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萌狐悍妻 > 第一百二十八章 養丹

第一百二十八章 養丹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萌狐悍妻最新章節!

    霧竹以為云河只渡過一次劫。

    就算第二次渡劫比第一次渡劫兇險,但是云河曾經是一個圣境的神,現在只是修為跌落,所有的領悟、神通和法寶仍在,只要邁出神境的第一步,渡劫有何難,恢復圣境,甚至突破至無境又有何難?

    霧竹又安慰了云河幾句才離開。

    她在這里耽擱了好久,要去看唐紫希了。

    霧竹走了,錦瑟才敢跑進來。

    云河同樣叮囑錦瑟,不能將他受傷的事情說出來。

    錦瑟是云河的奴仆,發誓守口如瓶。

    見這事情瞞下去了,云河又以休息為由,讓錦瑟退下。

    待房間里只剩下他一人,他緩緩坐起來,拿出剛才霧竹給他的那只青花瓷葫蘆小瓶。

    他倒出一顆朱顏丹,然后毫不猶豫就一咕嚕吞下!

    他的修為已經恢復至九重歸空境巔峰,距離化神境只隔著薄薄的一層紙。

    哪怕隨便一種神級的靈丹,都能輕易助他突破至化神境。

    對于他來說,突破至化神境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只要他愿意,隨時都可以。

    只不過,他遲遲不愿意這樣做,正如唐紫希所擔心的那樣,一旦突破至化神境,將會召出劫雷。

    因為云河是第四次渡劫,生前靈魂已經是九重無日境,因此召來的劫雷,絕對是無境劫雷。

    以化神之境扛無境劫雷,這是絕無生還可能。

    要是被劈成劫灰,那就不能陪伴希希女神了。

    小狐貍也不想心愛的女神守寡。

    但是,一直以凡人之軀躲在飛狐谷,像嬰兒一樣,被大家保護在羽翼之下,何嘗又不是一種逃避責任的行為?

    他是唐紫希的丈夫,是孩子的父親,是飛狐谷的主人!

    守護妻兒和飛狐谷的責任,怎能讓唐紫希一個人來扛?

    云河決定,不能再窩囊下去。

    他要奪回自己的力量!

    這份執著,不等于要沖動妄為。

    他也不會那么傻,白白給劫雷送命。

    在無境朱顏丹出爐之前,他是不敢考慮的。

    但現在手中有了無境的朱顏丹,那就是不一樣。

    這朱顏丹是用他的血煉制,而且經過無極鼎的千百倍濃縮提練而成,就等于是他的血脈一樣。

    眾所周知,寶物的威力,是受持有者的修為影響的。

    云河現在只是一個凡人,就算他擁有神級的寶物,也無法使寶物發出神力。

    如果以朱顏丹為媒介,催動他所持有的至寶,那么即使在不突破至神境的前提之下,說不定也能令寶物發出神級的威力了。

    這只是云河在這次受傷之后,突然想到的一個靈感。

    他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這對他來說,是一個改變命運的機會,他不想錯過!

    把那顆朱顏丹吞下肚子后,他并沒有立即將朱顏丹的力量煉化,而是調用紫蓮的力量,將整個朱顏丹包裹起來,然后慢慢地移入氣海之中。

    讓朱顏丹靜靜地懸浮在氣海的中心。

    由于朱顏丹是他的血所煉制而成,跟他一脈相連,竟然如他所預料的那樣,能聽他的使喚,在紫蓮光芒的覆蓋之下,靈丹中的神力收斂起來,絲毫都沒有擴散到氣海里。

    現在,這顆朱顏丹成了云河氣海中的一顆內丹。

    第一步,將朱顏丹養在氣海里,成功了!

    第二步,以朱顏丹為媒介,跟神級法寶建立聯系!

    攻擊型法寶兇險性太大,現在只是測試階段,云河打算從最基本的飛行法寶開始。

    他心念一動,遁入九重神殿,來到第三重世界,存放紫雷神艦的地方。

    這里有數以百計艘紫雷神艦壯觀地停泊在一望無際的沙地上。

    云河走到其中一艘紫雷神艦面前,透過紫蓮掌控著氣海的那顆朱顏丹,令朱顏丹發出無境的氣息,但這些氣息并沒有擴散出來,只是在靈丹的內部閃爍。

    這一瞬間,站在紫雷神艦面前的云河就相當于一個擁有無境血脈的神。

    云河將靈覺探出去,鎖定了這艘紫雷神艦,竟然能成功認主了!

    居然一次就成功了,云河高興得哈哈大笑。

    呵呵,自己還挺聰明的嘛!

    這個原理,就像用變身腰帶去偽裝自己一樣。

    紫蓮就是一個變身器,而無境朱顏丹就是這個變身器的力量泉源。

    由于紫雷神艦有自動導航系統,而且紫雷神艦的動力是來源自鍋爐里的紫雷石,因此不需要云河耗費靈力去駕駛,只需要確立了認主關系,就能憑意念驅動的。

    裝滿一個鍋爐的紫雷石足夠紫雷神艦在宇宙是連續航行兩百年,而且船倉里還儲存了很多備用的紫雷石,因此根本就不需要擔心動力不足的問題。

    云河駕駛著紫雷神艦在第三重世界轉了幾圈,上天入地的,覺得嗨翻了。

    有了紫雷神艦,他就能獨自出遠門。

    紫雷神艦測試成功之后,云河又把目光放向其他法寶。

    云河將閃魂劍召喚出來,然后照板煮碗,跟閃魂劍建立了認主關系。

    但是閃魂劍的使用原理跟紫雷神艦不一樣,紫雷神艦只要借助紫雷石就能行駛,閃魂劍則需要持有者自身的靈力。

    云河只是凡人,他氣海中的靈氣不足以驅動閃魂劍。

    只不過有了紫蓮和無境朱顏丹,這個問題也不是不能解決。

    用紫蓮融化朱顏丹的力量,再透過紫蓮將朱顏丹融化所得的靈力輸送到閃魂劍上,那么他就能拿起閃魂劍。

    由始至終,他都沒有和朱顏丹的力量有直接的交集,就不會受朱顏丹的影響而突破境界。

    可以說,紫蓮才是真正的媒介。

    這樣做,雖然能使用閃魂劍了,但是由于他自身靈力不足,是以燃點朱顏丹的力量為支撐的,當這顆朱顏丹的力量耗盡,這劍他就會使不動。

    而且,由于他的軀殼太過脆弱,無法長時間使用閃魂劍。

    最多只有一刻鐘的時間,他的身軀就達到極限,要是繼續下去,紫蓮就會抑制不止朱顏丹的力量,他的氣海和身軀都會被撐裂。

    但一刻鐘的時間,在關鍵的時刻,已經能起到扭轉形勢的作用。

    試想一下,如果他能早些天得到這顆朱顏丹,那么又豈由得畫魔隨意欺負?

    閃魂劍一出,就能將畫魔秒殺啊!

    這閃魂劍,可是圣祖級別的寶物,現在的云河相當于擁有了圣祖級別的攻擊力。

    有了紫雷神艦和閃魂劍,云河的信心又大增。

    接下來,他又想嘗試一下陣法神通。

    將紫蓮吸收朱顏丹的力量,然后凝聚于指尖,生成一團紫色的發光靈氣。

    這團靈氣,是化神境的。

    朱顏丹的力量被紫蓮包裹在里面,否則這團靈氣瞬間就會將他的手指吞噬。

    云河以指為筆,在虛空中一劃,一道紫色的陣線就被他劃了出來!

    第一條陣線成功畫出來后,接著就是第三、四、五條……很快,虛空中就出現了一個星羅棋布的陣法。

    一個化神境級別的完整結界就完成了!這個結界跟他在化神境時構建出來的結界在形態和結構上沒有區別,反而因為有紫蓮和朱顏丹雙重力量的加持,明顯更加堅固。

    這下子,云河又樂了!

    完成了化神境的結界,接下來他又由低至高依然去嘗試級別更高的結界,天神境的,界王神境的,甚至是圣境的……

    構建結界和使用閃魂劍一樣,都需要消耗朱顏丹的力量。

    云河在九重神殿里折騰了小半天,雖然很累,卻也收獲滿滿。

    他覺得是時候回去了,否則錦瑟找不著自己,肯定會擔心。

    “嗖!”的一聲,他從九重神殿瞬間回到現實世界。

    “主人!”錦瑟眼淚汪汪地撲過來,熊抱著他,哭得嘩嘩地說“主人,我轉頭回來就看不到你了!我擔心死了……”

    “錦瑟,不哭。我只是去了九重神殿一趟,我一直沒有留開房間啊!都是我不好,沒有跟你說清楚,我以后不會這樣了。”云河內疚地拍了拍錦瑟的后背。

    “嗯嗯……”錦瑟這才收住眼淚。

    他是有心理陰影啊!

    小半天前,他去收拾碗筷的時間,云河就跑出去著了風寒,以致于內傷惡化,吐血暈倒。

    而現在,云河剛剛從鬼門關回來,又突然消失,錦瑟不害怕才怪。

    現在聽說主人只是待在空間法寶里面了,錦瑟這才舒了一口氣。

    他想起正事,連續拿出一只青花瓷葫蘆小瓶,交給云河“主人,這是霧竹前輩留給你的靈丹,是時候服用了,每日三次,每次兩顆。”

    “好的。”云河并沒有拒絕,坦然地接受,從錦瑟手中拿過瓶子,旋開蓋子倒出兩顆就送到嘴里,一咕嚕吞下。

    看到主人肯依時服丹,錦瑟仿佛如釋重負。

    云河并沒有把瓶子還給錦瑟,而是自己收好,他對錦瑟道“錦瑟,以后不必每次都麻煩你來送藥了,我自己會依時服食。”

    “可是……”錦瑟有些不情愿了。

    因為他的主人,總是忙起活兒來的時候就廢寢忘餐,都茶飯不思了,還指意他自己按時服用靈丹嗎?

    錦瑟就是不放心,才沒有把黑玉丹交給主人,寧愿不厭其煩地一天三次跑過來催促。

    看到錦瑟這為難的表情,云河就知道,錦瑟不相信自己了。

    唉,自己這個飛狐谷的主人,什么時候當得如此失敗了?額頭上被貼了不信任標簽,服用靈丹這種小事,也要被當成小孩子那樣,被錦瑟盯著了?

    云河只汗笑著說“錦瑟,我不是小孩子啦!我也想健康長壽,這樣才能跟希希天長地久,我怎會不愛惜自己呢?”     霧竹以為云河只渡過一次劫。

    就算第二次渡劫比第一次渡劫兇險,但是云河曾經是一個圣境的神,現在只是修為跌落,所有的領悟、神通和法寶仍在,只要邁出神境的第一步,渡劫有何難,恢復圣境,甚至突破至無境又有何難?

    霧竹又安慰了云河幾句才離開。

    她在這里耽擱了好久,要去看唐紫希了。

    霧竹走了,錦瑟才敢跑進來。

    云河同樣叮囑錦瑟,不能將他受傷的事情說出來。

    錦瑟是云河的奴仆,發誓守口如瓶。

    見這事情瞞下去了,云河又以休息為由,讓錦瑟退下。

    待房間里只剩下他一人,他緩緩坐起來,拿出剛才霧竹給他的那只青花瓷葫蘆小瓶。

    他倒出一顆朱顏丹,然后毫不猶豫就一咕嚕吞下!

    他的修為已經恢復至九重歸空境巔峰,距離化神境只隔著薄薄的一層紙。

    哪怕隨便一種神級的靈丹,都能輕易助他突破至化神境。

    對于他來說,突破至化神境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只要他愿意,隨時都可以。

    只不過,他遲遲不愿意這樣做,正如唐紫希所擔心的那樣,一旦突破至化神境,將會召出劫雷。

    因為云河是第四次渡劫,生前靈魂已經是九重無日境,因此召來的劫雷,絕對是無境劫雷。

    以化神之境扛無境劫雷,這是絕無生還可能。

    要是被劈成劫灰,那就不能陪伴希希女神了。

    小狐貍也不想心愛的女神守寡。

    但是,一直以凡人之軀躲在飛狐谷,像嬰兒一樣,被大家保護在羽翼之下,何嘗又不是一種逃避責任的行為?

    他是唐紫希的丈夫,是孩子的父親,是飛狐谷的主人!

    守護妻兒和飛狐谷的責任,怎能讓唐紫希一個人來扛?

    云河決定,不能再窩囊下去。

    他要奪回自己的力量!

    這份執著,不等于要沖動妄為。

    他也不會那么傻,白白給劫雷送命。

    在無境朱顏丹出爐之前,他是不敢考慮的。

    但現在手中有了無境的朱顏丹,那就是不一樣。

    這朱顏丹是用他的血煉制,而且經過無極鼎的千百倍濃縮提練而成,就等于是他的血脈一樣。

    眾所周知,寶物的威力,是受持有者的修為影響的。

    云河現在只是一個凡人,就算他擁有神級的寶物,也無法使寶物發出神力。

    如果以朱顏丹為媒介,催動他所持有的至寶,那么即使在不突破至神境的前提之下,說不定也能令寶物發出神級的威力了。

    這只是云河在這次受傷之后,突然想到的一個靈感。

    他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這對他來說,是一個改變命運的機會,他不想錯過!

    把那顆朱顏丹吞下肚子后,他并沒有立即將朱顏丹的力量煉化,而是調用紫蓮的力量,將整個朱顏丹包裹起來,然后慢慢地移入氣海之中。

    讓朱顏丹靜靜地懸浮在氣海的中心。

    由于朱顏丹是他的血所煉制而成,跟他一脈相連,竟然如他所預料的那樣,能聽他的使喚,在紫蓮光芒的覆蓋之下,靈丹中的神力收斂起來,絲毫都沒有擴散到氣海里。

    現在,這顆朱顏丹成了云河氣海中的一顆內丹。

    第一步,將朱顏丹養在氣海里,成功了!

    第二步,以朱顏丹為媒介,跟神級法寶建立聯系!

    攻擊型法寶兇險性太大,現在只是測試階段,云河打算從最基本的飛行法寶開始。

    他心念一動,遁入九重神殿,來到第三重世界,存放紫雷神艦的地方。

    這里有數以百計艘紫雷神艦壯觀地停泊在一望無際的沙地上。

    云河走到其中一艘紫雷神艦面前,透過紫蓮掌控著氣海的那顆朱顏丹,令朱顏丹發出無境的氣息,但這些氣息并沒有擴散出來,只是在靈丹的內部閃爍。

    這一瞬間,站在紫雷神艦面前的云河就相當于一個擁有無境血脈的神。

    云河將靈覺探出去,鎖定了這艘紫雷神艦,竟然能成功認主了!

    居然一次就成功了,云河高興得哈哈大笑。

    呵呵,自己還挺聰明的嘛!

    這個原理,就像用變身腰帶去偽裝自己一樣。

    紫蓮就是一個變身器,而無境朱顏丹就是這個變身器的力量泉源。

    由于紫雷神艦有自動導航系統,而且紫雷神艦的動力是來源自鍋爐里的紫雷石,因此不需要云河耗費靈力去駕駛,只需要確立了認主關系,就能憑意念驅動的。

    裝滿一個鍋爐的紫雷石足夠紫雷神艦在宇宙是連續航行兩百年,而且船倉里還儲存了很多備用的紫雷石,因此根本就不需要擔心動力不足的問題。

    云河駕駛著紫雷神艦在第三重世界轉了幾圈,上天入地的,覺得嗨翻了。

    有了紫雷神艦,他就能獨自出遠門。

    紫雷神艦測試成功之后,云河又把目光放向其他法寶。

    云河將閃魂劍召喚出來,然后照板煮碗,跟閃魂劍建立了認主關系。

    但是閃魂劍的使用原理跟紫雷神艦不一樣,紫雷神艦只要借助紫雷石就能行駛,閃魂劍則需要持有者自身的靈力。

    云河只是凡人,他氣海中的靈氣不足以驅動閃魂劍。

    只不過有了紫蓮和無境朱顏丹,這個問題也不是不能解決。

    用紫蓮融化朱顏丹的力量,再透過紫蓮將朱顏丹融化所得的靈力輸送到閃魂劍上,那么他就能拿起閃魂劍。

    由始至終,他都沒有和朱顏丹的力量有直接的交集,就不會受朱顏丹的影響而突破境界。

    可以說,紫蓮才是真正的媒介。

    這樣做,雖然能使用閃魂劍了,但是由于他自身靈力不足,是以燃點朱顏丹的力量為支撐的,當這顆朱顏丹的力量耗盡,這劍他就會使不動。

    而且,由于他的軀殼太過脆弱,無法長時間使用閃魂劍。

    最多只有一刻鐘的時間,他的身軀就達到極限,要是繼續下去,紫蓮就會抑制不止朱顏丹的力量,他的氣海和身軀都會被撐裂。

    但一刻鐘的時間,在關鍵的時刻,已經能起到扭轉形勢的作用。

    試想一下,如果他能早些天得到這顆朱顏丹,那么又豈由得畫魔隨意欺負?

    閃魂劍一出,就能將畫魔秒殺啊!

    這閃魂劍,可是圣祖級別的寶物,現在的云河相當于擁有了圣祖級別的攻擊力。

    有了紫雷神艦和閃魂劍,云河的信心又大增。

    接下來,他又想嘗試一下陣法神通。

    將紫蓮吸收朱顏丹的力量,然后凝聚于指尖,生成一團紫色的發光靈氣。

    這團靈氣,是化神境的。

    朱顏丹的力量被紫蓮包裹在里面,否則這團靈氣瞬間就會將他的手指吞噬。

    云河以指為筆,在虛空中一劃,一道紫色的陣線就被他劃了出來!

    第一條陣線成功畫出來后,接著就是第三、四、五條……很快,虛空中就出現了一個星羅棋布的陣法。

    一個化神境級別的完整結界就完成了!這個結界跟他在化神境時構建出來的結界在形態和結構上沒有區別,反而因為有紫蓮和朱顏丹雙重力量的加持,明顯更加堅固。

    這下子,云河又樂了!

    完成了化神境的結界,接下來他又由低至高依然去嘗試級別更高的結界,天神境的,界王神境的,甚至是圣境的……

    構建結界和使用閃魂劍一樣,都需要消耗朱顏丹的力量。

    云河在九重神殿里折騰了小半天,雖然很累,卻也收獲滿滿。

    他覺得是時候回去了,否則錦瑟找不著自己,肯定會擔心。

    “嗖!”的一聲,他從九重神殿瞬間回到現實世界。

    “主人!”錦瑟眼淚汪汪地撲過來,熊抱著他,哭得嘩嘩地說“主人,我轉頭回來就看不到你了!我擔心死了……”

    “錦瑟,不哭。我只是去了九重神殿一趟,我一直沒有留開房間啊!都是我不好,沒有跟你說清楚,我以后不會這樣了。”云河內疚地拍了拍錦瑟的后背。

    “嗯嗯……”錦瑟這才收住眼淚。

    他是有心理陰影啊!

    小半天前,他去收拾碗筷的時間,云河就跑出去著了風寒,以致于內傷惡化,吐血暈倒。

    而現在,云河剛剛從鬼門關回來,又突然消失,錦瑟不害怕才怪。

    現在聽說主人只是待在空間法寶里面了,錦瑟這才舒了一口氣。

    他想起正事,連續拿出一只青花瓷葫蘆小瓶,交給云河“主人,這是霧竹前輩留給你的靈丹,是時候服用了,每日三次,每次兩顆。”

    “好的。”云河并沒有拒絕,坦然地接受,從錦瑟手中拿過瓶子,旋開蓋子倒出兩顆就送到嘴里,一咕嚕吞下。

    看到主人肯依時服丹,錦瑟仿佛如釋重負。

    云河并沒有把瓶子還給錦瑟,而是自己收好,他對錦瑟道“錦瑟,以后不必每次都麻煩你來送藥了,我自己會依時服食。”

    “可是……”錦瑟有些不情愿了。

    因為他的主人,總是忙起活兒來的時候就廢寢忘餐,都茶飯不思了,還指意他自己按時服用靈丹嗎?

    錦瑟就是不放心,才沒有把黑玉丹交給主人,寧愿不厭其煩地一天三次跑過來催促。

    看到錦瑟這為難的表情,云河就知道,錦瑟不相信自己了。

    唉,自己這個飛狐谷的主人,什么時候當得如此失敗了?額頭上被貼了不信任標簽,服用靈丹這種小事,也要被當成小孩子那樣,被錦瑟盯著了?

    云河只汗笑著說“錦瑟,我不是小孩子啦!我也想健康長壽,這樣才能跟希希天長地久,我怎會不愛惜自己呢?”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