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棄妃獨寵:王爺要復婚 > 第三百八十五章 設局自救
    一秒記住  無彈窗

    最后還是深吸一口氣,平復下自己的心情,段貴妃轉身看向了身邊的宮女,伸出手。

    “扶本宮回去。”段貴妃不再看太子一眼,轉身離開這里。

    她的身影清瘦了不少,弱柳扶風,根本沒有了堂堂一個貴妃的姿態,整個人看上去就像是瘦了大罪般清瘦。

    太子嘴角的笑意一點點地收回,這算什么?將來,還有她受的。

    路過一個拐角,段貴妃立即轉身甩開宮女的手。

    方才離開時,總覺得太子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流連,就像是一團火在燒她的后背似的。

    看來太子是存心想要報復自己了,她該想個辦法自救才好。

    急匆匆地進了寢宮,吩咐外面的宮女去把葉霄蘿找來,這個時候,能救她的人就只有葉霄蘿了。

    從前最能給她出主意的人就是葉霄蘿,所幸現在她還在自己的身邊,有人商量,事情也好辦些。

    房間里面安靜萬分,段貴妃心神不寧地坐在椅子上,看著窗外的一剪紅梅,不知何時,自己竟也會淪落到如此地步?

    溫王啊溫王,你到底去了哪里?

    皇宮十分不太平,你若是能跑就跑遠些,不要再回來了。

    葉霄蘿進門時,段貴妃正撐著下巴獨自嘆氣,眼睛里毫無情緒,有的只是空洞。

    “母妃,這么著急讓兒媳來,有什么事嗎?”葉霄蘿見她這副模樣,意識到事情不大好。

    聽見她的聲音,段貴妃底氣似乎也足了些。

    “你也聽說最近溫王府上有江湖人士尋仇的事情了吧?現在溫王不知下落,我也束手無策,所以想讓你出出主意。”段貴妃拉過葉霄蘿的手,懇切道。

    葉霄蘿順勢坐到段貴妃的身邊,雖然她久居深宮,但是身邊也有些耳目在探聽消息,最近發生的事情,她都有所耳聞。

    “母妃,我嫁給溫王這么久,當知他的情況,他從來不曾和外面的江湖人士走近,定是那些人冤枉他。”

    葉霄蘿目光沉了沉,真沒想到那些人是怎么想出這個借口來的,也不知溫王府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當初溫王在雁門的時候,是否有和他們來往?”當初溫王和葉霄蘿一起從雁門回來,或許能夠知道他的情況。

    雁門那窮鄉僻壤之地,江湖中人倒也有,不過倒也沒看溫王曾經和誰接近,找他幫忙的人是有,卻沒見他應承。

    “母妃,在雁門的時候王爺也不曾和江湖中人接觸,更別提在京城這天子腳下了,一定是太子冤枉他,我們得想個法子才是。”葉霄蘿的眼睛轉個不停。

    段貴妃的眼睛一亮:“蘿兒,莫非你有辦法了?”

    沒有辦法也要想個辦法,要是因為這件事情讓溫王受冤枉,那她不就再也見不到他了?

    “母妃,這件事情可不能憑他們說有就有,我們也要查個清楚才行。倒是太子和冥王,這兩個絆腳石,遲早得踢開。”葉霄蘿雙眼一冷。

    今晨在御書房門口碰見太子,著實讓段貴妃嚇了一跳。

    從前弱不禁風的太子也有了這傲慢的時候,差點讓她把實話都說出來。

    太子和蒼冥絕非除不可,但是她的手下也沒有可以為她效力的人,想要除掉他們,沒有那么簡單。

    “好,蘿兒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去辦,希望你能救出溫王。”段貴妃拍拍她的手,低聲道。

    阿洛蘭急匆匆地從門口沖到了蕭長歌的房間,如同一陣狂風刮過。

    “怎么了,這么匆忙?”蕭長歌放下手中的毛筆,好笑地看著她。

    阿洛蘭支著下巴,雙眼亮晶晶的:“冥王已經從雁門回來了,把那些和溫王結仇的人也帶回來了,這溫王真可憐,好端端的王爺都做不成了。”

    蒼冥絕前幾日就去了雁門,原本就是已經托人演的一場戲,溫王確實可憐,不過都是毀在他自己手里的。

    “你為什么覺得他可憐?”蕭長歌抬眼看她。

    阿洛蘭也不曾和溫王接觸過,為何會覺得他可憐?

    “原本是天之驕子,一夜之間淪為逃犯,而且王府也被仇人洗劫一空,難道這還不可憐?”阿洛蘭嘆了一口氣。

    蕭長歌好笑地看著她,她的思維邏輯,倒還真的和別人不一樣。

    或許是她不知道溫王曾經做過的那些事情,對別人造成的傷害有多大,才會覺得現在他一無所有來的可憐。

    “這么說來,他倒還真是挺可憐的了。”蕭長歌低聲道,眉頭微皺。

    在溫王府的時候,他意氣風發,冷漠非常,連毀掉葉霄蘿容貌時也不眨一下眼睛。

    雖然是為了自己,但是他的這種行為,始終讓人心寒。

    目光怔怔地看著書桌,上面的字畫已經練習得很厚,卻不知道該如何下手。

    “你們在說什么?”蒼冥絕不知什么時候進門,居高臨下地看著兩人。

    阿洛蘭聽見他的聲音,不由得一顫,身子緊緊縮到了蕭長歌的后面,企圖悄無聲息地逃走。

    每當見到蒼冥絕,她就覺得世界上所有的冰塊都落到了自己的身上,將她整個人凍住。

    “你回來了?我們方才正說溫王的事情,阿洛蘭……”蕭長歌指著阿洛蘭的方向,一轉身的瞬間,她已經溜到了門口。

    ? ?t5睸???2('m^?9u?:??vsw?4    “怎么就走了?是不是平時老嚇她?一見到你,她就像老鼠見了貓似的。”蕭長歌不滿地抱怨。

    蒼冥絕劍眉微挑,關他什么事?

    “我沒對她做什么,她膽小。”蒼冥絕無奈地挑眉,坐到蕭長歌身邊,把她的身子攬到自己懷里。

    別人怎么樣,從來都不在他關心的范圍之內,只有蕭長歌的一舉一動,才能牽動他的情緒。

    “今天做了什么?”他揉揉她的頭發,輕嗅她的發香。

    在雁門的那幾天,他日日都在想她,沒有她在身邊的日子,實在太過難受,尤其一到晚上,思念更重。

    “練練字,你的手拿開,我剛剛才梳好的頭發,很難打理的!”蕭長歌無奈地拿開他的大手。

    可是,才一拿開,他的手又重新覆上來,不愿意離開她的頭發。

    蒼冥絕嘴角輕勾,把她的頭按在自己的胸口上,大手輕輕一環,便將她的身子摟進自己的懷里。

    “今日,雁門的那個幫派已經進了天牢,審問之后,便能開始著手對付段貴妃了。”蒼冥絕唇邊漾起一層笑容。

    “你是怎么讓那些人同意他們和溫王有仇的?”蕭長歌挑眉問道。

    按理說,沒有人會讓自己整個幫派都陷入無謂的斗爭,更何況還是一個千辛萬苦所制造出來的罪名。

    “只要給銀子,他們什么事情都做,這個你就不要關心了。”蒼冥絕一句帶過,顯然沒有說出事情的真相。

    他不想讓蕭長歌知道他是怎么讓那些人屈服的,他不想讓她接觸自己陰暗的一面。

    不管從前他們的生活如何,至少現在,他會保護好她。

    但是,蕭長歌又怎么會不知道?

    或許為情為義,但是江湖上的幫派又怎么會為了銀子而出賣自己的兄弟?

    蒼冥絕不想讓她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也不想多問什么。

    他愿意告訴自己的時候,她洗耳恭聽,不愿意的時候,她寧愿選擇沉默。

    “這么說來,我們勝券在握了,段貴妃和溫王跑不掉了。”蕭長歌笑道。

    蒼冥絕的目光沉了沉,環住她身子的手緊了緊,冰涼的身子汲取她的溫暖。

    只有靠近她的時候,他才覺得自己身上陰暗冷漠的那一面,漸漸接受溫暖。

    “恩。”到時候他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不再受他人非議。

    他一定會安排一個最完美的過程,把蕭長歌接到自己身邊。

    窗外的陽光淺淺地落在他們的身上,如同畫一般沉靜美好。

    突然,一個聲音打破了這份寧靜。

    “王爺,太子前來了。”江朔在書房門外匆匆地匯報。

    蕭長歌從他的懷里跳下來:“這個時候太子前來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我先從偏門出去。”

    蒼冥絕看著她的身影走到書房的偏門處,突然開口阻止道:“長歌,等等。”

    他伸手指了指屏風的方向:“站到那里去。”

    他們的對話沒有必要瞞著蕭長歌,段貴妃一事,她還要進宮催眠,頂多不讓太子見到她。

    蕭長歌改變了方向,乖巧地站到了屏風的后面。

    朦朦朧朧地看著外面的情景,太子推門進來,看不見表情,聽聲音卻有點焦急。

    “我今日在御書房門口見到段貴妃,她似乎知道我們要對付她,說不定會采取什么措施。”太子想著今晨的情景,只覺得不對勁。

    蒼冥絕眉頭微皺,段貴妃到御書房不會是去給嘉成帝請安的,定是去打聽溫王一事。

    “段貴妃一介女流之輩,做不成什么大事,太子你又擔心什么?”蒼冥絕劍眉微挑,不屑地笑道。

    太子原也不想這么急,但是突然想到她的身邊還有一個人存在的時候,他不得不這個時候到冥王府來。

    “當初,是你告訴我葉霄蘿被溫王毀容進宮,就算段貴妃成不了氣候,那葉霄蘿總可以吧?”

    葉霄蘿毀容被段貴妃所救,待在皇宮里面委曲求全,不去葉家求救,自然是等著機會對付他們。

    這個時候段貴妃沒有主意,定然會去讓葉霄蘿幫忙,要是被她們先一步,就糟糕了。

    蒼冥絕看了要旁邊的屏風,那抹白色的身影仿佛看的一清二楚,他收回神,看來是不得不提前審問的時間了。

    “太子,你去通知父皇,就說收到消息罪犯同伙企圖劫獄,不得不提前審問,再把消息放出去,尤其讓段貴妃知道。”蒼冥絕一步一步地部署。

    “讓段貴妃知道?”太子微微皺眉,“你要引她去天牢?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為了溫王,去一趟天牢又有何妨?”蒼冥絕轉了轉手上的扳指,沉聲吩咐,“你先去吧。”

    ? ?t5睸???2('m^?9u?:??vsw?4

    手機用戶請瀏覽m.xuanhuanmi.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