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萌妻太甜:總裁寵上癮 > 第879章 圣誕節的意義

第879章 圣誕節的意義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萌妻太甜:總裁寵上癮最新章節!

    第879章圣誕節的意義

    放到灶臺邊上,自己還能夠看的到。

    洋洋聽了這句話,就像是自己受到了某種侮辱一樣。他皺了皺眉頭:“我有你說的這么沒譜嗎?你可別忘了,我可是咱們家里稍有的美食家。你看看哪一次我說了好吃的東西,他們吃了也非常贊同我的說法。”

    “但素哥哥洋洋嘗完之后,的確就剩下不了多少啊。上次安妮阿姨做的孜然炒面,本來就不多,你嘗完后就是沒有剩下多少嘛。我們每個人只分到了一點點,吃都吃不飽。最后還好安妮阿姨又做了一些其他的吃的,這才算是讓我們都吃飽了。”

    洋洋怎么也沒有想到久久會在這個時候拆自己的臺,頓時臉憋得紅紅的。

    程程現在可是沒有功夫和他們在這里拌嘴,在嘗了一小塊之后,覺得味道稍微差點什么。

    不過他還是很快的就做出了調整,并且輕車熟路的完成了第二張。

    接下來,可真的是越做越順了,在不一會就已經做出了十來張。

    “咕……”洋洋的肚子終于忍不住叫了出來。

    *

    北冥墨在丟給顧歡衣服之后,又消失在了那扇衣柜門的里面。他什么都沒有說,似乎是在為剛才‘饒過’顧歡而感到有些郁悶。

    煮熟的鴨子給飛了。

    更確切的說是自己把煮熟的鴨子給放飛了。

    不過怎么說呢,這樣的郁悶之后卻感到自己是無比的輕松了。他真的是可以拜托的了自己內心深處的那個小惡魔了。

    他在更衣間里快速換好了衣服。當然這一身也和平常的那幾身并沒有什么的區別。

    顧歡也抓緊了這段時間換好了自己的衣服。

    還別說,北冥墨給她準備的這幾件都還是蠻合身的。這個發現讓她感到有些驚訝不已。

    他怎么會知道自己的尺寸,這些資料可是從來沒有告訴過他的。難道他對自己的了解程度已經達到如此的境地了。

    帶著這份好奇,她來到了那扇衣柜門背后。

    這里真的是讓她感到有些吃驚了:“你這樣一個天天都穿著千篇一律的,怎么會有這么大的一件換衣間,而且里面的衣服就不覺得有些糟蹋了這個地方嗎?”

    北冥墨對著鏡子打好了領帶儼然是衣服外出的打扮。他轉頭看了看她:“這件更衣室如果你喜歡的話,可以讓你一大半。”

    讓我一大半……顧歡聽了之后,臉上再次微微一紅,他這已經算是最直白的向自己發出邀請了。

    自從今天睜開眼睛之后,每一件事情都顯得是如此的不可思議。還真的是讓顧歡有些難以適應了。

    “我,我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你。”她頓時感到自己有些語塞了。沒有了任何的一個借口或者理由更夠和北冥墨在如此正常的、平心靜氣的交談。

    他的每一句話都像是在對自己發出邀請。可是自己的確是沒有做出任何的思想準備。

    看著她的模樣,北冥墨已經猜到了幾分。他微微一笑:“我其實并不期待你能夠給我一個準確的答復,我只是想告訴你,這里你隨時可以來,隨時可以走。我不束縛你的任何自由。”

    “謝謝。”顧歡此時此刻,也只能說出這樣蒼白無力的感謝話語。

    “咱們快下去吧,現在時候不早了,那三個小家伙估計醒了之后就要吵著吃東西了。”北冥墨伸手拉住了顧歡的手,然后推開了更衣室的另一扇通往外界的們。

    “啊,你這個狡猾的老狐貍,還學會狡兔三窟這一套了。還以為你學會嶗山道士那套的穿墻術了,沒想到卻是這么一回事。看來下次我要把兩扇門都關的嚴嚴實實的才可以。”顧歡等走到走廊之后,終于恍然大悟。

    “很好,我期待著。”北冥墨的臉上露出充滿著期待的笑容。

    顧歡把頭一低再也不吭聲了。

    他們到了樓下之后,首先就聞到了從廚房里飄出來的香味。

    這里只有顧歡和孩子們在啊,出了顧歡之外,還能有誰會這么早起來做飯呢?

    不過,他們很快的,在沒有看到真人的時候就聽到從廚房里傳來的三個孩子的聲音:

    “程程,你弄好了沒有啊,我都快餓死了……”

    一聽就知道是洋洋的聲音。

    接下來,是一個小女孩糯糯的聲音:“哥哥程程,才不給哥哥洋洋吃呢。我們要等爸爸麻麻一起吃。”

    北冥墨聽到之后,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他對孩子們的這份心意感到了一絲的欣慰和感動。他們還是那么的小,就已經知道了關心別人。

    顧歡不用說,更加的甜到心里去了。

    “寶貝兒們,你們在做什么啊,快讓媽媽來看看。”顧歡笑呵呵的出現在餐廳。

    “老媽,你們終于來了。如果你們來晚一步的化,估計我這輩子就見不到你們了……”洋洋終于是看到了大救星的到來。

    “麻麻,你可算來了,不然哥哥程程做的早餐就要被哥哥洋洋給吃光了……”

    “我們這不是來了嘛,你們到底準備了什么好吃的啊?”顧歡四下看了一遍,不過出了餐桌上多了幾個笊籬之外再也沒有其他不同的地方。

    當然,就算是有的話她也是看不出來的。距離上次來這里已經有一段日子了。

    “看來今天早晨是你們三個小家伙給我們準備好吃的了。這是個好習慣,早睡早起,以后你們可要繼續堅持啊。既然都到齊了,那么我們開飯吧。”

    北冥墨的這句話剛剛說完,他沒有開始動筷子,洋洋立刻就將手伸向了那幾個笊籬。

    笊籬揭開,只見桌子上面擺著一個盤子,里面放著依舊還冒著熱氣的烙餅。除此之外,還有冒著熱氣的豆漿。

    “烙餅配豆漿?這個倒是一種新奇的吃法。”北冥墨說著,拿起筷子夾了一小塊吃了起來。

    “嗯,味道的確很特別,非常好吃,我給打十分。”北冥墨頻頻的點著頭。

    坐在一旁的顧歡瞥了他一眼。

    這家伙現在是愛心泛濫了吧,沒見過他會如此的夸人。不過既然他都這么說了,那么自己也嘗一口好了。

    她也夾起了一小塊放進嘴里細細的品味。

    的確味道不錯。

    能夠有這樣的手藝,對于小孩子來說真的是很不容易了。

    “這么好吃的餅,讓我來猜猜是誰做的……”顧歡的手指在他們三個面前晃來晃去,最后定在了程程的身上。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程程的手藝吧。”

    程程這個時候有些不好意思:“第一次做,媽媽、爸爸用不著這么捧著我說。”

    他的這份做事情謙虛的態度,無論是北冥墨還是顧歡,都是十分肯定的。

    不過,洋洋又不干了:“老爸、老媽你們偏心。”

    “我們偏心?”這真的是讓北冥墨和顧歡感到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洋洋接著說:“這個餅除了程程之外,可都還靠了我和妹妹呢。”

    “是嗎?”顧歡欣喜的伸手撫了撫久久的小腦袋:“是嘛?我們家的小小寶貝也會做飯了。”

    “不素的,我和哥哥洋洋只是洗了葡萄干和和面。其他的都是哥哥程程自己做的。”

    “既然你們都表現得如此謙虛,那么我和你們的媽媽就不能對你們沒有什么感謝。”說著,北冥墨向餐廳外看了一眼:“我允許你們可以拆開圣誕樹下的禮物,你們看怎么樣啊?”

    有禮物拆!三個孩子一聽都有些興奮了。尤其是洋洋,可算是躍躍欲試了,如果不是有美味當前的話,說不定他寧可餓著肚子,也要拆禮物的。

    *

    這一頓飯吃的可真的是夠飽的了。尤其是那個見了吃的就沒出息的洋洋,小肚肚看起來鼓鼓的。

    “拆禮物去嘍……”他可是一刻也閑不住的,說了一聲之后跳下椅子,一溜煙的就跑去圣誕樹那里了。

    接下來是久久,她對禮物的事情也是充滿了各種的好奇。尤其是那種箱子,里面究竟會不會放一些洋娃娃直來的呢?

    相對于他們,顯的最最沉穩的就數是程程了。他不行不忙的樣子,看上去他并不符合這個年紀。

    “洋、久久你們在那里等著,不許動任何的東西。”這個時候還是北冥墨發話了。

    然后看了看顧歡和程程面前的空碗:“咱們一起過去吧。”

    *

    高大的圣誕樹,兩個大人和三個孩子將它包圍了起來。

    “孩子們,你們知道過圣誕節的意義是什么嗎?”顧歡坐在北冥墨的身邊,臉上掛著笑容。

    久久搖了搖頭,她還是太小了想不出什么來。

    至于洋洋,他對著天花板翻了翻白眼,然后打了一個響指:“我知道!”

    顧歡看著洋洋的眼神中,分明透露出懷疑的神色。

    雖然不可否認,他在美國長大,圣誕節當然也沒有少過。可是對于這個‘洋節’,顧歡那個時候并沒有任何心情去過。

    當然,還有一層原因就是:在那個時候,她的心情并不是很好。每每看到洋洋的時候她都會想起另外的那一個。     第879章圣誕節的意義

    放到灶臺邊上,自己還能夠看的到。

    洋洋聽了這句話,就像是自己受到了某種侮辱一樣。他皺了皺眉頭:“我有你說的這么沒譜嗎?你可別忘了,我可是咱們家里稍有的美食家。你看看哪一次我說了好吃的東西,他們吃了也非常贊同我的說法。”

    “但素哥哥洋洋嘗完之后,的確就剩下不了多少啊。上次安妮阿姨做的孜然炒面,本來就不多,你嘗完后就是沒有剩下多少嘛。我們每個人只分到了一點點,吃都吃不飽。最后還好安妮阿姨又做了一些其他的吃的,這才算是讓我們都吃飽了。”

    洋洋怎么也沒有想到久久會在這個時候拆自己的臺,頓時臉憋得紅紅的。

    程程現在可是沒有功夫和他們在這里拌嘴,在嘗了一小塊之后,覺得味道稍微差點什么。

    不過他還是很快的就做出了調整,并且輕車熟路的完成了第二張。

    接下來,可真的是越做越順了,在不一會就已經做出了十來張。

    “咕……”洋洋的肚子終于忍不住叫了出來。

    *

    北冥墨在丟給顧歡衣服之后,又消失在了那扇衣柜門的里面。他什么都沒有說,似乎是在為剛才‘饒過’顧歡而感到有些郁悶。

    煮熟的鴨子給飛了。

    更確切的說是自己把煮熟的鴨子給放飛了。

    不過怎么說呢,這樣的郁悶之后卻感到自己是無比的輕松了。他真的是可以拜托的了自己內心深處的那個小惡魔了。

    他在更衣間里快速換好了衣服。當然這一身也和平常的那幾身并沒有什么的區別。

    顧歡也抓緊了這段時間換好了自己的衣服。

    還別說,北冥墨給她準備的這幾件都還是蠻合身的。這個發現讓她感到有些驚訝不已。

    他怎么會知道自己的尺寸,這些資料可是從來沒有告訴過他的。難道他對自己的了解程度已經達到如此的境地了。

    帶著這份好奇,她來到了那扇衣柜門背后。

    這里真的是讓她感到有些吃驚了:“你這樣一個天天都穿著千篇一律的,怎么會有這么大的一件換衣間,而且里面的衣服就不覺得有些糟蹋了這個地方嗎?”

    北冥墨對著鏡子打好了領帶儼然是衣服外出的打扮。他轉頭看了看她:“這件更衣室如果你喜歡的話,可以讓你一大半。”

    讓我一大半……顧歡聽了之后,臉上再次微微一紅,他這已經算是最直白的向自己發出邀請了。

    自從今天睜開眼睛之后,每一件事情都顯得是如此的不可思議。還真的是讓顧歡有些難以適應了。

    “我,我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你。”她頓時感到自己有些語塞了。沒有了任何的一個借口或者理由更夠和北冥墨在如此正常的、平心靜氣的交談。

    他的每一句話都像是在對自己發出邀請。可是自己的確是沒有做出任何的思想準備。

    看著她的模樣,北冥墨已經猜到了幾分。他微微一笑:“我其實并不期待你能夠給我一個準確的答復,我只是想告訴你,這里你隨時可以來,隨時可以走。我不束縛你的任何自由。”

    “謝謝。”顧歡此時此刻,也只能說出這樣蒼白無力的感謝話語。

    “咱們快下去吧,現在時候不早了,那三個小家伙估計醒了之后就要吵著吃東西了。”北冥墨伸手拉住了顧歡的手,然后推開了更衣室的另一扇通往外界的們。

    “啊,你這個狡猾的老狐貍,還學會狡兔三窟這一套了。還以為你學會嶗山道士那套的穿墻術了,沒想到卻是這么一回事。看來下次我要把兩扇門都關的嚴嚴實實的才可以。”顧歡等走到走廊之后,終于恍然大悟。

    “很好,我期待著。”北冥墨的臉上露出充滿著期待的笑容。

    顧歡把頭一低再也不吭聲了。

    他們到了樓下之后,首先就聞到了從廚房里飄出來的香味。

    這里只有顧歡和孩子們在啊,出了顧歡之外,還能有誰會這么早起來做飯呢?

    不過,他們很快的,在沒有看到真人的時候就聽到從廚房里傳來的三個孩子的聲音:

    “程程,你弄好了沒有啊,我都快餓死了……”

    一聽就知道是洋洋的聲音。

    接下來,是一個小女孩糯糯的聲音:“哥哥程程,才不給哥哥洋洋吃呢。我們要等爸爸麻麻一起吃。”

    北冥墨聽到之后,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他對孩子們的這份心意感到了一絲的欣慰和感動。他們還是那么的小,就已經知道了關心別人。

    顧歡不用說,更加的甜到心里去了。

    “寶貝兒們,你們在做什么啊,快讓媽媽來看看。”顧歡笑呵呵的出現在餐廳。

    “老媽,你們終于來了。如果你們來晚一步的化,估計我這輩子就見不到你們了……”洋洋終于是看到了大救星的到來。

    “麻麻,你可算來了,不然哥哥程程做的早餐就要被哥哥洋洋給吃光了……”

    “我們這不是來了嘛,你們到底準備了什么好吃的啊?”顧歡四下看了一遍,不過出了餐桌上多了幾個笊籬之外再也沒有其他不同的地方。

    當然,就算是有的話她也是看不出來的。距離上次來這里已經有一段日子了。

    “看來今天早晨是你們三個小家伙給我們準備好吃的了。這是個好習慣,早睡早起,以后你們可要繼續堅持啊。既然都到齊了,那么我們開飯吧。”

    北冥墨的這句話剛剛說完,他沒有開始動筷子,洋洋立刻就將手伸向了那幾個笊籬。

    笊籬揭開,只見桌子上面擺著一個盤子,里面放著依舊還冒著熱氣的烙餅。除此之外,還有冒著熱氣的豆漿。

    “烙餅配豆漿?這個倒是一種新奇的吃法。”北冥墨說著,拿起筷子夾了一小塊吃了起來。

    “嗯,味道的確很特別,非常好吃,我給打十分。”北冥墨頻頻的點著頭。

    坐在一旁的顧歡瞥了他一眼。

    這家伙現在是愛心泛濫了吧,沒見過他會如此的夸人。不過既然他都這么說了,那么自己也嘗一口好了。

    她也夾起了一小塊放進嘴里細細的品味。

    的確味道不錯。

    能夠有這樣的手藝,對于小孩子來說真的是很不容易了。

    “這么好吃的餅,讓我來猜猜是誰做的……”顧歡的手指在他們三個面前晃來晃去,最后定在了程程的身上。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程程的手藝吧。”

    程程這個時候有些不好意思:“第一次做,媽媽、爸爸用不著這么捧著我說。”

    他的這份做事情謙虛的態度,無論是北冥墨還是顧歡,都是十分肯定的。

    不過,洋洋又不干了:“老爸、老媽你們偏心。”

    “我們偏心?”這真的是讓北冥墨和顧歡感到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洋洋接著說:“這個餅除了程程之外,可都還靠了我和妹妹呢。”

    “是嗎?”顧歡欣喜的伸手撫了撫久久的小腦袋:“是嘛?我們家的小小寶貝也會做飯了。”

    “不素的,我和哥哥洋洋只是洗了葡萄干和和面。其他的都是哥哥程程自己做的。”

    “既然你們都表現得如此謙虛,那么我和你們的媽媽就不能對你們沒有什么感謝。”說著,北冥墨向餐廳外看了一眼:“我允許你們可以拆開圣誕樹下的禮物,你們看怎么樣啊?”

    有禮物拆!三個孩子一聽都有些興奮了。尤其是洋洋,可算是躍躍欲試了,如果不是有美味當前的話,說不定他寧可餓著肚子,也要拆禮物的。

    *

    這一頓飯吃的可真的是夠飽的了。尤其是那個見了吃的就沒出息的洋洋,小肚肚看起來鼓鼓的。

    “拆禮物去嘍……”他可是一刻也閑不住的,說了一聲之后跳下椅子,一溜煙的就跑去圣誕樹那里了。

    接下來是久久,她對禮物的事情也是充滿了各種的好奇。尤其是那種箱子,里面究竟會不會放一些洋娃娃直來的呢?

    相對于他們,顯的最最沉穩的就數是程程了。他不行不忙的樣子,看上去他并不符合這個年紀。

    “洋、久久你們在那里等著,不許動任何的東西。”這個時候還是北冥墨發話了。

    然后看了看顧歡和程程面前的空碗:“咱們一起過去吧。”

    *

    高大的圣誕樹,兩個大人和三個孩子將它包圍了起來。

    “孩子們,你們知道過圣誕節的意義是什么嗎?”顧歡坐在北冥墨的身邊,臉上掛著笑容。

    久久搖了搖頭,她還是太小了想不出什么來。

    至于洋洋,他對著天花板翻了翻白眼,然后打了一個響指:“我知道!”

    顧歡看著洋洋的眼神中,分明透露出懷疑的神色。

    雖然不可否認,他在美國長大,圣誕節當然也沒有少過。可是對于這個‘洋節’,顧歡那個時候并沒有任何心情去過。

    當然,還有一層原因就是:在那個時候,她的心情并不是很好。每每看到洋洋的時候她都會想起另外的那一個。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