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神級黃金手 > 第1476章 眾口鑠金

第1476章 眾口鑠金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神級黃金手最新章節!

    第1476章 眾口鑠金

    徐景行當場取出一串鑰匙遞給于明秀,開門后讓劉經理在別墅里轉了轉拍了一些照片,又收獲了劉經理若干的彩虹屁。

    快六點的時候,劉經理識趣的告辭,留下徐景行和于明秀倆人。

    等劉經理離開,于明秀假裝抱怨“徐大師,你這是把姐姐我放在火上烤呢,回頭那姓劉的指不定怎么在公司里亂說呢,那家伙快五十歲了卻跟個老太婆一樣喜歡八卦……”

    徐景行笑道“你可是要成為董小姐一樣的商界傳奇的人,怎么會在乎區區流言蜚語?”

    “我要是真長的跟董小姐一樣,我當然無所謂,可現在你瞅瞅這張臉,再瞅瞅這身材,哪怕我什么都不做,也有那么多流言蜚語,何況現在,那姓劉的肯定認為咱倆有什么不正當關系,說不定還暗戳戳的罵我老牛吃嫩草呢,”于明秀言語中更加幽怨。

    但眼神中那一絲若有若無的興奮是咋回事兒?

    難不成這番話才是你的真實想法?

    一定是這樣的吧?

    徐景行一時間還真有點慫,雖然不介意跟于明秀發生點什么。

    但這也太快了點,氛圍也不對,真發生點什么,那就成了單純的運動,多無趣,有那時間還不如打兩套五行拳呢。

    我又不傻,能不知道這個女人心里在想什么?

    但是真的接受不了那種完全沒有感情的利益交換。

    最關鍵的是,在那樣的交換中我根本沒有好處可拿,是純粹的利益輸出方,就算做喜歡做的事情,也一定是這個女人享受的更多。

    虧本的事情絕對不能做。

    好吧,說白了就是有點犯賤,得不到的時候念念不忘的想著人家的身子,可真到了人家要倒貼他的時候,他又想體驗一下得到的過程了。

    當然,這樣的心里話肯定不能說出來。

    徐景行笑道“他說他的,你賺你的,管他呢。”

    “眾口鑠金啊,流言蜚語是可以殺人的,你不怕啊?”

    “怕什么?”

    “好吧,你確實不需要害怕,但小女子我,”于明秀垂下眼簾,片刻后使勁兒從鼻腔中擠出一口悶氣,“算了,不想那么多了,你說得對,他們說他們的,我賺我的,嘻嘻,我這邊接一個活兒拿到的提成是他們那邊的好多,光你給的兩個活兒,就讓我賺一百多個。”

    “才一百多個?”

    “不少了,我畢竟只是個部門經理,不是老板。”

    “好吧,”徐景行回想他自己賺到的人生中的第一個百萬,已經記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時候的事情了,仿佛已經過了很久很久。

    貌似是跟著丁樹懷在柯城完成大筆大單子之后分成時賺到的?

    不對,是給周振山做家具時賺到的。

    而且在那之前零零碎碎也賺了不少錢,加起來也早就超過了百萬。

    只是當時滿腦子都是賺錢,所以根本沒空體會賺到大錢之后的快樂和幸福,再然后這錢就越來越多了,雖然最終也沒攢下多少現金,但真想搞錢的話也真不難,完全失去了賺錢的沖動和賺錢之后的滿足感。

    好吧,這么說是有點裝過頭的嫌疑,真要賺了大錢,他還是很開心的,每次去手工店看到賬單上的數字,內心的安全感還是會油然而生。

    沒錯,他這樣的人也需要現金來堆積內心的安全感。

    不是他俗,而是這個社會里沒錢真沒辦法混,連高真陽那樣的隱士都要備著一大堆硬通貨鎮宅呢。

    所以說最有效的鎮宅之寶不是別的,是一堆堆的真金白銀。

    他現在有這么一大家子人要養活,經濟不自由,上哪兒找安全感去?讓妹妹和他的女人們跟著他吃風喝雨?

    想到這些,于明秀表現出來的那種小小的優越感在他眼里就變得格外親切,這讓他想到了三年前的他在島城拼搏的歲月,尤其是在古玩街上擺地攤的那些日子。

    那個時候的存款不多,還有妹妹那個小累贅,但確實挺逍遙的。

    不過要說真逍遙,還是現在最逍遙,想吃啥吃啥,想喝啥喝啥,想干活兒就干活兒,不想干活兒的時候也能偷個懶,閑著沒事兒還能找自己分布在各個地方的女人們聚聚。

    于明秀可不知道徐景行在想什么,見徐景行有點走神,伸手在徐景行眼前晃了晃“想什么呢?不會是在心里笑話我鼠目寸光吧,為了這區區百十萬的收入就沾沾自喜……”

    徐景行笑道“我在回想我賺到的人生中的第一個百萬時的感受。”

    “什么感受?”

    “想不起來了,貌似那個時候滿腦子都是賺錢攢錢賺更多錢攢更多錢,完全體會不到賺錢的樂趣,都快變成一臺賺錢機器了。”

    “那現在呢?你現在一年賺好多個億,再回想那個時候的苦日子又是一種什么樣的感受?”

    “有錢真好……”

    “什么?”

    “我現在的感受啊,沒錢真苦,有錢真好。”

    于明秀捂嘴輕笑“你真夠直接的。”

    徐景行環顧別墅內的精致裝潢,輕聲道“我那么拼命的賺錢是為了什么?不就是為可以在跟任何人交流的時候都能直抒胸臆?經濟自由帶來的可不只是經濟自由,還是全身心的自由,相信我,當你一年也能賺到好幾十個億的時候,你也能想說什么就說什么。”

    說到這里調侃道“不然你真當不知妻美、悔創阿里、普通家庭、首大還行等等普通人說出來要挨揍的屁話是怎么來的?都是有錢之后的放飛自我。”

    于明秀眨眨眼“徐大哲學家,你這是往我心口上扎刀呢,越這么說,我就越心疼,本來還想著今年收入不錯可以換一輛稍微好點的車子,連喜歡的款式都找好了,結果你這么一說,一切都變得索然無味。”

    “所以,要不,我這個活兒也交給你?”

    于明秀眼睛一亮,顯然有點心動。

    但很快又搖搖頭“我最近會很忙,怕是暫時顧不上你這邊,而且,都說好要給老劉了,這個時候橫插一刀,就太不仗義了。”

    “確定?我這邊全套搞下來怕不是要八位數,你光吃回扣都能吃一輛小牛出來。”

    “小牛是什么?”

    “入門款蘭博基尼。”

    “多少錢?”

    “三百萬加吧。”

    “嘶——”于明秀倒吸一口涼氣,半天才吐出來“沒那么狠,撐死了也就三分之一,真當商家都是傻子啊,真做你這活兒,他們賺的都不見得有這么多。”

    “算上其他水分和你們公司給的提成該差不多了吧?”

    “也沒那么夸張,”于明秀搖搖頭“而且我幫你盯著,老劉不敢玩什么貓膩,頂多吃點商家給的回扣和公司給的提成,偷工減料想都別想。”

    “那我可真得好好謝謝你了。”

    “你家那輛蘭博基尼多少錢來著?”

    “六百多個?好像是的。”

    “待我去兜風吧,我還從來沒有坐過跑車呢,連入門級的都沒坐過。”

    “可以啊,不過暫時沒空,等我忙完這一陣就帶你出去逛逛,”徐景行點點頭“說起來,那車買回來我也就開了一次,里程還沒過百呢,提車時送的一箱油都沒用完,就開業的時候開了一天,我估摸著該落滿灰塵了。”

    “求別說了,你越說我越心疼,”于明秀做吐血狀“別人買個好手機都恨不得天天拿出來炫耀,你倒好,大幾百萬的車子買回來,連炫耀一下的沖動都沒有。”

    徐景行聳聳肩“代步車而已,有什么好炫的嘛,何況那車也不好看,得挑路呢,路不好都過不去,來咱們小區我就不敢開,只能開我媽這輛歐陸。”

    “……你這一刀比一刀狠,”于明秀這下子是真的郁悶了,“歐陸又是什么牌子的車?多少錢來著?”

    “賓利的一個款式,不算很貴,二到五百萬之間吧。”

    “老弟,哥,大哥,大爺,給條活路,千萬別再說了,你再說下去我怕我控制不住,現在就已經有了打劫你的念頭,你再說下去,我一定真忍不住。”

    徐景行見狀哈哈大笑起來,一把摟住于明秀的肩膀“老姐,啊,不,老妹兒啊,別沖動,再努力努力,你也能買的起。”

    “拿我全部積蓄買一輛在你看來完全就是代步車的車子?如果是之前,我還有那么點沖動的話,現在就一點感覺都沒了,”于明秀一臉郁悶的甩開徐景行的胳膊“我算是看明白了,這些奢侈品根本就是你們這些狗大戶的玩具,我計算豁出去買一輛,也找不到你們那樣的快樂,反而會變成一種負擔,所以——”

    說到這里,于明秀瞪著眼睛道“我只有兩條路,一,徹底斷絕對這些奢侈品的渴望,學著秀姐那樣一點點洗盡鉛華;二,賺足夠多多多多多的錢,成為狗大戶中的一員。”

    “哦?你選哪條?”

    “笨哦,小孩子才做選擇,我當然是全都要!”

    “哈哈哈哈,那么于大經理,要跳槽么?”

    “你打算收留我?”

    “我剛弄個了投資公司,本來只是隨便搞搞玩的,但忽然覺得那公司應該有更重要的意義,但缺個正兒八經的總經理。”     第1476章 眾口鑠金

    徐景行當場取出一串鑰匙遞給于明秀,開門后讓劉經理在別墅里轉了轉拍了一些照片,又收獲了劉經理若干的彩虹屁。

    快六點的時候,劉經理識趣的告辭,留下徐景行和于明秀倆人。

    等劉經理離開,于明秀假裝抱怨“徐大師,你這是把姐姐我放在火上烤呢,回頭那姓劉的指不定怎么在公司里亂說呢,那家伙快五十歲了卻跟個老太婆一樣喜歡八卦……”

    徐景行笑道“你可是要成為董小姐一樣的商界傳奇的人,怎么會在乎區區流言蜚語?”

    “我要是真長的跟董小姐一樣,我當然無所謂,可現在你瞅瞅這張臉,再瞅瞅這身材,哪怕我什么都不做,也有那么多流言蜚語,何況現在,那姓劉的肯定認為咱倆有什么不正當關系,說不定還暗戳戳的罵我老牛吃嫩草呢,”于明秀言語中更加幽怨。

    但眼神中那一絲若有若無的興奮是咋回事兒?

    難不成這番話才是你的真實想法?

    一定是這樣的吧?

    徐景行一時間還真有點慫,雖然不介意跟于明秀發生點什么。

    但這也太快了點,氛圍也不對,真發生點什么,那就成了單純的運動,多無趣,有那時間還不如打兩套五行拳呢。

    我又不傻,能不知道這個女人心里在想什么?

    但是真的接受不了那種完全沒有感情的利益交換。

    最關鍵的是,在那樣的交換中我根本沒有好處可拿,是純粹的利益輸出方,就算做喜歡做的事情,也一定是這個女人享受的更多。

    虧本的事情絕對不能做。

    好吧,說白了就是有點犯賤,得不到的時候念念不忘的想著人家的身子,可真到了人家要倒貼他的時候,他又想體驗一下得到的過程了。

    當然,這樣的心里話肯定不能說出來。

    徐景行笑道“他說他的,你賺你的,管他呢。”

    “眾口鑠金啊,流言蜚語是可以殺人的,你不怕啊?”

    “怕什么?”

    “好吧,你確實不需要害怕,但小女子我,”于明秀垂下眼簾,片刻后使勁兒從鼻腔中擠出一口悶氣,“算了,不想那么多了,你說得對,他們說他們的,我賺我的,嘻嘻,我這邊接一個活兒拿到的提成是他們那邊的好多,光你給的兩個活兒,就讓我賺一百多個。”

    “才一百多個?”

    “不少了,我畢竟只是個部門經理,不是老板。”

    “好吧,”徐景行回想他自己賺到的人生中的第一個百萬,已經記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時候的事情了,仿佛已經過了很久很久。

    貌似是跟著丁樹懷在柯城完成大筆大單子之后分成時賺到的?

    不對,是給周振山做家具時賺到的。

    而且在那之前零零碎碎也賺了不少錢,加起來也早就超過了百萬。

    只是當時滿腦子都是賺錢,所以根本沒空體會賺到大錢之后的快樂和幸福,再然后這錢就越來越多了,雖然最終也沒攢下多少現金,但真想搞錢的話也真不難,完全失去了賺錢的沖動和賺錢之后的滿足感。

    好吧,這么說是有點裝過頭的嫌疑,真要賺了大錢,他還是很開心的,每次去手工店看到賬單上的數字,內心的安全感還是會油然而生。

    沒錯,他這樣的人也需要現金來堆積內心的安全感。

    不是他俗,而是這個社會里沒錢真沒辦法混,連高真陽那樣的隱士都要備著一大堆硬通貨鎮宅呢。

    所以說最有效的鎮宅之寶不是別的,是一堆堆的真金白銀。

    他現在有這么一大家子人要養活,經濟不自由,上哪兒找安全感去?讓妹妹和他的女人們跟著他吃風喝雨?

    想到這些,于明秀表現出來的那種小小的優越感在他眼里就變得格外親切,這讓他想到了三年前的他在島城拼搏的歲月,尤其是在古玩街上擺地攤的那些日子。

    那個時候的存款不多,還有妹妹那個小累贅,但確實挺逍遙的。

    不過要說真逍遙,還是現在最逍遙,想吃啥吃啥,想喝啥喝啥,想干活兒就干活兒,不想干活兒的時候也能偷個懶,閑著沒事兒還能找自己分布在各個地方的女人們聚聚。

    于明秀可不知道徐景行在想什么,見徐景行有點走神,伸手在徐景行眼前晃了晃“想什么呢?不會是在心里笑話我鼠目寸光吧,為了這區區百十萬的收入就沾沾自喜……”

    徐景行笑道“我在回想我賺到的人生中的第一個百萬時的感受。”

    “什么感受?”

    “想不起來了,貌似那個時候滿腦子都是賺錢攢錢賺更多錢攢更多錢,完全體會不到賺錢的樂趣,都快變成一臺賺錢機器了。”

    “那現在呢?你現在一年賺好多個億,再回想那個時候的苦日子又是一種什么樣的感受?”

    “有錢真好……”

    “什么?”

    “我現在的感受啊,沒錢真苦,有錢真好。”

    于明秀捂嘴輕笑“你真夠直接的。”

    徐景行環顧別墅內的精致裝潢,輕聲道“我那么拼命的賺錢是為了什么?不就是為可以在跟任何人交流的時候都能直抒胸臆?經濟自由帶來的可不只是經濟自由,還是全身心的自由,相信我,當你一年也能賺到好幾十個億的時候,你也能想說什么就說什么。”

    說到這里調侃道“不然你真當不知妻美、悔創阿里、普通家庭、首大還行等等普通人說出來要挨揍的屁話是怎么來的?都是有錢之后的放飛自我。”

    于明秀眨眨眼“徐大哲學家,你這是往我心口上扎刀呢,越這么說,我就越心疼,本來還想著今年收入不錯可以換一輛稍微好點的車子,連喜歡的款式都找好了,結果你這么一說,一切都變得索然無味。”

    “所以,要不,我這個活兒也交給你?”

    于明秀眼睛一亮,顯然有點心動。

    但很快又搖搖頭“我最近會很忙,怕是暫時顧不上你這邊,而且,都說好要給老劉了,這個時候橫插一刀,就太不仗義了。”

    “確定?我這邊全套搞下來怕不是要八位數,你光吃回扣都能吃一輛小牛出來。”

    “小牛是什么?”

    “入門款蘭博基尼。”

    “多少錢?”

    “三百萬加吧。”

    “嘶——”于明秀倒吸一口涼氣,半天才吐出來“沒那么狠,撐死了也就三分之一,真當商家都是傻子啊,真做你這活兒,他們賺的都不見得有這么多。”

    “算上其他水分和你們公司給的提成該差不多了吧?”

    “也沒那么夸張,”于明秀搖搖頭“而且我幫你盯著,老劉不敢玩什么貓膩,頂多吃點商家給的回扣和公司給的提成,偷工減料想都別想。”

    “那我可真得好好謝謝你了。”

    “你家那輛蘭博基尼多少錢來著?”

    “六百多個?好像是的。”

    “待我去兜風吧,我還從來沒有坐過跑車呢,連入門級的都沒坐過。”

    “可以啊,不過暫時沒空,等我忙完這一陣就帶你出去逛逛,”徐景行點點頭“說起來,那車買回來我也就開了一次,里程還沒過百呢,提車時送的一箱油都沒用完,就開業的時候開了一天,我估摸著該落滿灰塵了。”

    “求別說了,你越說我越心疼,”于明秀做吐血狀“別人買個好手機都恨不得天天拿出來炫耀,你倒好,大幾百萬的車子買回來,連炫耀一下的沖動都沒有。”

    徐景行聳聳肩“代步車而已,有什么好炫的嘛,何況那車也不好看,得挑路呢,路不好都過不去,來咱們小區我就不敢開,只能開我媽這輛歐陸。”

    “……你這一刀比一刀狠,”于明秀這下子是真的郁悶了,“歐陸又是什么牌子的車?多少錢來著?”

    “賓利的一個款式,不算很貴,二到五百萬之間吧。”

    “老弟,哥,大哥,大爺,給條活路,千萬別再說了,你再說下去我怕我控制不住,現在就已經有了打劫你的念頭,你再說下去,我一定真忍不住。”

    徐景行見狀哈哈大笑起來,一把摟住于明秀的肩膀“老姐,啊,不,老妹兒啊,別沖動,再努力努力,你也能買的起。”

    “拿我全部積蓄買一輛在你看來完全就是代步車的車子?如果是之前,我還有那么點沖動的話,現在就一點感覺都沒了,”于明秀一臉郁悶的甩開徐景行的胳膊“我算是看明白了,這些奢侈品根本就是你們這些狗大戶的玩具,我計算豁出去買一輛,也找不到你們那樣的快樂,反而會變成一種負擔,所以——”

    說到這里,于明秀瞪著眼睛道“我只有兩條路,一,徹底斷絕對這些奢侈品的渴望,學著秀姐那樣一點點洗盡鉛華;二,賺足夠多多多多多的錢,成為狗大戶中的一員。”

    “哦?你選哪條?”

    “笨哦,小孩子才做選擇,我當然是全都要!”

    “哈哈哈哈,那么于大經理,要跳槽么?”

    “你打算收留我?”

    “我剛弄個了投資公司,本來只是隨便搞搞玩的,但忽然覺得那公司應該有更重要的意義,但缺個正兒八經的總經理。”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