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圣墟 > 第1442章 讓武皇失態的人

第1442章 讓武皇失態的人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圣墟最新章節!

    那是什么?!像是有一個位面傾塌了,沉落下來,覆蓋了蒼茫大地,整片陰州都在大崩!

    白發女大能的臉色煞白,沒有一點血色,身體出于一種本能居然在微微顫抖,她看到了究竟是什么。

    像是位面在墜下,遮蔽了整片世界,它破爛不堪,其實是……一面旗幟!

    一面原本應該很熟悉、打了多少年“交道”的戰旗,卻因為歲月實在太久遠,早已在記憶中漸漸模糊下去的無上大旗,它又出現了,如今略顯陌生!

    它曾經可以覆天,能夠遮蔽日月星海,號令天下,究極旗幟一出,天下莫敢不從!

    可是,它不是早已消逝,一切塵歸塵土歸土了嗎?怎么會在今日又一次現身。

    黑色的大旗巨大無邊,真的堪比一片位面降臨!

    整片陰州浩瀚無垠,可卻在它的下方發抖,蒼茫宇宙星空都在顫栗。

    旗面上腐壞,破爛處像是一口又一口黑洞,吸收一切能量,域外的行星等都有些墜落下來,被吞掉了!

    “嗷!”

    龍吟響起,震動九天,威懾九幽,一條血色真龍懸空,昂首而嘶,體形太粗大了,磅礴無邊,擠壓滿天地。

    一時間,龍威鋪天蓋地,古今未有之大兇獸出世!

    這條赤龍從頭到尾長也不知道多少億里,橫貫整片陰州,一州之地都只是堪堪承載住它的身形。

    陰州自古至今都是一片黑色的凍土,沒有生靈棲居,不然的話這條赤龍出現的剎那,萬靈皆會成片的凋零。

    那種氣息太可怕了,能量泄露出絲絲縷縷就足以碾裂大荒,蒸干大河,削平一州之地。

    吼!

    又是一聲大吼,一條同樣體積的黑色大龍出世,遮蓋陰州,宛若自大陰間復蘇,其氣息冰冷刺骨。

    這條龍依舊有一州之地那么長,它的出現,像是冰河時代回歸,黑暗與死亡覆蓋大地,陰寒刺骨。

    那是大陰間的氣息!

    接著,一聲龍吟再響,震動了古今未來,一時間時光都四分五裂,在混亂的乾坤中飛舞,古今要顛倒。

    那是一條黃金色的真龍,霸道無邊,皇者之威浩蕩,君臨人世間!

    三條龍出世,昂首并肩而行,在此時現于陽間,龐大的真身抵滿陰州。

    “是他……真的是那個人!”

    白發女大能的雙唇都顯得很蒼白,聲音發抖,靈魂都在顫栗,盯著那三條遮蓋蒼天的磅礴真龍,她被壓制的要軟倒在地上。

    而這里是寒州,雖然毗鄰陰州,但畢竟還有很遙遠的距離呢。

    她認出了一切,知道了是誰在歸來!

    三條龍戰旗,世間只有一個人以此為徽記,沒有人敢冒充,也根本效仿不出來。

    “黎……大黑手黎三龍回來了!”白發大能凌瑄像是夢囈般,感覺到了冰寒刺骨的冷意,她簡直難以置信。

    那個人……不是死了嗎?諸天共知!

    他突然殞落在史前時代,被認為是陽間有史以來最大的懸案,怎么會在今天突然再現?

    一條龍血淋淋,殺氣滾滾震蕩九天;一條龍漆黑若深淵,宛若要吞掉大宇宙星海;一條龍黃金光華映照古今,皇道之威壓蓋諸天,號令天上地下!

    三條龍整體都繡在那張如同位面傾塌下來的巨大無邊的近乎腐爛了的旗面上,這就是傳說中的三條龍戰旗!

    白發女大能凌瑄感覺頭皮都要炸開了,這簡直不能相信,黎回歸?天塌地陷般,影響實在太大了,讓人驚悚!

    尤其是對他們這一脈來說,大黑手黎宛若烏云壓頂,災禍如滔,這個人再現,意味著大風暴!

    武皇霸道,一身修為蓋世絕倫,讓天下各教莫不膽寒,無不畏懼。

    若與之為敵,必有大難,身死道消,所以陽間各地無不懼怕武瘋子!

    可是,對于凌瑄等人來說,黎一樣可怕,武皇一系的人看這個大黑手,就如同天下人看武瘋子似的,會膽寒!

    她不會忘記,當年她的師尊,本已經蓋世無敵的武皇,在提及黎時都臉色鐵青,那是從未有過的神色。

    一向以來,武皇都沉寂,不動如山,穩若天淵,唯有黎的訊息能讓他破功,面色會變。

    白發女大能清楚的記得一幕,有一天,她那意氣風發、無敵天下的師傅,曾頭破血流而歸,非常狼狽。

    據悉,武皇一生中僅有的這次敗績,就是遭遇黎,被他暗中偷襲,伏擊下了黑手,從而受傷。

    這個讓武皇都曾披頭散發、額頭流血的大黑手居然復活了,太不可思議,怎么會如此?!

    白發女大能相信,此時師門若是監測到這里的動靜,多半要亂了。

    事實上,陽間極北,武瘋子一系所在地,比白發女大能凌瑄想象的還要亂一些。

    當凌瑄的那位蒼老的大師兄齊天宇通過寶鏡監測到陰州的這一幕后,手中一哆嗦,將寶鏡都差點丟出去。

    “黎?!”他心中發堵,整顆心臟跳動劇烈,宛若一面天鼓在擂動,震的附近的弟子門徒全部口鼻溢血,額頭都龜裂了,神級門徒幾乎都炸開,橫飛出去,連神王級門徒都滿身裂痕,軟倒在地上。

    “祖師!”一群人驚駭大叫。

    齊天宇親傳的幾位天尊也是臉色發白,嘴角溢血,迅速上前,攙扶住齊天宇。

    這種動靜驚動了全教上下,武瘋子的另外幾位親傳弟子,但凡在這里的也都迅速趕來,出現在此地。

    “師兄!”

    “發生了什么?!”

    幾人都帶著疑惑之色,滿臉驚容。

    “你們看,黎再現世間!”齊天宇低聲道。

    此話一出,滿場寂靜,武瘋子的另外幾大弟子無不震撼,頓時心驚肉跳,迅速看向那面寶鏡。

    即便這么多年過去了,武皇也有旨意,要監測陰州,從未改變過。

    縱然武瘋子杳無音信、不見弟子、自身閉死關的時代,也有專人在執行這一旨意,可見他重視的程度。

    而今居然真的有的動靜,大黑手再現?

    這是說師尊有先見之明,早已預料到陰州會出大事,還是說,曾經進行過縝密的推演,洞徹黎未死?!

    “只見破爛的戰旗,不見人歸,說不定只是虛驚一場,與黎無關,或許是連接大陰間的最為古老的皇門開啟了。”武瘋子的另一位女弟子說道。

    當年的一些人都知道,黎因為一件突兀的事怒發沖冠,要進攻大陰間,不久后暴斃。

    幾人猜測,或許只是大陰間的門戶當年被撼動了,現在開啟了,而并不是黎回歸?

    這是他們盡量向好的方面去想,實在不愿相信黎復活了。

    此時,幾人都頭皮發麻,心中陣陣驚悸,哪怕相隔億萬里之遙,也感覺悚然與惶恐,當年將他們的師傅都打了個頭破血流的人,實在……太可怖了。

    “無妨,即便是黎回歸又如何,還真能奈何我等不成?他見得是師傅的對手,當年兩人廝殺了八百多招都未分勝負呢!”

    “沒錯,黎當年太無恥了,偷襲師傅,暗中下黑手,這簡直是無敵生物中的敗類!”說話的人多少有些心虛,感覺脖子都在冒寒氣,說到后來都微不可聞了,仿佛怕黎聽到。

    連他師傅都敢打的人,絕對可以輕松捏死他,尤其是那個人太無良與兇殘,曾一言不合就將某一史前兇焰滔天的混沌級惡獸扔進瓦罐中紅燜了吃,骨頭都沒吐出來一塊!

    關于大黑手的傳說,實在太多了。

    “當年,是師傅聯合地下世界的人弄死黎的嗎?”一位親傳弟子暗中傳音道。

    他都不敢直接開口了,怕被人聽到,最為擔心的是怕被黎感應到,那種生物太玄秘,萬一對他有想有念就能覺察,太駭人了!

    “不知道,有傳聞是地下世界的幾個黑暗源頭做局弄死他的,也有傳聞是他想攻打大陰間,被對面的無上生物給弄死的,還有人說他是被諸天萬道給熔煉了,遭了天譴,亦有人說他壓根就可能……沒死!”

    “不可能沒死,當年,他黎的魂燈都熄滅了,而且被監視了萬載,魂燈都未復蘇,這說明即便有一縷真靈遁走,踏上輪回,卻也轉世失敗了!”

    昔日的傳聞太多,黎的紅顏橫死,有人說是陽間人所為,也有人說是大陰間通道開啟一縷縫隙,有可怖生物降臨擊殺所致。

    所以,當年黎發瘋,大動干戈,可也因此而失去了分寸,隨后意外暴斃。

    寒州,楚風震撼,他擁有二次異變、達到不可思議程度的超級火眼金睛,自然望穿了蒼茫的天地,看到了陰州的情況。

    “大陰間要與陽間相連了嗎?自古都在傳說中的真正陰間要出現了?!”

    楚風整個人都不好了,感覺陣陣的毛骨悚然。

    所謂的小陰間,也就是地球所在的宇宙,那根本不是真正的陰間,按照陽間人的說法,那只是一片廢墟,一片墳場而已。

    真正的陰間,或許現在要出現了!

    還有,那三條龍戰旗,不是老古他大哥黎的徽記嗎?此時此刻,楚風頭皮發麻,他一下子聯想到了太多的事。

    這一天,陽間各地都在顫動,許多名山大川都在發光,都在轟鳴,隨著三條龍戰旗的出現而異動。

    一些活化石,一些沉睡也不知道多少個時代的老怪物,都在今天被驚醒了,不由自主的復蘇。

    毫無疑問,第一山那里也出現異常,九號再現,盯著陰州方向,一陣失神。

    一時間,天下震動,諸天強者皆失色!

    “大哥,你回來了嗎?!”在一片廢墟中,老古滿臉淚水,大哭出聲,有些壓抑,也有些激動難自禁。

    “大哥,你是霸道的,無敵的,可也是癡情失敗的,當年,你走的太突然,沖冠一怒,要伐大陰間,怎么會突然暴斃了!?”老古難以釋懷,到了今日他都不知道黎究竟是怎么死的。

    不過,他始終相信,黎無敵天上地下,不應該這樣死的不明不白,早晚有一天還會再出現。

    他等了一世又一世,今天終于等到了。

    極北之地,最為黑暗之所,一雙猩紅的眸子睜開,最后又化成金色的眼眸,大道漣漪陣陣,盯著陰州方向!

    武瘋子的幾位弟子,齊天宇幾人心悸,而后又都激動不已,師尊這是徹底要出關了嗎?這個時候清醒再好不過。

    陰州,三條龍戰旗縮小,而后不斷的墜落,到了后來一個枯瘦身影出現,拄著戰旗,滿頭灰白的發絲,身體有些佝僂,搖搖欲墜,站在了陰州的大地上。

    他發出了一聲低吼,像是嗚咽聲,有些滄桑,有些凄涼,也有些讓人覺得壓抑不已。

    他持三條龍戰旗回歸,可是,他的狀態,他的氣韻等,卻給人一種凄涼可悲感。     那是什么?!像是有一個位面傾塌了,沉落下來,覆蓋了蒼茫大地,整片陰州都在大崩!

    白發女大能的臉色煞白,沒有一點血色,身體出于一種本能居然在微微顫抖,她看到了究竟是什么。

    像是位面在墜下,遮蔽了整片世界,它破爛不堪,其實是……一面旗幟!

    一面原本應該很熟悉、打了多少年“交道”的戰旗,卻因為歲月實在太久遠,早已在記憶中漸漸模糊下去的無上大旗,它又出現了,如今略顯陌生!

    它曾經可以覆天,能夠遮蔽日月星海,號令天下,究極旗幟一出,天下莫敢不從!

    可是,它不是早已消逝,一切塵歸塵土歸土了嗎?怎么會在今日又一次現身。

    黑色的大旗巨大無邊,真的堪比一片位面降臨!

    整片陰州浩瀚無垠,可卻在它的下方發抖,蒼茫宇宙星空都在顫栗。

    旗面上腐壞,破爛處像是一口又一口黑洞,吸收一切能量,域外的行星等都有些墜落下來,被吞掉了!

    “嗷!”

    龍吟響起,震動九天,威懾九幽,一條血色真龍懸空,昂首而嘶,體形太粗大了,磅礴無邊,擠壓滿天地。

    一時間,龍威鋪天蓋地,古今未有之大兇獸出世!

    這條赤龍從頭到尾長也不知道多少億里,橫貫整片陰州,一州之地都只是堪堪承載住它的身形。

    陰州自古至今都是一片黑色的凍土,沒有生靈棲居,不然的話這條赤龍出現的剎那,萬靈皆會成片的凋零。

    那種氣息太可怕了,能量泄露出絲絲縷縷就足以碾裂大荒,蒸干大河,削平一州之地。

    吼!

    又是一聲大吼,一條同樣體積的黑色大龍出世,遮蓋陰州,宛若自大陰間復蘇,其氣息冰冷刺骨。

    這條龍依舊有一州之地那么長,它的出現,像是冰河時代回歸,黑暗與死亡覆蓋大地,陰寒刺骨。

    那是大陰間的氣息!

    接著,一聲龍吟再響,震動了古今未來,一時間時光都四分五裂,在混亂的乾坤中飛舞,古今要顛倒。

    那是一條黃金色的真龍,霸道無邊,皇者之威浩蕩,君臨人世間!

    三條龍出世,昂首并肩而行,在此時現于陽間,龐大的真身抵滿陰州。

    “是他……真的是那個人!”

    白發女大能的雙唇都顯得很蒼白,聲音發抖,靈魂都在顫栗,盯著那三條遮蓋蒼天的磅礴真龍,她被壓制的要軟倒在地上。

    而這里是寒州,雖然毗鄰陰州,但畢竟還有很遙遠的距離呢。

    她認出了一切,知道了是誰在歸來!

    三條龍戰旗,世間只有一個人以此為徽記,沒有人敢冒充,也根本效仿不出來。

    “黎……大黑手黎三龍回來了!”白發大能凌瑄像是夢囈般,感覺到了冰寒刺骨的冷意,她簡直難以置信。

    那個人……不是死了嗎?諸天共知!

    他突然殞落在史前時代,被認為是陽間有史以來最大的懸案,怎么會在今天突然再現?

    一條龍血淋淋,殺氣滾滾震蕩九天;一條龍漆黑若深淵,宛若要吞掉大宇宙星海;一條龍黃金光華映照古今,皇道之威壓蓋諸天,號令天上地下!

    三條龍整體都繡在那張如同位面傾塌下來的巨大無邊的近乎腐爛了的旗面上,這就是傳說中的三條龍戰旗!

    白發女大能凌瑄感覺頭皮都要炸開了,這簡直不能相信,黎回歸?天塌地陷般,影響實在太大了,讓人驚悚!

    尤其是對他們這一脈來說,大黑手黎宛若烏云壓頂,災禍如滔,這個人再現,意味著大風暴!

    武皇霸道,一身修為蓋世絕倫,讓天下各教莫不膽寒,無不畏懼。

    若與之為敵,必有大難,身死道消,所以陽間各地無不懼怕武瘋子!

    可是,對于凌瑄等人來說,黎一樣可怕,武皇一系的人看這個大黑手,就如同天下人看武瘋子似的,會膽寒!

    她不會忘記,當年她的師尊,本已經蓋世無敵的武皇,在提及黎時都臉色鐵青,那是從未有過的神色。

    一向以來,武皇都沉寂,不動如山,穩若天淵,唯有黎的訊息能讓他破功,面色會變。

    白發女大能清楚的記得一幕,有一天,她那意氣風發、無敵天下的師傅,曾頭破血流而歸,非常狼狽。

    據悉,武皇一生中僅有的這次敗績,就是遭遇黎,被他暗中偷襲,伏擊下了黑手,從而受傷。

    這個讓武皇都曾披頭散發、額頭流血的大黑手居然復活了,太不可思議,怎么會如此?!

    白發女大能相信,此時師門若是監測到這里的動靜,多半要亂了。

    事實上,陽間極北,武瘋子一系所在地,比白發女大能凌瑄想象的還要亂一些。

    當凌瑄的那位蒼老的大師兄齊天宇通過寶鏡監測到陰州的這一幕后,手中一哆嗦,將寶鏡都差點丟出去。

    “黎?!”他心中發堵,整顆心臟跳動劇烈,宛若一面天鼓在擂動,震的附近的弟子門徒全部口鼻溢血,額頭都龜裂了,神級門徒幾乎都炸開,橫飛出去,連神王級門徒都滿身裂痕,軟倒在地上。

    “祖師!”一群人驚駭大叫。

    齊天宇親傳的幾位天尊也是臉色發白,嘴角溢血,迅速上前,攙扶住齊天宇。

    這種動靜驚動了全教上下,武瘋子的另外幾位親傳弟子,但凡在這里的也都迅速趕來,出現在此地。

    “師兄!”

    “發生了什么?!”

    幾人都帶著疑惑之色,滿臉驚容。

    “你們看,黎再現世間!”齊天宇低聲道。

    此話一出,滿場寂靜,武瘋子的另外幾大弟子無不震撼,頓時心驚肉跳,迅速看向那面寶鏡。

    即便這么多年過去了,武皇也有旨意,要監測陰州,從未改變過。

    縱然武瘋子杳無音信、不見弟子、自身閉死關的時代,也有專人在執行這一旨意,可見他重視的程度。

    而今居然真的有的動靜,大黑手再現?

    這是說師尊有先見之明,早已預料到陰州會出大事,還是說,曾經進行過縝密的推演,洞徹黎未死?!

    “只見破爛的戰旗,不見人歸,說不定只是虛驚一場,與黎無關,或許是連接大陰間的最為古老的皇門開啟了。”武瘋子的另一位女弟子說道。

    當年的一些人都知道,黎因為一件突兀的事怒發沖冠,要進攻大陰間,不久后暴斃。

    幾人猜測,或許只是大陰間的門戶當年被撼動了,現在開啟了,而并不是黎回歸?

    這是他們盡量向好的方面去想,實在不愿相信黎復活了。

    此時,幾人都頭皮發麻,心中陣陣驚悸,哪怕相隔億萬里之遙,也感覺悚然與惶恐,當年將他們的師傅都打了個頭破血流的人,實在……太可怖了。

    “無妨,即便是黎回歸又如何,還真能奈何我等不成?他見得是師傅的對手,當年兩人廝殺了八百多招都未分勝負呢!”

    “沒錯,黎當年太無恥了,偷襲師傅,暗中下黑手,這簡直是無敵生物中的敗類!”說話的人多少有些心虛,感覺脖子都在冒寒氣,說到后來都微不可聞了,仿佛怕黎聽到。

    連他師傅都敢打的人,絕對可以輕松捏死他,尤其是那個人太無良與兇殘,曾一言不合就將某一史前兇焰滔天的混沌級惡獸扔進瓦罐中紅燜了吃,骨頭都沒吐出來一塊!

    關于大黑手的傳說,實在太多了。

    “當年,是師傅聯合地下世界的人弄死黎的嗎?”一位親傳弟子暗中傳音道。

    他都不敢直接開口了,怕被人聽到,最為擔心的是怕被黎感應到,那種生物太玄秘,萬一對他有想有念就能覺察,太駭人了!

    “不知道,有傳聞是地下世界的幾個黑暗源頭做局弄死他的,也有傳聞是他想攻打大陰間,被對面的無上生物給弄死的,還有人說他是被諸天萬道給熔煉了,遭了天譴,亦有人說他壓根就可能……沒死!”

    “不可能沒死,當年,他黎的魂燈都熄滅了,而且被監視了萬載,魂燈都未復蘇,這說明即便有一縷真靈遁走,踏上輪回,卻也轉世失敗了!”

    昔日的傳聞太多,黎的紅顏橫死,有人說是陽間人所為,也有人說是大陰間通道開啟一縷縫隙,有可怖生物降臨擊殺所致。

    所以,當年黎發瘋,大動干戈,可也因此而失去了分寸,隨后意外暴斃。

    寒州,楚風震撼,他擁有二次異變、達到不可思議程度的超級火眼金睛,自然望穿了蒼茫的天地,看到了陰州的情況。

    “大陰間要與陽間相連了嗎?自古都在傳說中的真正陰間要出現了?!”

    楚風整個人都不好了,感覺陣陣的毛骨悚然。

    所謂的小陰間,也就是地球所在的宇宙,那根本不是真正的陰間,按照陽間人的說法,那只是一片廢墟,一片墳場而已。

    真正的陰間,或許現在要出現了!

    還有,那三條龍戰旗,不是老古他大哥黎的徽記嗎?此時此刻,楚風頭皮發麻,他一下子聯想到了太多的事。

    這一天,陽間各地都在顫動,許多名山大川都在發光,都在轟鳴,隨著三條龍戰旗的出現而異動。

    一些活化石,一些沉睡也不知道多少個時代的老怪物,都在今天被驚醒了,不由自主的復蘇。

    毫無疑問,第一山那里也出現異常,九號再現,盯著陰州方向,一陣失神。

    一時間,天下震動,諸天強者皆失色!

    “大哥,你回來了嗎?!”在一片廢墟中,老古滿臉淚水,大哭出聲,有些壓抑,也有些激動難自禁。

    “大哥,你是霸道的,無敵的,可也是癡情失敗的,當年,你走的太突然,沖冠一怒,要伐大陰間,怎么會突然暴斃了!?”老古難以釋懷,到了今日他都不知道黎究竟是怎么死的。

    不過,他始終相信,黎無敵天上地下,不應該這樣死的不明不白,早晚有一天還會再出現。

    他等了一世又一世,今天終于等到了。

    極北之地,最為黑暗之所,一雙猩紅的眸子睜開,最后又化成金色的眼眸,大道漣漪陣陣,盯著陰州方向!

    武瘋子的幾位弟子,齊天宇幾人心悸,而后又都激動不已,師尊這是徹底要出關了嗎?這個時候清醒再好不過。

    陰州,三條龍戰旗縮小,而后不斷的墜落,到了后來一個枯瘦身影出現,拄著戰旗,滿頭灰白的發絲,身體有些佝僂,搖搖欲墜,站在了陰州的大地上。

    他發出了一聲低吼,像是嗚咽聲,有些滄桑,有些凄涼,也有些讓人覺得壓抑不已。

    他持三條龍戰旗回歸,可是,他的狀態,他的氣韻等,卻給人一種凄涼可悲感。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