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棄妃獨寵:王爺要復婚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夜闖府邸
    一秒記住  無彈窗

    實際上,那個老媽媽只是憑著自己的感覺推測,大晚上出現,又全身都穿的黑色如同夜行俠似的人一定是個男人,哪個閨女會這么晚地獨自出現在外面?再加上方才葉霄蘿迎面而來那股兇狠的氣勢,走路的姿勢都斷定出是個男人。

    葉霄蘿拉了拉頭上戴著的和披風連在一起的防風帽,真想把它扯下來讓她看看她到底是不是個男人。

    氣急敗壞的葉霄蘿也不想多解釋什么,揮了揮衣袖冷聲道:“不要不要,本少爺今日沒空,等得了空再來。”

    那老媽媽臉上笑的花枝亂顫,揮了揮手帕嬌滴滴道:“好,那奴家就等著您的大駕光臨了。”

    這人身上的披風一看就是蜀錦制成的,就連身上的貂毛都是狐貍的,一看就是哪家的貴公子,若是能拉到擁香樓來,一定的狠狠地敲詐一筆。

    葉霄蘿看了她一眼,很快又繼續前進。

    待她離開之后,方才老媽媽的身后突然出現了一個身著湖綠色冬裝的年輕女子,她婀娜多姿邁著輕快的步伐走到了老媽媽的面前,看著前方那個黑色嬌小的身影疑惑不已。

    “老媽媽那個是誰呀?你和他說話做什么?”老媽媽哦了一聲:“看他身上的衣料不錯,隨便說上兩句話,這大冬天的,能在夜晚出沒的都不是什么好鳥!”

    老媽媽都是經歷得太多的人了,一看就知道什么樣的人該用怎么樣的方式去對待,對錦瑟挑了挑眉,扭著有些肥胖的小蠻腰進了擁香樓里。

    踏著地上的風雪,葉霄蘿走的速度有些慢,不過臉上兇狠的表情絲毫不減,手里的那柄彎刀被她握的有些發燙,冷汗不斷地從她的手腕上流下來。

    一路大步流星地來到了冥王府門口,外面守夜的兩個小廝有些昏昏欲睡,支著下巴在打盹,冥王府三個燙金大字下面彎角吊尾的金鉤上掛著兩個燈籠搖搖晃晃。

    直到聽見葉霄蘿那來者不善的腳步聲,他們才機靈地醒了過來,迅速利落地扶正了頭上戴的帽子指著葉霄蘿道:“喂喂,你誰呀你?給我站住!有王爺口諭嗎?有通牌嗎?給我轉過來,站住不許動。”

    葉霄蘿越走越快,企圖甩開他們,可是不讓她如愿的是那個侍衛已經伸出手拽住了她的披風。

    “想要擅自闖入冥王府?我看你真是活膩了,今天遇上我就算你倒霉,別人都說我是武林極仙轉世,正好今天發揮一下我的功力,打的你落花流水。”那個侍衛滔滔不絕地說個不停,將葉霄蘿的身子拽了出來,可是雙手卻猛地吃痛,才發現是被她不知不覺地劃了一刀。

    “哎呀呀,你爺爺的,竟然還敢動刀?看不起我是不是?有本事我們面對面地交流一下,別耍陰招啊!”那個侍衛瞬間清醒過來,大拇指擦了擦鼻子,牛氣沖沖地對她說道。

    葉霄蘿絕倒,從衣袍里伸出彎刀才劃上他的身子,手腕就猛地被人一踢,人已經在空中翻了個身摔倒在門邊上。

    這一下砸的她心肝脾肺腎都疼,捂著心口抽搐著雙腿,嘴里猛地噴出一口血來。

    葉霄蘿用衣袍擦了擦嘴角的血跡,拍干凈手上的雪,勉強著身子站了起來。

    “沒想到竟然是個娘們!”那個侍衛感嘆了一聲,看了看旁邊正在看好戲準備躍躍欲試的侍衛,對他搖搖頭,“我來應付就行了,喂,你打哪來的?來我們冥王府做什么?一一說清楚來說不定我可以留你一命帶你去見王爺。”

    葉霄蘿眉眼在幽暗的燈光下被拉的很長,她嘴角的血跡很是妖媚,不屑地嗤笑道:“廢話少說,動手吧!”

    夜間非常安靜,蕭長歌從蒼冥絕的懷里輾轉反側夜不能寐,耳邊似乎有點細微的聲音傳來,可是很快又消失不見。

    這種奇怪的現象是從來都沒有過的,即使是在大雪紛飛的夜晚,她都沒有清新過來。

    “冥絕?”她低聲喚道。

    以為蒼冥絕還在熟睡,所以不敢叫的太大聲,可是他卻紋絲不動,抱著她的手臂卻緊了緊,聲音清醒:“我知道了,你睡吧,我出去看看。”

    他有些輕微的不眠癥,只要有點輕微的聲音他都能醒過來。

    在最開始的打斗聲音出現時他就已經知道了。

    “不行,我跟你一起出去看看。”蕭長歌就要起身穿衣,身子卻被按住。

    “乖乖呆在這里,我很快就會回來,聽話。”蒼冥絕在她的唇上印下一個吻,順手拿了件披風出了門。

    他高挑的身影在門口轉瞬即逝,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待他離開后,蕭長歌在床上坐了一會,也起身穿衣。

    在昆侖山的時候,葉霄蘿有練過一點內力,只不過她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又仗著那些師兄師弟寵她保護她,考試的時候常常給她放水作弊,才導致了現在的學藝不精。

    手里的彎刀還沒有使用幾次就被那個侍衛給踢飛了,手腕就像是斷了似的。

    這一刻,葉霄蘿終于后悔自己為什么要明目張膽地往正門進去。明明知道冥王府的侍衛一定身手不凡,自己卻還是要硬闖。

    “你,你們……”葉霄蘿趴在雪地里半天沒有爬起來,悶悶的聲音從白雪里傳出。

    蒼冥絕向前邁進一步,眉梢微挑:“葉三小姐大半夜攜著彎刀來勢洶洶闖我府邸,還說我們勝之不武?你到底有什么企圖?”

    趴在雪地上的葉霄蘿只覺得自己五臟懼損,疼痛的感覺不斷地從心肝脾肺腎蔓延到身體各處,她動了動雙手,費勁地道:“我有什么企圖?你自己難道不知道?不管好自己的女人,讓她在外面隨便招惹桃花,你頭上的綠帽已經一層疊一層了還不知道嗎?”

    她氣急敗壞,說出來的話一點情面不留,絲毫忘記了自己是個名門閨秀,是個大小姐,更加忘了她是在和誰說話。

    蒼冥絕臉色驟然冷冽下來,英挺的劍眉緊鎖,攏在袖子里的手緊緊地握成拳,他的生氣不言而喻。

    “本王的王妃怎么樣還用不著你操心,你要是再多說一個字,本王就割了你的舌頭。”蒼冥絕的聲音就像是地獄來的修羅一般。

    葉霄蘿見他這副樣子心里大為痛快:“真是太悲哀了,我都為王爺你傷心,你一心一意地為蕭長歌付出,她卻在你身后和溫王有染,一面當婊子一面立著貞節牌坊,如果不是她,溫王早就……”

    手機用戶請瀏覽m.xuanhuanmi.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