師尊有令?哼,你師尊是誰?”

    虞鳴濤明知故問。

    侯思天道:“師尊乃丹域域主晁天!”

    “我怎么不知道域主有你這樣的徒弟?”

    虞鳴濤冷笑。

    陸塵拿出玉簡,道:“這里是域主的手諭。嚴格來說,其實是面諭。域主說的話都在這里。”

    “是嗎?”

    虞鳴濤忽然伸手一抓,將玉簡捏成粉碎,譏諷笑道:“面諭呢?”

    陸塵吃了一驚。

    但很快就冷靜下來,道:“剛剛拿錯了,其實這一份才是真正的面諭。”

    說著,又拿出一枚玉簡。

    虞鳴濤出手一抓,將其捏成了粉碎,冷笑:“面諭在哪里?”

    “其實剛剛我也拿錯了。”

    陸塵又拿出一枚玉簡,露出譏諷的笑容:“太上護法想要故作糊涂違抗命令,怕是沒那么容易。”

    虞鳴濤臉色一沉,黑如鍋底。

    他沒想到這區區一個傳話筒,都敢在自己面前囂張。

    侯思天囂張,人家是背靠晁天。

    這家伙從來沒見過,背靠的是誰,敢這樣嘲諷自己?

    “我看你是找死!”

    虞鳴濤一聲怒喝,利爪抓出,欲將陸塵捏住。 陸塵急速后退。

    同時,侯思天袖袍一甩。

    砰!

    虞鳴濤被突如其來的氣勢一震,后退一步,看向侯思天的表情有了變化。

    變得凝重起來。

    本來以為只是小輩,區區四方境八重而已。

    和自己這樣的巔峰四方境九重沒得比。

    但現在看來,自己大錯特錯!

    能被晁天收為弟子,還被派來做圣殿殿主,其實力豈能如此簡單。

    “看來你們是有備而來!”

    虞鳴濤冷冷出聲。

    陸塵笑道:“你才知道啊。既然來了,我們就沒打算回去。

    你要么乖乖地回去做太上護法,享受最高待遇。

    要么就滾出丹域,做一個外面游走的散修。

    圣殿殿主這個位子,你坐不起!”

    “好膽!”

    虞鳴濤氣的要吐血。

    侯思天都罷了,年輕有為,背后有靠山,實力出眾。

    但這個家伙算什么東西。

    躲在侯思天背后,就以為可以安然無恙了嗎?

    “把他給我抓住!”

    虞鳴濤發出喝令。

    四周本來沒有一人。

    但他一聲令下,眨眼間出來四五十人。

    各個都是四方境中期后期的高手。

    將陸塵和侯思天團團圍住。

    陸塵面色微微一變,喝道:“你們都想干什么,造反嗎?我這里有丹域域主的面諭,誰敢違抗?”

    一人冷笑:“我們只聽命于圣殿殿主,什么丹域域主,和我們有關系嗎。”

    “哈哈哈,這個白癡,拿著雞毛當令箭,真以為自己無所不能了。”

    “告訴你,圣殿是圣殿,三大圣地是三大圣地!”

    “沒錯!圣殿雖然脫胎于三大圣地,但已經成為新的圣地。”

    “隨便一句話,就想更換我們圣殿殿主,哪這么容易?”

    “我們為了四方大陸做牛做馬,到頭來你們隨意便可將我們欺壓,那我們的付出還有何意義?”

    眾人一人一句,步步逼近。

    聽到眾人的話,陸塵這次終于是有些色變。

    之前是假裝的,現在則是感覺到了意外。

    他發現圣殿和三大圣地的關系,和自己想的不一樣。

    雖然早就料到,虞鳴濤不會那么乖乖地就范。

    但沒想到,這已經不僅僅是不肯乖乖就范那么簡單了。

    而是上升到了圣殿的地位問題。

    原來圣殿并不甘心做三大圣地的附屬和議事中心,而是想要和三大圣地平起平坐。     “不必了。”

    侯思天搖頭,道:“等我幫你把圣殿的事情處理了,我再去見她,也算是報答你幫我照顧妹妹的恩情。”

    陸塵贊道:“你有這個想法是真的不錯。

    你可知道圣殿若是追查起來,你妹妹當初正好就和我一起在藏龍谷。

    所以,圣殿一定會將小雨抓住逼問我的下落。”

    侯思天眼神一凝:“明白了。 我定會盡心盡力,執掌圣殿!”

    “可以做到嗎?”

    宮丞有些不信任的問道。

    因為侯思天太年輕了,而且從來沒有暴露出煉丹以外的天賦。

    他是晁天收下的天才弟子是沒錯,但僅僅只是煉丹水平突出罷了。

    戰斗力怕是不能降服那圣殿的虞鳴濤。

    侯思天看著宮丞,道:“晁天喜歡控制人,但我能夠和他周旋這么久。

    副域主以為是偶然嗎。

    若非是在丹域,我可隨時離開晁天,晁天無可奈何。”

    “哦?”

    宮丞還是不信。

    侯思天的修為只是四方境八重而已。

    不可能又是一個陸塵吧。

    “可以試試。”

    侯思天說著忽然出手,一道槍氣刺向了宮丞。

    宮丞吃了一驚,立刻伸手阻擋。

    蹬蹬蹬。

    他后退數步,面露震驚:“你的槍意如此強大?是什么傳承。”

    “恕不能相告。”

    侯思天拱了拱手:“承讓。”

    宮丞嘆氣:“世界也是時候要交給你們下一代了。”

    侯思天點了點頭,表情淡然。

    和陸塵第一次在飛舟上見到他的樣子如出一轍。

    似乎周邊發生什么事情,他都不在乎。 但陸塵知道這家伙并非表現出的這么淡然。

    他心里可是有很多想法的。

    從之前偷偷告知自己要帶走侯思雨就可以看出來,侯思天對這個妹妹還是很在意的。

    所以,讓他去圣殿,他定可以完成任務。

    畢竟此事也和侯思雨相關。

    他若失敗,侯思雨怕也活不成。

    “何時出發?”

    陸塵問道。

    侯思天道:“事不宜遲,越早越好。”

    “好!”

    陸塵贊許道:“那我立刻用晁天發出命令,召回虞鳴濤。”

    侯思天搖頭:“來回一趟,耽擱時間。虞鳴濤也可能不從。不如我們直接去圣殿。”

    “也可。”

    陸塵點頭,便對宮丞道:“副域主,丹域就交給你了。記得除了正事以外,也多多照顧我師父。”

    “一定一定!”

    宮丞連忙應承。

    但他忽然想到什么,道:“宗主,我記得你有個師兄去了丹奴山研制新丹藥。”

    “嗯,那是我在丹域的大師兄,叫丁黎。副域主也幫我照料一二。”

    陸塵囑咐道。

    侯思天忽然搖頭道:“丹奴山并不是好地方。”

    宮丞也跟著道:“宗主,我打算將丹奴山解散了。

    金丹兄弟的丹方寶策,已經記載了四方大陸的所有丹藥。

    不管是誰,都不可能再研制出更新的丹藥。

    所以丹奴山的存在,完全就是為晁天一人服務。

    晁天想要借助丹奴山,自己也弄出一本新的丹方寶策。

    可惜,新丹藥哪是這么容易研制出來的?

    他始終也比不上金丹兄弟。”

    “既然如此,就解散了,也省的讓人浪費時間去研制新丹方。”

    陸塵道了一聲。

    然后就將自己偽裝成之前的中年人模樣,便和侯思天離開丹域。

    他沒有去見師父遲元彬,省的去給師父解釋一通。

    有這個時間,還不如早日將五帝宗建立起來。

    最后再給師父一個驚喜。

    ……

    圣殿。

    地處于三大圣地的正中央位置。

    挑選的位置很特殊,是為了避免偏向三大圣地任何一方,引起無謂的口舌爭端。

    一天時間。

    陸塵他們便來到了圣殿。

    雄偉廣闊的大殿,外壁金光閃閃,給人一種神圣的感覺。

    仿佛里面真的供奉著圣人。

    但實際上,里面沒有圣人,只有三位殿主高高在上而已。

    “站住!圣殿圣地,閑雜人等不得入內。”

    門口的護衛厲喝。

    陸塵道:“我們奉丹域域主手諭,找虞鳴濤殿主。”

    “什么手諭?”

    護衛聲音變得溫和起來,但仍是公事公辦。

    陸塵拿出一枚玉簡,道:“不信的話,你可看看。”

    護衛露出疑惑的目光。

    按道理這是人家丹域的事情,自己怎么能看呢?

    但既然對方都不在意,自己不看白不看。

    于是他接過玉簡,將玉簡放到眉心。

    嘩。

    就看到一個人影出現在面前,道:“吾乃丹域域主晁天。

    虞鳴濤擔任圣殿殿主有功,特命虞鳴濤返回丹域做太上護法,享受最高待遇。

    接替虞鳴濤者,為吾弟子侯思天。

    虞鳴濤接令,即時返回,不得有誤。”

    嘩。

    畫面消失。

    護衛微微一抖,差點將玉簡丟到地上。

    多少年了,都是虞鳴濤擔任殿主。

    他位高權重,在圣殿的弟子奴仆眾多,招手一呼,便有無數人為其搖旗吶喊。

    這樣的頂尖人物,居然要被丹域召回去了。

    什么情況?

    虞鳴濤難道是犯了什么錯誤,人家丹域域主晁天要整他?

    要不然,為什么要突兀的做出如此決定。

    護衛不解,震驚無比。

    但不管如何,他都知道今天肯定有一場大戰。

    虞鳴濤可不是什么唯命是從的人。

    他定會反抗!

    而以他如今的地位實力,也有資格反抗!

    “還不通報嗎?”

    陸塵催促一聲。 那護衛立刻肅穆起來,道:“是,我這就帶你們去見虞鳴濤殿主。”

    說著,帶陸塵和侯思天前行。

    在他眼中,侯思天不吭聲,很神秘,也很高傲。

    而一直說話的這個中年人,毫無疑問就是一個傳話筒。

    待會兒的正戲不是這個人唱,而是侯思天和虞鳴濤兩個人對唱。

    護衛暗暗打量侯思天。

    發現侯思天境界很顯眼,沒有絲毫隱藏,就是四方境八重。

    他心里不以為然,暗暗搖頭。

    四方境八重而已,就敢來接替虞鳴濤殿主。

    真是不自量力。

    看來這個侯思天并非是晁天的愛徒,只是被派出來做試探的。

    護衛暗暗思忖。

    很快,三人來到了圣殿的正殿門口。

    護衛拱了拱手,恭敬道:“三位殿主,有丹域域主派來的弟子求見,似乎是和接替虞鳴濤殿主有關。”

    殿內無聲。

    半晌后,一個沉悶的聲音傳來:“嗯?”

    僅僅一聲,但帶著無窮的霸氣和怒火。

    居然是來接替自己的,好大的膽子!

    我虞鳴濤在這里做了近百年的殿主,從來沒有任何紕漏,憑什么接替我?

    砰!

    一個身影突兀的落到了三人面前。 其怒氣隱而不發,但生出如同火山噴發前的那種恐怖威壓。

    護衛立刻跪拜在地,瑟瑟發抖。

    陸塵則后退一步。

    侯思天面色淡然的看著虞鳴濤,道:“師尊有令,命虞鳴濤速速返回丹域,做太上護法。”

    “師尊有令?哼,你師尊是誰?”

    虞鳴濤明知故問。

    侯思天道:“師尊乃丹域域主晁天!”

    “我怎么不知道域主有你這樣的徒弟?”

    虞鳴濤冷笑。

    陸塵拿出玉簡,道:“這里是域主的手諭。嚴格來說,其實是面諭。域主說的話都在這里。”

    “是嗎?”

    虞鳴濤忽然伸手一抓,將玉簡捏成粉碎,譏諷笑道:“面諭呢?”

    陸塵吃了一驚。

    但很快就冷靜下來,道:“剛剛拿錯了,其實這一份才是真正的面諭。”

    說著,又拿出一枚玉簡。

    虞鳴濤出手一抓,將其捏成了粉碎,冷笑:“面諭在哪里?”

    “其實剛剛我也拿錯了。”

    陸塵又拿出一枚玉簡,露出譏諷的笑容:“太上護法想要故作糊涂違抗命令,怕是沒那么容易。”

    虞鳴濤臉色一沉,黑如鍋底。

    他沒想到這區區一個傳話筒,都敢在自己面前囂張。

    侯思天囂張,人家是背靠晁天。

    這家伙從來沒見過,背靠的是誰,敢這樣嘲諷自己?

    “我看你是找死!”

    虞鳴濤一聲怒喝,利爪抓出,欲將陸塵捏住。 陸塵急速后退。

    同時,侯思天袖袍一甩。

    砰!

    虞鳴濤被突如其來的氣勢一震,后退一步,看向侯思天的表情有了變化。

    變得凝重起來。

    本來以為只是小輩,區區四方境八重而已。

    和自己這樣的巔峰四方境九重沒得比。

    但現在看來,自己大錯特錯!

    能被晁天收為弟子,還被派來做圣殿殿主,其實力豈能如此簡單。

    “看來你們是有備而來!”

    虞鳴濤冷冷出聲。

    陸塵笑道:“你才知道啊。既然來了,我們就沒打算回去。

    你要么乖乖地回去做太上護法,享受最高待遇。

    要么就滾出丹域,做一個外面游走的散修。

    圣殿殿主這個位子,你坐不起!”

    “好膽!”

    虞鳴濤氣的要吐血。

    侯思天都罷了,年輕有為,背后有靠山,實力出眾。

    但這個家伙算什么東西。

    躲在侯思天背后,就以為可以安然無恙了嗎?

    “把他給我抓住!”

    虞鳴濤發出喝令。

    四周本來沒有一人。

    但他一聲令下,眨眼間出來四五十人。

    各個都是四方境中期后期的高手。

    將陸塵和侯思天團團圍住。

    陸塵面色微微一變,喝道:“你們都想干什么,造反嗎?我這里有丹域域主的面諭,誰敢違抗?”

    一人冷笑:“我們只聽命于圣殿殿主,什么丹域域主,和我們有關系嗎。”

    “哈哈哈,這個白癡,拿著雞毛當令箭,真以為自己無所不能了。”

    “告訴你,圣殿是圣殿,三大圣地是三大圣地!”

    “沒錯!圣殿雖然脫胎于三大圣地,但已經成為新的圣地。”

    “隨便一句話,就想更換我們圣殿殿主,哪這么容易?”

    “我們為了四方大陸做牛做馬,到頭來你們隨意便可將我們欺壓,那我們的付出還有何意義?”

    眾人一人一句,步步逼近。

    聽到眾人的話,陸塵這次終于是有些色變。

    之前是假裝的,現在則是感覺到了意外。

    他發現圣殿和三大圣地的關系,和自己想的不一樣。

    雖然早就料到,虞鳴濤不會那么乖乖地就范。

    但沒想到,這已經不僅僅是不肯乖乖就范那么簡單了。

    而是上升到了圣殿的地位問題。

    原來圣殿并不甘心做三大圣地的附屬和議事中心,而是想要和三大圣地平起平坐。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