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棄妃獨寵:王爺要復婚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暗地盤算
    一秒記住  無彈窗

    遙遠霧蒙蒙一片的天空空無一物。

    一座被白雪堆積起來的屋頂上露出一塊黑色的尖角,順著那個尖角看下去之后,便是一個諾大的燙金字:溫王府。

    里面的奇特構造一如往常,一個身量纖纖,身著白羽華服的女子從門口走了進去,身姿婀娜輕盈,萬分柔軟,盡管是裹著厚重的輕羽華服也掩蓋不了她的天人之資。便是這樣的一個女子才會肆無忌憚地出入各地方圓。

    “錦瑟姑娘來了,我們王爺在書房等您多時了,請您跟奴婢來。”一個丫鬟正巧從小橋流水那邊走來,遇上了她。

    “好,那就勞煩你了。”錦瑟有禮地朝她一笑。

    縱使是在溫王府中伺候多年又閱人無數的上等丫鬟,見了錦瑟這種樣貌身姿,也頗為驚訝。

    丫鬟領著她進了書房的門,挑開里面厚重的簾櫳,外面的風雪一下子瞬間席卷進去,錦瑟對那個丫鬟淡淡一笑,便走了進去。

    “今天是什么風,溫王竟然召見我?”錦瑟撩了撩自己的秀發,風姿綽約地道。

    溫王正在書桌上面臨摹字帖,長身玉立地立在深棕色的圓木書桌邊上,頭也不抬地道:“最近太子去你那里可勤快?”

    左不過是這些問題,錦瑟施施然地坐到了一邊的椅子上,自己動手為自己倒了一杯茶,小飲了一口,面露贊賞地道:“溫王府上的茶水就是比擁香樓的茶香,您說太子還愿意去么?”

    她淡然若水的聲音在這個凝重的氣氛里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不過卻說的十分婉轉,溫王聽出了她話中的意思,置之一笑。

    “看來你的收獲不小,太子既然愿意為了你在大街上和臨王起爭執,這就說明你在他心目中的分量還是挺重的,他對你的信任應該不少。”溫王淡淡開口,目光卻犀利萬分。

    提及上次大街上爭執之事,錦瑟每每回想起那個場景,就像是沉浸在冰冷的海水中的心頓時升騰起一陣溫熱感,讓她堅硬的心漸漸地有了溫度。

    是太子讓她知道了什么叫做關心,什么叫做依靠,當他高挺的身子出現在她的面前時,她的心瞬間就被融化了。

    錦瑟將自己身上的披風脫到了一邊,露出纖細的裹著透明薄紗的手臂,復又站了起來,婀娜的身材在溫王的面前來回晃動了幾下,最后單手撐在他的桌子上面,目光流光溢彩地看著他。

    “溫王,您說我這樣能不取得太子的信任嗎?太子他雖然溫潤如玉,可是卻也霸道決絕,只要用對了方法,還怕他不信任么?”錦瑟笑的仿佛整個書房都暗淡了顏色。

    看著她的這張妖嬈美麗的臉,溫王心里卻沒有一點感覺,好像他的心里被填的滿滿的,根本沒有一點其他的想法。

    “既然如此,那我要你做一件事情。”溫王扔了手里的毛筆,沾了黑墨的筆在宣紙上面砸出一個黑色的墨點。

    錦瑟心里一緊,不過面上還是平靜非常。

    “什么事?”她似乎是猜到了一些什么,只是心里不敢想,精致的妝容上透著一股冷艷高貴之感。

    溫王邪邪一笑,深邃的眼眸中那些冰冷的光,看上去令人有幾分驚懼,他讓錦瑟附耳過來,在她的耳邊低低說了句話,直到他的薄唇停下來之時,錦瑟的臉色已經一變再變。

    “溫王,這件事情,你可要想好來,這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若是失敗了,我們都……”錦瑟花容失色,紅唇結結巴巴地說出這幾句話,看上去非常難看。

    溫王見她這樣,倒是冷哼一聲,坐到了身后的椅子上,背靠著上面的羊絨靠背,他小麥色的肌膚和背后雪白的一套羊絨靠背顯得不怎么對稱,可是他渾身上下凌厲的氣勢卻是怎么也擋不住。

    “用我告訴你的這個方法,不要讓第二個人知道,在下個月之前,我要見到效果,如若不然,你這輩子,就準備一輩子都待在青樓里。”

    一輩子待在青樓!這句話深深刺激到了錦瑟的心,她不想因為這句話就將自己陷進去,逼自己做出那等喪盡天良的事情來。

    可是,身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既然她是溫王的人,那么她就不能做出背叛他的事情。

    似乎……她根本就沒有選擇的余地:“好,溫王,我明白了。”錦瑟凄涼一笑,再也沒有那種千嬌百媚。

    “出去吧。”溫王一揮衣袖,背過身子,目光看向了窗外的那一抹雪白的景色。

    錦瑟行了一禮,緩緩地退了出去。

    打開書房門的那一瞬間,她沉重的心情霎時被外面的白雪打散,一片紛飛的白雪紛紛降落到她的身上,在她的眼前飛舞著。

    看著眼前的這些白雪,她的心里暗暗地有了計較。

    出了溫王府,領她出門的依舊是方才的那個丫鬟,恭恭敬敬地送了她出門口。

    才行到半路,又回頭看了一眼,那個丫鬟還是立在原地不動,錦瑟對她淺淺一笑,示意她回去。

    往擁香樓的方向走去,一步一步地在腳下踏出幾個鞋子的印記,她緩緩地走著,可是卻覺得身后有人在跟蹤她。

    錦瑟壓低了自己的腦袋,慢慢地走向前方,身后的那幾個人人影并沒有因為她的慢速而停下跟蹤。她轉念一想,眼睛往旁邊的建筑看去,一家藥鋪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不管怎樣,先進去再說。

    “大夫,幫我抓幾副這種藥,還有幾副這樣子的藥,不用太多。”錦瑟指著掌柜后面的藥柜子,隨便指了兩個地方,根本就沒有看清楚。

    那個掌柜的是個年過半百的老頭,白花花的胡子雖然不長,卻也想到了胸口上,他捋了捋胡子,疑惑地問道:“這位姑娘,你要的到底是什么藥?我們這邊有很多種。”

    買藥這種事情錦瑟并不經常來,看著那些干枯烏黑的藥材她也一無所知,況且她也不是專程過來買藥的,若不是為了試探外面的那幾個人是不是跟蹤她的,她絕不可能自己進藥鋪。

    “你幫我隨便抓幾副藥吧,我覺得我最近有些腹瀉,最好是立即見效的。”錦瑟捂著肚子,裝作十分痛苦的樣子。

    “腹瀉最好是用中藥梔子、當歸、厚樸、三棱、穿山甲再加上一味小小的紅花混合而成熬藥服用,不出三天便可痊愈。”身后突然傳出一個女子的聲音,那個聲音聽上去十分舒心悅耳,在錦瑟的耳里打了一圈,很快便飛了出來。

    蕭長歌從身后走到了掌柜的面前,對他低低一笑,親和力十足,再轉頭看向身邊的這個女子時,臉上的笑意一點一點地減弱下來。

    “這不是……錦瑟姑娘嗎?”

    “是,參見冥王妃。”錦瑟被拆穿了身份也不惱,只是淡淡一笑,就要對她行禮。

    “你不用對我行禮,起來吧!”蕭長歌伸手虛扶了一把錦瑟,將她的身子帶了起來。

    兩人說話的功夫間,掌柜的已經將治療腹瀉的藥材包了起來,整理成兩疊的黃油紙上面扎了幾圈的繩子,從木制小欄桿里面遞了出來。

    “姑娘,您的藥材請接一下,那邊付賬。”掌柜的對她指了路,示意她去那邊,轉而又對蕭長歌道,“王妃,您說的真準,需要的藥材就那幾味,不過看起來您認識她?”

    看著她一步步離開的背影,蕭長歌笑著搖了搖頭,姣好精致的臉上笑意盎然:“只是見過幾面。”

    僅僅只是見過幾面,若是其中的關系說出來,可就不止這么簡單了。蕭長歌也不想多說,畢竟這個是他們自己的事情。

    “掌柜的,你把昨天我派人送給你的那張紙前面的藥材準備好了嗎?準備好了就給我吧!”蕭長歌淡淡道。

    此次她出來,就是為了拿出離簫需要的幾味藥,只要有了這幾味藥材,就能研制出解藥。

    “準備好了,王妃您吩咐的事情咱們還能不做好嗎?我這就讓人去拿。”掌柜笑著說罷,又轉身吩咐身后的幾個人將早就準備好給蕭長歌的藥材拿了出來。

    “就是這些了嗎?”蕭長歌掂了掂份量,剛剛好。

    “沒錯,王妃,就是這些了。”掌柜笑著點點頭。

    蕭長歌點點頭,謝過后便走出了藥鋪。

    錦瑟一直在小廳里面,在躲避什么似的。

    蕭長歌也沒想著說什么,看了看便回府去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xuanhuanmi.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