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一世兵王 > 1617章 傳承與使命

1617章 傳承與使命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一世兵王最新章節!

    突如其來的手機鈴聲,令得在場每一個華夏人感到一陣莫名的沖動,只覺得心中有一團烈火在燃燒,讓他們有一種奮不顧身沖進生死擂臺將中山一忍撕碎,然后救出鐘夫

    的沖動。

    唰唰唰……

    與此同時,不少人下意識地將目光投向聲音來源,赫然看到姬霸一臉激動地拿著手機,右手像是觸電一般劇烈顫抖,仿佛隨時都會將手機丟出去。

    什么情況?

    姬霸的怪異表現,令得不少知道他的人有些疑惑。

    “秦……秦風兄弟!”

    回應眾人的是一聲激動到發顫的聲音。

    眾目睽睽之下,姬霸顫抖著接通電話,摁下免提,率先開口。

    秦風?

    愕然聽到這兩個字,現場瞬間變得雅雀無聲,所有人都是一怔。因為,自從中山一忍向華夏武學界發起挑戰之后,準確地說是發出戰書之后,秦風成為華夏乃至全球武學界關注的對象,幾乎所有人都在猜測,秦風會不會應戰,什么時

    候會應戰。

    然而——

    眾人等啊等,等到了武小龍、夏羽、夏淳風、巴達的落敗,等到了年過百歲的鐘夫應戰,就是沒有等到秦風。

    這讓全球各大勢力的人都認為秦風慫了,不敢出聲,不敢現身——當日天鷹所說的一切,只是想用言語暫時捍衛華夏武學界的榮耀!

    而如今,就當鐘夫即將落敗被擊殺的時候,姬霸接到了秦風的電話……

    這帶給眾人的震驚可想而知?

    “真的是華夏秦風么?”

    震驚之余,那些來自全球各大勢力的情報人員,心中也涌現出了一抹懷疑。

    經歷了前面那么多事情,他們有理由相信,華夏武學界會用小伎倆干擾鐘夫和中山一忍的比武,避免鐘夫被中山一忍擊殺!

    “姬霸,鐘夫老前輩和小鬼子比武開始了嗎?現在什么情況?”電話那頭,身在天山的秦風,迫不及待地問道。

    剛才,他已經聽諸葛明月就中山一忍挑戰華夏武學界的情況做了匯報,當聽到老英雄鐘夫應戰之后,他心急如焚,第一時間將電話打給了姬霸。

    因為他的閉關療傷,華夏武學界已經被中山一忍一而再再而三地羞辱了,若是老英雄鐘夫再出現意外的話,他會留下終生無法磨滅的自責與遺憾!“秦……秦風兄弟,鐘夫老前輩已經和那個叫中山一忍的小鬼子動手了,一開始將對方壓制,但因他歲數已大,身體機能、氣血和內勁都已不再是巔峰,隨著時間流逝逐漸

    處于下風,剛才更是受傷了,而且……”

    “而且什么?”

    秦風的心猛然一揪,直接打斷了姬霸的話。

    “而且鐘夫老前輩寧愿戰死擂臺也不愿下臺。”

    姬霸忍不住將目光投向了鐘夫,目光中充斥著敬佩與擔憂,聲音微微有些發顫。

    “什……什么?”

    秦風聞言,心頭一緊,連忙又道“讓古主任他們快點阻止老前輩,不要讓老前輩拼命了,我現在就想辦法趕過去殺那個叫中山一忍的小鬼子!”

    這一次,姬霸沒有回答,而是看向了古宗年。“鐘先生,他就是我們華夏武學界最強天才之一的秦風。他之前因為在閉關,不知道此次挑戰,所以一直沒有應戰。如今,他出關了,而且剛才也說今天就會趕過來殺小鬼

    子,您不要再戰了!”古宗年連忙沖擂臺之上的鐘夫說道。

    “小古啊,秦風出關能夠迎戰對我們華夏武學界是一件好事啊,但他應戰是他的戰斗,我現在進行的是我的戰斗,兩者并不沖突。”

    生死擂臺上,鐘夫淡然一笑,看上去對生死一點也不在意。

    準確地說,在華夏武學界乃至整個華夏的榮譽、尊嚴面前,他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若是他此刻認輸下臺的話,等于再次讓中山一忍羞辱華夏武學界!

    “可是,鐘先生……”

    古宗年聞聲,當下要開口說什么。

    然而——

    不等古宗年說出后面的話,手機里再次傳出了秦風的聲音,將古宗年的聲音壓了下去。

    “老前輩,我出關之后已經得知了關于您的一切。您是華夏武學界的英雄,也是整個華夏的英雄!”電話那頭,秦風的聲音很響亮,語氣焦急而真誠,“我能理解您的心情。因為,我不光是一名武者,我曾經還是一名華夏軍人。我知道,您愿意為了捍衛華夏武學界和華夏

    的榮耀、尊嚴,犧牲自己!”

    這一次,鐘夫沒有說話,全場所有人都沒有說話,他們只是看著姬霸手中的手機。

    “老前輩、老英雄,華夏能夠有今天,是您和曾經那些先烈拋頭顱灑熱血換回來的,你們為了華夏付出了太多太多,早已完成了你們的使命!”秦風說到這里,微微停頓了一下,聲音陡然提高了幾分,“現在,請您將使命傳承,將守護華夏的重擔放心地交給我們這一代武者——請您讓我去捍衛華夏武學界和華夏的

    榮耀,好嗎?”

    “是啊,鐘先生,請將重擔交給我們和更年輕的一代吧!”古宗年連忙開口附和道。

    “鐘先生,我們愿繼承您的傳承,誓死守衛華夏!”

    很多華夏武者情不自禁地大喊道,他們之前都被鐘夫的所作所為感動了,而后又被秦風剛才那番話觸動了。

    這一刻,他們真切地感受到了華夏武者的責任和使命!

    依舊沒有回答。

    但這一次,鐘夫的身體劇烈一顫,那雙原本充滿殺氣的雙眼瞬間一片通紅,眼中有老淚滾動。

    而后,他渾身顫抖著,哆嗦著,張開染著血跡的嘴唇,試圖說點什么。

    然而——不等鐘夫的話說出口,生死擂臺之上,中山一忍冷冷一笑道“傳承?使命?哈哈哈……你們在搞笑嗎?我告訴你們,你們都要死,統統都要死!今天,我先斬了你這條老

    狗,明天,我再斬殺華夏秦風那個雜碎!”

    唰!

    話音落下,中山一忍腳下一晃,直接朝著鐘夫撲殺而去。

    “好。”

    與此同時,鐘夫輕輕開口說出一個字,而后身形一閃,直接掠出了生死擂臺。

    秦風的請求,讓他選擇了棄戰。

    “該死!”看到這一幕,中山一忍只好穩住身形,臉色一片鐵青,怒聲道“華夏老狗,你剛才不是口口聲聲說華夏武者不可辱,華夏武學界不可辱么?怎么到了最后,還是當了懦夫

    ?難道你們華夏的武者只會嘴上叫囂嗎?”

    “秦風,我答應你的請求,同時期待親眼見證你將小鬼子擊殺,捍衛華夏武學界和整個華夏的榮耀、尊嚴!”

    鐘夫沒有回應中山一忍,而是將目光投向了姬霸手中的手機,緩緩開口說道。

    “請您放心,絕不辜負!”秦風聞聲,先是長長松了口氣,然后像是接過了某種使命和傳承,莊嚴而神圣地回應了鐘夫,最后話鋒指向中山一忍,殺意滔天,“小鬼子,選好墓地,我現在去葬你!”     突如其來的手機鈴聲,令得在場每一個華夏人感到一陣莫名的沖動,只覺得心中有一團烈火在燃燒,讓他們有一種奮不顧身沖進生死擂臺將中山一忍撕碎,然后救出鐘夫

    的沖動。

    唰唰唰……

    與此同時,不少人下意識地將目光投向聲音來源,赫然看到姬霸一臉激動地拿著手機,右手像是觸電一般劇烈顫抖,仿佛隨時都會將手機丟出去。

    什么情況?

    姬霸的怪異表現,令得不少知道他的人有些疑惑。

    “秦……秦風兄弟!”

    回應眾人的是一聲激動到發顫的聲音。

    眾目睽睽之下,姬霸顫抖著接通電話,摁下免提,率先開口。

    秦風?

    愕然聽到這兩個字,現場瞬間變得雅雀無聲,所有人都是一怔。因為,自從中山一忍向華夏武學界發起挑戰之后,準確地說是發出戰書之后,秦風成為華夏乃至全球武學界關注的對象,幾乎所有人都在猜測,秦風會不會應戰,什么時

    候會應戰。

    然而——

    眾人等啊等,等到了武小龍、夏羽、夏淳風、巴達的落敗,等到了年過百歲的鐘夫應戰,就是沒有等到秦風。

    這讓全球各大勢力的人都認為秦風慫了,不敢出聲,不敢現身——當日天鷹所說的一切,只是想用言語暫時捍衛華夏武學界的榮耀!

    而如今,就當鐘夫即將落敗被擊殺的時候,姬霸接到了秦風的電話……

    這帶給眾人的震驚可想而知?

    “真的是華夏秦風么?”

    震驚之余,那些來自全球各大勢力的情報人員,心中也涌現出了一抹懷疑。

    經歷了前面那么多事情,他們有理由相信,華夏武學界會用小伎倆干擾鐘夫和中山一忍的比武,避免鐘夫被中山一忍擊殺!

    “姬霸,鐘夫老前輩和小鬼子比武開始了嗎?現在什么情況?”電話那頭,身在天山的秦風,迫不及待地問道。

    剛才,他已經聽諸葛明月就中山一忍挑戰華夏武學界的情況做了匯報,當聽到老英雄鐘夫應戰之后,他心急如焚,第一時間將電話打給了姬霸。

    因為他的閉關療傷,華夏武學界已經被中山一忍一而再再而三地羞辱了,若是老英雄鐘夫再出現意外的話,他會留下終生無法磨滅的自責與遺憾!“秦……秦風兄弟,鐘夫老前輩已經和那個叫中山一忍的小鬼子動手了,一開始將對方壓制,但因他歲數已大,身體機能、氣血和內勁都已不再是巔峰,隨著時間流逝逐漸

    處于下風,剛才更是受傷了,而且……”

    “而且什么?”

    秦風的心猛然一揪,直接打斷了姬霸的話。

    “而且鐘夫老前輩寧愿戰死擂臺也不愿下臺。”

    姬霸忍不住將目光投向了鐘夫,目光中充斥著敬佩與擔憂,聲音微微有些發顫。

    “什……什么?”

    秦風聞言,心頭一緊,連忙又道“讓古主任他們快點阻止老前輩,不要讓老前輩拼命了,我現在就想辦法趕過去殺那個叫中山一忍的小鬼子!”

    這一次,姬霸沒有回答,而是看向了古宗年。“鐘先生,他就是我們華夏武學界最強天才之一的秦風。他之前因為在閉關,不知道此次挑戰,所以一直沒有應戰。如今,他出關了,而且剛才也說今天就會趕過來殺小鬼

    子,您不要再戰了!”古宗年連忙沖擂臺之上的鐘夫說道。

    “小古啊,秦風出關能夠迎戰對我們華夏武學界是一件好事啊,但他應戰是他的戰斗,我現在進行的是我的戰斗,兩者并不沖突。”

    生死擂臺上,鐘夫淡然一笑,看上去對生死一點也不在意。

    準確地說,在華夏武學界乃至整個華夏的榮譽、尊嚴面前,他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若是他此刻認輸下臺的話,等于再次讓中山一忍羞辱華夏武學界!

    “可是,鐘先生……”

    古宗年聞聲,當下要開口說什么。

    然而——

    不等古宗年說出后面的話,手機里再次傳出了秦風的聲音,將古宗年的聲音壓了下去。

    “老前輩,我出關之后已經得知了關于您的一切。您是華夏武學界的英雄,也是整個華夏的英雄!”電話那頭,秦風的聲音很響亮,語氣焦急而真誠,“我能理解您的心情。因為,我不光是一名武者,我曾經還是一名華夏軍人。我知道,您愿意為了捍衛華夏武學界和華夏

    的榮耀、尊嚴,犧牲自己!”

    這一次,鐘夫沒有說話,全場所有人都沒有說話,他們只是看著姬霸手中的手機。

    “老前輩、老英雄,華夏能夠有今天,是您和曾經那些先烈拋頭顱灑熱血換回來的,你們為了華夏付出了太多太多,早已完成了你們的使命!”秦風說到這里,微微停頓了一下,聲音陡然提高了幾分,“現在,請您將使命傳承,將守護華夏的重擔放心地交給我們這一代武者——請您讓我去捍衛華夏武學界和華夏的

    榮耀,好嗎?”

    “是啊,鐘先生,請將重擔交給我們和更年輕的一代吧!”古宗年連忙開口附和道。

    “鐘先生,我們愿繼承您的傳承,誓死守衛華夏!”

    很多華夏武者情不自禁地大喊道,他們之前都被鐘夫的所作所為感動了,而后又被秦風剛才那番話觸動了。

    這一刻,他們真切地感受到了華夏武者的責任和使命!

    依舊沒有回答。

    但這一次,鐘夫的身體劇烈一顫,那雙原本充滿殺氣的雙眼瞬間一片通紅,眼中有老淚滾動。

    而后,他渾身顫抖著,哆嗦著,張開染著血跡的嘴唇,試圖說點什么。

    然而——不等鐘夫的話說出口,生死擂臺之上,中山一忍冷冷一笑道“傳承?使命?哈哈哈……你們在搞笑嗎?我告訴你們,你們都要死,統統都要死!今天,我先斬了你這條老

    狗,明天,我再斬殺華夏秦風那個雜碎!”

    唰!

    話音落下,中山一忍腳下一晃,直接朝著鐘夫撲殺而去。

    “好。”

    與此同時,鐘夫輕輕開口說出一個字,而后身形一閃,直接掠出了生死擂臺。

    秦風的請求,讓他選擇了棄戰。

    “該死!”看到這一幕,中山一忍只好穩住身形,臉色一片鐵青,怒聲道“華夏老狗,你剛才不是口口聲聲說華夏武者不可辱,華夏武學界不可辱么?怎么到了最后,還是當了懦夫

    ?難道你們華夏的武者只會嘴上叫囂嗎?”

    “秦風,我答應你的請求,同時期待親眼見證你將小鬼子擊殺,捍衛華夏武學界和整個華夏的榮耀、尊嚴!”

    鐘夫沒有回應中山一忍,而是將目光投向了姬霸手中的手機,緩緩開口說道。

    “請您放心,絕不辜負!”秦風聞聲,先是長長松了口氣,然后像是接過了某種使命和傳承,莊嚴而神圣地回應了鐘夫,最后話鋒指向中山一忍,殺意滔天,“小鬼子,選好墓地,我現在去葬你!”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