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我的極品美女總裁 > 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 露一手

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 露一手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我的極品美女總裁最新章節!

    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 露一手

    這般一幕的出現,確實就當即讓當下所有玄族氏弟子感覺到驚愕的同時,也仿似是不由自主的從心底深處,涌出來了一股深深的驚恐,對于林銘實力之強悍,而感到的驚恐。

    要知道,這兩位守衛師兄,可都已經是直接將仙君境九成的實力施展了出來,而且是兩人同時出手。

    在所有人看來,自然也就別說是林銘僅僅仙君境五層的實力了,哪怕林銘的實力,也已經是到了仙君境九成這般程度,也絕然不可能會是這兩位守衛師兄聯手之下的對手。

    但是事實卻是發生了,兩位守衛師兄聯手之下的攻擊敗了,這事就發生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

    一時間,在場所有人如何不感到驚駭,甚至感到驚恐。

    “天,怎么會發生這種事,難道這小子的實力,竟然會是仙帝境不成?”

    “確實啊,兩位守衛師兄,都是直接將仙君境九層的實力施展而出,這小子好像是手指頭都沒有動彈一下,直接無視了這般兩股這般強悍的氣息氣勢……”

    “這小子如果不是仙帝境境界實力的話,根本不可能做到這一點……”

    一陣喧嘩聲音隨之爆發了出來,這般一幕的出現,也仿似是自然而的就讓所有人似乎就認定了林銘的境界實力,是為仙帝境。

    “你,你,居然完全無視我們二人的攻擊,你,你……”

    “你小子到底是什,什么人……”

    而和在場所有人相比起來,這兩位守衛弟子,此時看起來也同樣仿似不由自主的,一副極度驚駭也驚恐的樣子,聲音都顫抖的厲害。

    林銘直接,說道:“事實已經證明,我剛才所說沒有半個假字,敗的人,是你們……

    現在煩請兩位師兄,去向玄回春副族長通傳一聲……”

    看起來也似乎到這個時候,這兩位守衛弟子對林銘終于不再有敵意。

    二人當下也同樣微微皺眉,開口說道。

    “現在正是族內需要大量丹藥的時候,所有丹術弟子,都忙著煉制丹藥……

    玄回春副族長也是同樣在煉制丹藥,而且煉制的,還是極難煉制成功的九成成色丹藥……

    玄回春副族長真的不能受到外界丁點的打擾……”

    “實在不是我們二人不想通傳,而是我們通傳不了……”

    這兩位守衛弟子說完之后,看起來也仿似下意識的流露出了一副有幾分緊張的樣子看著林銘起來,似乎擔心林銘會硬闖。

    當然了,林銘倒沒有要硬闖的意思。

    見到二人這般一說,林銘也就將一絲靈魂之力釋放出來,進入煉丹閣當中,倒也的確是第一時間在這閣樓當中的一個房間內,感覺到極為濃郁的藥香。

    在這閣樓當中,的確有一道身影,正在煉制丹藥。

    一尊丹爐,在烈焰的熊熊燃燒之下,煉制丹藥。

    忽然間林銘倒仿似是感覺到什么一樣,當下露出一副并不怎么焦急的樣子。

    然后,林銘看起來倒也顯出了一副頗有幾分高深莫測的樣子,開口一句:

    “不需要幾分鐘,玄回春副族長,會自己出現在所有人的跟前……”

    “……”

    一時間看起來,沒有任何人開口說一句什么,盡管每個人心中完全不相信林銘這般所說。

    確實,玄回春在煉制九成成色的丹藥,怎么可能忽然間就顯身而出。

    這簡直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當下這兩位玄族氏守衛弟子,自然也是同樣這般認定。

    稍微一想,當中一人開口,說道:“既然你認為玄回春副族長幾分鐘之內會出現,你可以在此等候,但你不能闖入煉丹閣……”

    一時間看起來林銘自然也是微微點頭,表示同意,然后他稍微一想,看起來一副更加高深莫測的樣子,說道:“這樣吧,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既然所有丹術弟子,都在煉制丹藥,我也給大家露一手……”

    “你是丹術弟子?”

    “你可以煉制丹藥?”

    自然這般一句話從林銘口中傳出,自然也是極為突兀的,不單單是這兩位守衛弟子猛然一愣之下,一副根本無法相信的樣子,脫口說道。

    “呵呵,開什么玩笑,這小子從來沒出現過在煉丹閣當中,怎么可能是丹術弟子……”

    自然在場所有玄族氏弟子,也是不可能相信林銘的所說。

    至于林銘,則仿似并沒有聽到其他人所說一般。

    忽然間,憑空一般的,在林銘的身前出現種種藥材。

    一眼看去,足足有好幾百種。

    “什么。”

    自然這般一幕的出現,很難不讓所有玄族氏弟子一個個都是一愣,看起來也仿似不由自主的紛紛驚呼出口。

    “天吶,這么多藥材。”

    “這小子居然真的是丹術弟子。”

    確實,一個人能有這般多的藥材,除了是丹術弟子之外,也不大可能會是其他的身份。

    因為不是丹術弟子的話,這般數量的藥材,帶在身上,只會帶來不方便,占據儲物仙器的空間。

    不管是對于何種境界實力之人來說,這都是一個大忌。

    “直接粉碎了。”

    一聲驚呼聲忽然間也是響起。

    確實,這般數量種類的藥材,也才是剛剛出現,突兀的全部粉碎。

    這般的一幕,所有人都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當下自然所有人看起來也都是不知道林銘究竟在做什么。

    “他在做什么?”

    “奇怪奇怪,這小子為什么忽然間將所有的藥材,都直接粉碎了。”

    “難不成他這就要直接開始煉丹。”

    “哈哈……”

    說到最后,也仿似是毫無意外的,一陣嘲諷的嘲笑聲音爆發而出。

    確實,在場所有玄族氏弟子,都為丹術弟子,自然對于如何煉制丹藥,無比熟稔。

    所有丹術弟子,都是從來沒有聽說過,不需要丹火,不需要丹爐,憑空就能將丹藥煉制出來這種事。

    這是天方夜譚,這是白日做夢,這是怎么想也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而眼下,一在林銘身上沒有出現丹火,二看起來,林銘好像也不需要丹爐。

    一時間這樣一幕的出現,在所有人看來,如何不離譜。     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 露一手

    這般一幕的出現,確實就當即讓當下所有玄族氏弟子感覺到驚愕的同時,也仿似是不由自主的從心底深處,涌出來了一股深深的驚恐,對于林銘實力之強悍,而感到的驚恐。

    要知道,這兩位守衛師兄,可都已經是直接將仙君境九成的實力施展了出來,而且是兩人同時出手。

    在所有人看來,自然也就別說是林銘僅僅仙君境五層的實力了,哪怕林銘的實力,也已經是到了仙君境九成這般程度,也絕然不可能會是這兩位守衛師兄聯手之下的對手。

    但是事實卻是發生了,兩位守衛師兄聯手之下的攻擊敗了,這事就發生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

    一時間,在場所有人如何不感到驚駭,甚至感到驚恐。

    “天,怎么會發生這種事,難道這小子的實力,竟然會是仙帝境不成?”

    “確實啊,兩位守衛師兄,都是直接將仙君境九層的實力施展而出,這小子好像是手指頭都沒有動彈一下,直接無視了這般兩股這般強悍的氣息氣勢……”

    “這小子如果不是仙帝境境界實力的話,根本不可能做到這一點……”

    一陣喧嘩聲音隨之爆發了出來,這般一幕的出現,也仿似是自然而的就讓所有人似乎就認定了林銘的境界實力,是為仙帝境。

    “你,你,居然完全無視我們二人的攻擊,你,你……”

    “你小子到底是什,什么人……”

    而和在場所有人相比起來,這兩位守衛弟子,此時看起來也同樣仿似不由自主的,一副極度驚駭也驚恐的樣子,聲音都顫抖的厲害。

    林銘直接,說道:“事實已經證明,我剛才所說沒有半個假字,敗的人,是你們……

    現在煩請兩位師兄,去向玄回春副族長通傳一聲……”

    看起來也似乎到這個時候,這兩位守衛弟子對林銘終于不再有敵意。

    二人當下也同樣微微皺眉,開口說道。

    “現在正是族內需要大量丹藥的時候,所有丹術弟子,都忙著煉制丹藥……

    玄回春副族長也是同樣在煉制丹藥,而且煉制的,還是極難煉制成功的九成成色丹藥……

    玄回春副族長真的不能受到外界丁點的打擾……”

    “實在不是我們二人不想通傳,而是我們通傳不了……”

    這兩位守衛弟子說完之后,看起來也仿似下意識的流露出了一副有幾分緊張的樣子看著林銘起來,似乎擔心林銘會硬闖。

    當然了,林銘倒沒有要硬闖的意思。

    見到二人這般一說,林銘也就將一絲靈魂之力釋放出來,進入煉丹閣當中,倒也的確是第一時間在這閣樓當中的一個房間內,感覺到極為濃郁的藥香。

    在這閣樓當中,的確有一道身影,正在煉制丹藥。

    一尊丹爐,在烈焰的熊熊燃燒之下,煉制丹藥。

    忽然間林銘倒仿似是感覺到什么一樣,當下露出一副并不怎么焦急的樣子。

    然后,林銘看起來倒也顯出了一副頗有幾分高深莫測的樣子,開口一句:

    “不需要幾分鐘,玄回春副族長,會自己出現在所有人的跟前……”

    “……”

    一時間看起來,沒有任何人開口說一句什么,盡管每個人心中完全不相信林銘這般所說。

    確實,玄回春在煉制九成成色的丹藥,怎么可能忽然間就顯身而出。

    這簡直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當下這兩位玄族氏守衛弟子,自然也是同樣這般認定。

    稍微一想,當中一人開口,說道:“既然你認為玄回春副族長幾分鐘之內會出現,你可以在此等候,但你不能闖入煉丹閣……”

    一時間看起來林銘自然也是微微點頭,表示同意,然后他稍微一想,看起來一副更加高深莫測的樣子,說道:“這樣吧,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既然所有丹術弟子,都在煉制丹藥,我也給大家露一手……”

    “你是丹術弟子?”

    “你可以煉制丹藥?”

    自然這般一句話從林銘口中傳出,自然也是極為突兀的,不單單是這兩位守衛弟子猛然一愣之下,一副根本無法相信的樣子,脫口說道。

    “呵呵,開什么玩笑,這小子從來沒出現過在煉丹閣當中,怎么可能是丹術弟子……”

    自然在場所有玄族氏弟子,也是不可能相信林銘的所說。

    至于林銘,則仿似并沒有聽到其他人所說一般。

    忽然間,憑空一般的,在林銘的身前出現種種藥材。

    一眼看去,足足有好幾百種。

    “什么。”

    自然這般一幕的出現,很難不讓所有玄族氏弟子一個個都是一愣,看起來也仿似不由自主的紛紛驚呼出口。

    “天吶,這么多藥材。”

    “這小子居然真的是丹術弟子。”

    確實,一個人能有這般多的藥材,除了是丹術弟子之外,也不大可能會是其他的身份。

    因為不是丹術弟子的話,這般數量的藥材,帶在身上,只會帶來不方便,占據儲物仙器的空間。

    不管是對于何種境界實力之人來說,這都是一個大忌。

    “直接粉碎了。”

    一聲驚呼聲忽然間也是響起。

    確實,這般數量種類的藥材,也才是剛剛出現,突兀的全部粉碎。

    這般的一幕,所有人都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當下自然所有人看起來也都是不知道林銘究竟在做什么。

    “他在做什么?”

    “奇怪奇怪,這小子為什么忽然間將所有的藥材,都直接粉碎了。”

    “難不成他這就要直接開始煉丹。”

    “哈哈……”

    說到最后,也仿似是毫無意外的,一陣嘲諷的嘲笑聲音爆發而出。

    確實,在場所有玄族氏弟子,都為丹術弟子,自然對于如何煉制丹藥,無比熟稔。

    所有丹術弟子,都是從來沒有聽說過,不需要丹火,不需要丹爐,憑空就能將丹藥煉制出來這種事。

    這是天方夜譚,這是白日做夢,這是怎么想也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而眼下,一在林銘身上沒有出現丹火,二看起來,林銘好像也不需要丹爐。

    一時間這樣一幕的出現,在所有人看來,如何不離譜。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