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棄妃獨寵:王爺要復婚 > 第四百一十三章 婚事繼續
    一秒記住  無彈窗

    恰在這時身后的房間便傳來了聲響。

    兩人進去,只見秋莫白和明溪已經醒了過來,懵懵懂懂地看著兩人。

    “小花,你不是在拜堂嗎?這是怎么回事?”明溪看著蕭長歌已經脫下了嫁衣,腦袋里仿佛漏了一拍似的,方才發生的事情卻怎么也想不起來。

    秋莫白目光稍稍地凝滯起來,捂著發痛的頭,一只手卻拍向了明溪:“叫你平時跟我多學點,就是不聽!這會連自己中了什么毒都不知道,真丟人!”

    秋莫白自小學醫學毒,自然知道自己所中的是什么毒,方才那無色無味的煙確實讓人不容易發覺。

    而他,也沉浸在蕭長歌的拜堂成親之中,沒有去顧及其他,等他反應過來,想要開口,人便已經沒了知覺。

    想想這個世上能讓人在短時間內失去記憶,又中毒暈倒的毒,也沒有多少,只需一猜便知。

    “師父,那你告訴我就行了,別打我啊!”明溪不滿地抗議。

    分明已經出了疊谷,約定好不在外面打人,他怎么說話不算話?更何況,小花和蒼冥絕都看著。

    “我是你師父,我想怎么樣就怎么樣!”秋莫白野蠻地不顧明溪的抗議,抬手就是一個爆栗。

    說罷,又轉身問蕭長歌:“小花,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有人來擾亂婚事嗎?”

    雖然在疊谷中待的久,但是一點也不影響秋莫白的分析能力,只是一會的功夫便知怎么回事。

    明細捂著自己的腦袋,臉色凝重地看著蕭長歌,竟然有人敢在這個時候前來,一定是預謀很久的,她和誰有仇?

    蕭長歌毫不隱瞞地把事情的真相都說了出來:“是蒼云寒的王妃葉霄蘿,她放了一種叫做秋鶴的毒,之后便挾持了我,最后是蒼云寒救了我。”

    她并沒有說在此之前她還嫁給蒼云寒,所以葉霄蘿才會將所有的事情歸結于她,不斷地找她的麻煩,置她于死地。

    秋莫白聽完她的話,氣的吹胡子瞪眼,竟然有人敢破壞他外孫女的婚事,真是不要命了。

    想著便往門口走去:“真是豈有此理,世上竟然有如此不要臉的女子,且讓我教訓教訓她,讓她明白什么叫做,寧拆一座廟,不毀一樁婚!”

    蕭長歌見他怒意正盛,連忙拽住他的手腕:“外公,她已經死了,蒼云寒也死了。”

    死了?秋莫白的心里一震,動動唇,終究沒有再說什么,重新坐回了位置上。

    良久,才道:“明溪,給我倒杯茶。”

    沒人理會,他忽而轉身,身旁的明溪已經不見了,趁著方才他和蕭長歌說話時出了門,阿洛蘭也在院子里,不知道她怎么樣了。

    急切地抓住一個丫鬟問了阿洛蘭的下落,才知道已經被安置在別苑里,沖進房內,她正捏著自己的腦袋,皺著眉頭嚶嚀。

    “阿洛蘭,你沒事吧?”明溪強裝鎮定地進門,只是輕輕開口。

    阿洛蘭摟住他的身子:“我沒事。”

    “我哥哥呢?他怎么樣了?”阿洛蘭還是放不下東河王子,方才看蒼冥絕的那個架勢,肯定是要對他下手的。

    他真的很不懂事,怎么會聽信了蒼云寒的讒言,到蒼葉國來,還惹下這么大的事情?

    自從她來到蒼葉國,并沒有聽說蒼葉國要對晟舟國下手,反而父王成日嚷嚷著要挑起戰亂,好在朝堂之上唯有少數人附和,并沒有實踐的想法。

    現在她只希望父王不要糊涂啊……

    “我們沒事,東河王子他應該也沒事,別擔心,我現在帶你去找他。”明溪扶住她的身子,帶著阿洛蘭來到了外院。

    直到方才的那一刻,他才發現自己在意的人是阿洛蘭,不見她心里就像是空了一塊似的,難受的緊,直到見到她,心才落回原地。

    外院只有幾個丫鬟在打掃,問了情況之后才來到了東河王子睡的地方,不料,蕭長歌、蒼冥絕還有秋莫白都在那里。

    一見到明溪進來,秋莫白就擰了耳朵,在他耳邊低聲道:“你這小兔崽子,有了媳婦忘了師父,沒良心的小東西!”

    阿洛蘭見明溪被師父拎走,心疼地想上前,卻看到那邊還站著自己的哥哥,連忙走過去:“王兄,你沒事吧?”

    東河王子調整了自己的心態,深吸一口氣,拍拍阿洛蘭的手:“王兄無事。”

    說罷,又看向了蒼冥絕:“你方才說的那些,回去之后我會稟告父王的。”

    “不是要你稟告,是要你說服,這對蒼葉國和晟舟國有利無弊。”蒼冥絕沉聲道。

    東河王子有些為難地看了他一眼:“我雖是王子,但是于朝政,父皇卻鮮少聽從我的意見,倒是那群墻頭草大臣,風一吹就往哪邊倒,父王寧愿相信他們,也不相信我。”

    對于蒼冥絕的提議,他也很想做到,畢竟這是件好事。

    蒼冥絕卻是全然不在意,只是冷冷一笑:“若是東河王子做不到,我不介意借兵給你,反正你是王子,注定是將來的王上,早點晚點都沒關系。”

    房間的空氣頓時冷冽幾分,東河王子怎會不懂他的意思,只是這種事情,他真做不出來,但是又無法不允諾。

    凝重的眉眼看不出任何表情,倒是阿洛蘭一臉緊張地問道:“王兄,你到底和他說了什么?答應了什么?千萬別做傻事啊!”

    東河王子對她溫和一笑,復又冰冷地看向了蒼冥絕:“此事還請太子殿下放心,靜待消息吧。”

    蒼冥絕點點頭,神色總算不那么冷。

    后來的人不知道兩人談了什么,不過看兩人的表情便知不是什么好事,蒼冥絕的手段阿洛蘭也是見識過的,到底王兄答應了他什么?

    還沒問出口,東河王子已經抽出一旁的劍,掛在自己身上,整理行裝,準備回晟舟國。

    臨走前,問阿洛蘭:“你是否跟我回晟舟國?”

    阿洛蘭身軀一怔,其實她留在蒼葉國已經沒有意義了,但是一想到明溪,她就不想離開這里。

    眾人都把視線落在她的身上,明溪的目光正對上她的眼睛,她終究是堅決地搖了搖頭:“王兄,替我轉告父王,我在蒼葉國一切都好,若是有時間,定會回國探望他。”

    沒想到阿洛蘭會直接拒絕,東河王子原先準備好的措辭全都不能用,愣怔了一會,才問道:“為什么?”

    阿洛蘭有些嬌羞地扭捏了一會,看向一旁的明溪,她小女兒般的神情已經說明了一切。

    東河王子忽然點頭:“我懂了,那你保重。”

    佩劍握在手里,對蒼冥絕微微點頭,昂首闊步出了門。

    阿洛蘭連忙追出去,看著他強壯的背影,大喊:“王兄,你路上小心。”

    翻身上馬,勒緊韁繩,一切都十分熟悉,東河王子勒馬調頭,對她揮手:“回去吧。”

    一行人已經出了太子府,往大街的方向走去,阿洛蘭戀戀不舍的跟著他的方向追出幾步,手腕就被人抓住。

    明溪跟在她的身后,緊握住她的手腕,把她帶回了自己的面前,摁在胸口里。

    “從今往后,由我來保護你。”他的聲音鏗鏘有力,擲地有聲。

    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這么沖動地就說出了這番話,分明他不想說的,但是還是說了出口。

    阿洛蘭忽而抬頭看他,很難得從他的口中聽見這種類似于承諾的話,有些詫異地點點頭,心里卻全是甜蜜。

    身后的一行人有些感慨,尤其是秋莫白,自己辛辛苦苦養了這么多年的徒弟,終究是娶了媳婦,他這輩子也算是熬出頭了。

    暗暗地抹淚,估計給小花操辦完婚事之后,下一個就輪到明溪了。

    “外公,大好的日子,別抹淚啊!”蕭長歌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一只手替他擦淚。

    “我是太高興了,太高興了,明溪他,從來沒有對女孩這樣……從來沒有……”秋莫白有些語無倫次。

    “是啊,明溪一直都不愿意承認他喜歡阿洛蘭,今天終于鼓起勇氣了,改日就能喝到明溪的喜酒了。”蕭長歌笑道。

    “明溪這臭小子,就這樣把我一個老頭丟下了,有了媳婦忘了師父。”秋莫白訴控著明溪的罪行,可是心底里卻由衷地為他高興。

    不過這阿洛蘭看著還真不錯,是個嘴甜乖巧又討喜的女孩子,身上也沒有公主的架子,看起來十分好相處。

    蒼冥絕抓過蕭長歌的手,不滿地瞪了她一眼,沉聲道:“事情都已經解決了,還是先處理一下我們的事情吧。”

    說罷,未等蕭長歌回答,便拉著她走到了秋莫白的面前,沉穩道:“外公,今日成親被擾,還有禮儀未完成,還請外公替我們做個見證,把這個成親儀式繼續下去。”

    聽著蒼冥絕的話,秋莫白激動的心也頓時平靜下來,從明溪和阿洛蘭的身上收回了目光,看向了蒼冥絕。

    “方才成親進行到一半就被破壞,但是此時皇上走了,樂師不在,就連場地都已經不成樣子,不如等丫鬟收拾收拾,改日再拜堂?”秋莫白挑眉詢問道,他就這么一個外孫女,可不想讓她的婚事草草了事。

    豈料,蒼冥絕卻搖了搖頭:“外公,成親只是一個儀式,只要心在,不管外界如何,都能無愧于心,我想長歌不會在意這些的。”

    說罷,低頭看向了懷里的蕭長歌,對她挑了挑眉。

    她無奈地點頭,于是被打斷的婚事,再次繼續下去。

    手機用戶請瀏覽m.xuanhuanmi.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