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棄妃獨寵:王爺要復婚 > 第四百一十四章 送入洞房
    一秒記住  無彈窗

    只不過不同于以往的是,場上的人雖減少了,但都是自己人,由衷為他們祝福的人。

    蕭長歌重新蓋上了紅蓋頭,茫然地隨著喜娘的高呼聲進入狀態,腦袋里不再去想方才發生的事情,緊攥著手里的綢帶,那一頭連接著蒼冥絕。

    “夫妻對拜!”一聲清脆喜氣的喜娘聲音傳進每個人的耳里,眾人都看著這個對拜。

    彎腰,躬身,蕭長歌的腦袋劃過蒼冥絕的帽檐,相互一碰,很快抬起。

    “送入洞房!”最后一聲高呼,眾人期待的看著蒼冥絕和她進了房間。

    終于安靜下來。

    房間里淡淡的清香繚繞在蕭長歌的身邊,讓她的心漸漸平靜下來。

    坐在床邊,旁邊是蒼冥絕的氣息,他有些粗糙的大手緊握著她的手,蕭長歌甚至可以想象出他臉上的笑意。

    有一下沒一下地捏著她的手,好像是沉默中的玩具。

    “我已經很久沒有這么期待過一件事情了。”不知為何,他的嗓音有些沙啞。

    說不緊張是假的,蕭長歌咽了咽口水,脫口而出:“什么事情?”

    話一出口,已然后悔。

    她看不見蒼冥絕勾唇的壞笑,只聽見他刻意拉長的聲線:“你真的想知道?”尾音落在蕭長歌耳邊,如同輕巧的蜜絲般柔滑。

    蕭長歌還來不及回答,他的大手便已經掀開了她面前的蓋頭,一雙狹長深情的目光好像會吃人,眼睛里泛著紅色的血絲。

    有些震驚他的目光,蕭長歌和他僅僅只是一個對視,紅唇之間來不及開口,他便吻了上來。

    最開始還是帶著好笑的挑逗,到最后竟然變成了急促猛烈的索取,一時之間,室內只有兩人相濡以沫的聲音。

    蕭長歌小手攀上他的肩膀,環住他的脖子,給予他最熱烈的回應。

    “別碰我!別擠我……怎么回事啊?”門外一聲聲刻意壓低的聲音傳進,門窗似乎被人推了推,發出不大的聲響。

    兩人停下來,蕭長歌面色緋紅地看著他,只見蒼冥絕目光冰冷地看著窗外。

    “我出去看看。”蒼冥絕理了理衣裳,戀戀不舍地看著她的紅唇,補充,“馬上回來。”

    門外偷看的一行人開始你爭我搶,門窗上的一塊小地方已經被戳出一個小洞,幾人爭先恐后地透過那個小孔看去。

    阿洛蘭伸手拉下明溪的衣擺:“到我了!到我了!”

    明溪讓她,但是一邊的秋莫白目光警告地看著明溪:“你個臭東西,不知道先讓讓師父嗎?”

    說著,伸手把阿洛蘭的手從明溪的衣擺上拉下,自己登上椅子,但是卻被阿洛蘭拽住,她在底下壞笑:“師父,我還沒看過,你就讓讓徒媳嘛!”

    幾人翻來覆去,明溪頭痛地看著兩人,突然,一個高挑的身子已經走到了他們面前,那人眉峰壓低,狹長的眼眸里泛著冷光,負手而立,貴氣而又冷漠。

    空氣中卷起一陣冷風,幾人灰溜溜地準備逃跑,無奈,蒼冥絕一聲冷笑:“大家看的可還過癮?”

    無人搭話。

    “來人,把這幾位請到正堂去喝酒!”蒼冥絕吩咐旁邊的一個小廝。

    秋莫白尷尬地笑:“孫女婿啊,這喜酒當然要喝,你這新郎官也免不了,走,跟外公一起喝酒去!”

    蒼冥絕心里惦記著蕭長歌,自然不想跟著秋莫白走,但是還未動作,那邊明溪已經開口。

    “師父今日難得高興,太子爺不介意陪喝幾杯吧?”明溪挑眉看他,在想些什么被蒼冥絕一眼看穿。

    看來今日他們師徒二人是想要將自己灌醉,平日里沒有機會,明溪想趁著此次機會好好報復自己。

    蒼冥絕嘴角彎起一抹笑容,毅然走進了正堂。

    酒宴擺在正堂中,卻沒有賓客,除去一屋子的丫鬟伺候著,和外面的紅綢緞布置的喜氣洋洋,還真的找不出一絲成親的韻味來。

    “你們都下去,我和外孫女婿喝幾杯,就不用伺候了。”秋莫白大手一揮,甚是豪邁。

    但是太子府上的丫鬟全聽蒼冥絕的,看向了他,見他點頭,才關上門退了出去。

    秋莫白摟著蒼冥絕坐了下來,滿上兩杯酒,先干為敬。

    蒼冥絕自然也不含糊,見他一口喝下,也隨著他的節奏一口喝下。

    “不瞞你說,雖然我和小花待在一起的時間不長,但是我是真的很喜歡她,也對她很愧疚,這么多年沒有盡到做外公的責任,看著她在床上躺了那么多年,也沒有想辦法救她,后來才知道,她竟然是我的外孫女……”

    秋莫白伸手抹淚,說到最后竟然有些哽咽。

    當年,蕭長歌穿越后的身體留在疊谷,被秋莫白所救,靈魂卻到了蕭長歌的身上,直到死亡的時候,才穿回原本的體內。

    沉睡的那些年,秋莫白一直有在研究藥物救她,但是卻不是真的想救,更有種把她當做小白鼠來做實驗的感覺。

    所以,提起此事,就連他自己都避免不了愧疚。

    “長歌她為什么會沉睡那么久?”蒼冥絕疑惑不解,回來后容貌大變,卻不曾告訴他真實原因。

    ? ?t5睸???2('?mwzu澀i睭?;?{?t??4    秋莫白抬頭看他,一杯接著一杯:“說到底,是個天外來物,突然就砸在了疊谷院子里,被我和明溪發現,才撿回一條命,但是卻睡了很久,直到前段時間才醒來。”

    旁邊的阿洛蘭一面往嘴里塞東西,一面聽著兩人的對話,突然道:“天外來物?好神奇的樣子!”

    這件事情是明溪和秋莫白都不愿意說的,但是不知道今日師父為何提起?

    明溪夾一個水餃到阿洛蘭碗里,深沉的眉眼看著她:“吃東西的時候別說話。”

    阿洛蘭閉嘴,認真地聽他們說話,碗里有明溪親手為她夾的水餃,真開心。

    蒼冥絕突然沉默,喝下一杯酒,艱難地滑進喉嚨。

    這么說來,現在的蕭長歌是在很久之前就已經到了蒼葉國,卻一直沉睡,而之前的蕭長歌是她的靈魂?直到那場大火之后,才回到了原本的身體里,所以才會醒了過來?

    蒼冥絕有些不相信,世界上竟然有這么奇怪的事情?

    “為什么叫做天外來物?”蒼冥絕看了眼阿洛蘭,她想說的正是他要問的。

    秋莫白故作深沉地看了他一眼,喝了一口酒,擰著眉頭道:“就是沒有任何預兆來到疊谷的,甚至是不聲不響,從天上掉落的。”

    最后一句話他壓低了聲音,貼近他的耳邊說的。

    蒼冥絕眉眼更加深沉,只是一會的功夫,便皺著眉頭,仿佛在思考著什么。

    “哈哈,是不是被嚇到了?”秋莫白因為喝了酒,面色微紅地看著他,“不管從哪里來,我已經認定了她就是我的外孫女,你也一樣,只能認定她一個太子妃,知道嗎?”

    身后的兩人聞言,一言不發地低著腦袋,不過都豎著耳朵在認真聽他們的對話。

    蒼冥絕目光沉了沉,一口酒猛地下肚,一向自傲的他,難得低頭認可秋莫白的話,謙虛答應:“知道了,外公,長歌是我喜歡的人,是我的太子妃,這一點不會變。”

    不管她是哪里人,從哪里來,既然到了蒼葉國,成了他蒼冥絕的女人,就只能一輩子待在他的身邊。

    緊緊地攥著手,蒼冥絕目光緊盯著一處,身后的秋莫白滿意地點點頭,伸過酒杯和他碰杯。

    回房間的時候,帶著一身酒氣,走路有些微晃,蒼冥絕推開門,只見蕭長歌已經掀開了自己的蓋頭,百無聊賴地倚在窗邊看月亮。

    一身火紅的衣裳搭在她的身上,勾勒出她曼妙的身軀,烏黑柔順的秀發披在肩膀上,小巧精致的側臉被月光照耀著,遠遠看去有些如同一副畫般,好像要隨著月光遠去。

    蕭長歌微微地動了動,身后一個充滿酒氣的身子便撲到她的身上,大手穿過她的腰身,把她抵在窗臺邊上。

    “站在這里,不冷么?”蒼冥絕聲音有些沙啞,酒氣從他的口中噴出,溫熱而又迷惑。

    蕭長歌伸手抓住他的手掌,把他的手掌握在自己手里,有些冰涼。

    “不冷,怎么喝了這么多酒?”蕭長歌回頭,皺著眉頭。

    蒼冥絕抵住她的額頭,四目相對,在這個沉寂的夜晚中擦出火花,他的唇慢慢湊近她的。

    突然,蕭長歌伸手推開他:“臭死了,先去沐浴!”

    可是,卻被蒼冥絕緊握住手,他視線迷離地看著她,壞笑:“才剛剛成親就嫌棄我?叫我沐浴?偏不,我就喜歡這樣親你……”

    說著,他的唇猛地湊上來,蕭長歌承受著狂烈的吻,被他吻的差點呼吸不過來,勉強環住他的腰,力氣卻越來越小。

    在她差點暈倒的時候,蒼冥絕終于大發慈悲放開了她,作勢就把她丟在床上。

    蕭長歌一向知道他的弱點,知道他愛聽什么,突然伸手環住他的腰身,柔軟的聲音在他耳邊說道:“去洗洗好不好?渾身酒味我聞的難受,洗過再來好不好?”

    望著她亮晶晶的眼睛,蒼冥絕似乎有些不舍,那雙微紅的眼睛鎖住她的臉好一會,才松開。

    “好。”竟然不自覺地便點頭答應,然后乖巧地下床,去了浴池。

    蕭長歌看著他大步離開的樣子,有些失笑。

    還沒一會,他便有些清醒地回來,身上披著一件薄薄的單衣,臉色漸漸地平靜下來,沒有方才飲酒后的熱度。

    顯然是清醒了許多,進門后便徑直走到了桌子旁。

    他拿起一個酒杯,走到她的身邊,遞給她。

    “夜色已深,長歌,喝完這杯就睡吧。”他的聲音低沉沙啞,嘴角泛著淺淺的笑意。

    房間里的蠟燭不知道什么時候熄滅了幾盞,微帶朦朧的光線打在兩人身上,柔和而又溫暖。

    蕭長歌接過酒杯,繞過他的手,和他喝了合巹酒。

    ? ?t5睸???2('?mwzu澀i睭?;?{?t??4

    手機用戶請瀏覽m.xuanhuanmi.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