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血妖姬 > 第2279章 精修場所

第2279章 精修場所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血妖姬最新章節!

    灑迭一個個的問詢查看,給出精修的方向,流墨墨和雪如樓拿到那精修指點后也覺驚喜,之前對于灑迭行事的種種不滿也煙消云散了;

    而在所有人都開始體悟后,灑迭卻是在他們周圍放出一個防護罩以防萬一,然后就離開了城主府。

    “店主。”離開城主府的灑迭徑直去到城外,然后一名意柳分身立即現身出來;

    “情況如何?”灑迭問道,意柳分身點點頭;

    “已經解決干凈,這筆生意的收益是??”

    “記入你閣里。”

    “好的。”意柳分身笑瞇瞇的點頭應下,然后伸手摸了摸袖子,取出了一個巴掌大的小卷軸遞了過來;

    “這是待決定的委托單子,明天就是答復日,店主來決定吧。”

    “嗯?這么多??”灑迭有些無語的接過卷軸,然后刷的拉開;

    隔著白色幕籬,意柳分身只眨巴著眼睛看著灑迭一邊看卷軸一邊指尖光芒連點;

    “拒絕的那些若是提高價錢,我劃分好了,只要超過相應的倍數就可以接,然后來我這兒就行;對了,最后面那幾個直接拒絕,若他們糾纏,可以動用意柳閣地下的東西。”

    “明白~!”意柳分身嚴肅應下,灑迭只把卷軸遞回去給她;

    “去吧。”

    “嗯。”

    意柳分身離開了,灑迭則溜溜達達的回了陌蘊城。

    “我覺得你給我的精煉比我預計的輕了。”而才回城主府,就有婢女來請灑迭回去,得知是流墨墨找她,她詫異之余,只跟著那婢女返回了之前眾人停留的院子里,然后才見到流墨墨就被她拉著一臉認真的說道;

    “唔,那我修改一下。”灑迭應道,然后認真琢磨了一下,只把重新修改付的精修要點給了流墨墨。

    灑迭沒有再出去,而是在那小院中呆著,不過因為流墨墨那兒需要修改醒來找過她,其他人那兒卻是順順暢暢,并沒有出現誰又需要修改的情況;

    而在眾人都體悟結束,確定了自己接下來要精修的步子后,灑迭卻是看向陌路離殤;

    “都體悟之后無誤,那么就可以正式開始了,不過,精修不同于靜修,是需要特定性別的場所的,這城主府,不行。”

    灑迭的話讓陌路離殤臉色微黑,什么城主府不行~!

    “我覺得城主府挺大的,怎么會不行~!”陌路離殤沒好氣的說道,灑迭卻是幽幽開口;

    “遠的不說,就你自己,作為近戰能力幾乎等于沒有的訛仙獸,你要加強精修的方面,你覺得隨便一片空地就行?最起碼也要配備上訓練近戰的各種用具,還有陪你訓練的陪練,而且,我有專門針對你這方面精修的陣法,要布置下來需要的地方小了可不行~!”

    “··這么麻煩啊。”陌路離殤神色微滯,聽著灑迭說完只喃喃開口;

    “精修是個人的,每個人的精修所需的場所都是獨一無二的,你覺得城主府,能布置得下幾個?”看著陌路離殤那模樣,灑迭只繼續說道;

    “對了,還有她們姐妹,她們本體那般體型,而且天吳仙獸的特性和她們的需要,她們精修的話,是需要給她們各自一個起碼有碧波大湖那般面積的湖泊,其他細節不說,只這兩個大湖,你們城主府的地盤就滿了吧。”

    灑迭越說,陌路離殤越發的糟心,早知道精修這么麻煩,當時就不決定來陌蘊城精修了~!

    “這個,唔,我去找我舅舅問問,城主府不夠,陌蘊城,包括周圍屬于陌蘊城的地盤,總能有用的~!”陌路離殤飛快說道,然后也沒等灑迭的回應,轉身就溜走,讓流墨墨他們也是看的一呆;

    ··這貨膽子突然大了啊~!

    “那就等他問了陌星子回來再說吧。”不過,看戲歸看戲,流墨墨還是有分寸的,看灑迭不吭聲了,只認真的開口說道;

    而流墨墨都這么說了,灑迭也說不出什么,只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么;

    灑迭不出聲后,流墨墨和雪如樓只溜達到一并交流去了;

    正如天吳姐妹,她們是一母同胞的親姐妹,她們的精修都不一樣,更何況是其他人了~!

    而正因為這樣,陌路離殤之前的想法那就很天真了。

    而另一邊,天真的陌路離殤也清醒了頭腦;

    他之前以為精修的話,城主府也夠了,不成想只隨便一人需要的場地就不小,而且都還需要重新布置,用城主府,即使把城主府改造了也不夠啊~!

    “就是這樣,所以,現在要怎么辦啊?”晶珠水榭中,陌路離殤飛快的把那個院子的事情,包括他自己的情況說了出來,末了卻是有些惆悵的說道;

    “··為何你執著要在城主府??”而陌星子聽完之后,神色卻是有些怪異,只看著陌路離殤問道;

    “啊?我執意??沒有啊,我··唔···”陌路離殤下意識的反駁,然后一邊說話一邊轉頭看向陌星子,在看到陌星子那無語的模樣后,頓時一哽,然后后知后覺的反應過來自己做了什么;

    “··我沒有執意,我就是,我之前是不是好蠢··”反應過來自己之前的犯蠢,陌路離殤心塞而郁悶的說道;

    “嗯,很蠢,還是蠢的所有人都看的的那種。”陌星子只涼涼接口,讓陌路離殤愈發糟心;

    “好了,以后說話之前過過腦子~!”陌星子白了他一眼道,然后只從衣袖中取出了一個玉簡;

    “這是我們陌蘊城的詳細地圖,你拿過去吧,看看哪些地方合適,標記出來后派人去交涉一下。”

    “好,額,舅舅你··”陌路離殤聞言只眉目舒展的結果玉簡,然后只突然想起什么的看了一眼被禁制擋住的內室,欲言又止;

    “··她正在適應,再等等吧。”陌星子也回頭看了一眼內室,然后輕嘆一聲說道;

    “我不著急,我就是擔心舅舅你,你和她··”陌路離殤搖搖頭說道,

    曾經他以為陌星子要復活的是他曾經的愛人,但是這個讓他們舅甥倆付出那么多復活的女人,他雖然一直沒能看到是什么樣的,但是只從陌星子最近和他見面的時候的反應表現,明顯他以前的猜測并不準確,甚至是反方向的~!

    這讓陌路離殤還想過,那魅業火和自己舅舅不是仙侶,那該不會是仇人宿敵之類的吧?

    對此,他還問過流墨墨,不過流墨墨一副看戲的模樣讓他去問陌星子,讓他自己探索,讓他總覺得真相似乎比他猜測的還要復雜啊··

    “那我先過去了。”陌路離殤起身說道,既然陌星子還不愿意說,他也不會深究;陌星子點點頭,陌路離殤只轉身離開了晶珠水榭。

    在回到那個小院后,陌路離殤把地圖拿出來,然后說明了一下情況,眾人對此反應淡淡,陌路離殤見狀也明白過來,他們應該是之前就想到這個了,只是之前他犯蠢了。

    “唔,其他的還還說,主要是兩個大湖難弄,陌蘊城內除了你們城主府的碧波大湖和城內的幾條小河,并沒有其他的水域了啊。”流墨墨皺眉看著映射到半空的地圖,和陌路離殤說道;

    “嗯,陌蘊城畢竟只是小城,若是有太多湖泊,建城也不適合在這兒。”陌路離殤說道,流墨墨咂吧下嘴;

    她其實還挺好奇,當初陌星子是怎么想的建造出一個小城池?明明他其實對權利這些也沒見看中啊··

    “唔,那可以去城外挖兩個湖啊。”一直在旁邊豎著耳朵聽著的吳幸立即接口說道,讓流墨墨包括其他人都齊刷刷的看向她;

    “額,我,我就這么一說··”而被眾人這么一看,吳幸不由心虛的說道,讓流墨墨不由無奈;

    “我覺得這主意非常好啊,你想到哪兒去了?”

    “欸~!我就說好吧~!姐姐來看看,咱們選哪個位置挖~!”從流墨墨口中得到肯定,吳幸只相當興奮的拉著一臉無奈的天幸飛快說道;

    對于天吳姐妹琢磨在城外哪兒挖倆大湖,其他人也打量著地圖上各處詳盡的說明,琢磨著自己選哪里。

    而這般研究一陣后,包括陌路離殤自己在內,都選定好了地方;

    “上面標識到的地方城主府征用了,可租可買,你帶人去,對了,城外的那兩個標識,讓人去挖兩個和碧波大湖一般的兩個湖出來。”

    “是。”

    選定完畢后,陌路離殤就招來了管事,然后指著映射出來的地圖說道,在管事看了看表示明白后,陌路離殤就把映射出的地圖收了起來,把玉簡遞給了管事。

    而在管事帶人去辦事兒的時候,灑迭也吩咐下了新的任務;

    因為眾人的精修場所都需要從頭布置,其他細節可以安排下人,但是重中之重的陣法,那陣盤卻是需要針對各人需求來煉制的。

    當然,煉制這方面,灑迭表示她會從旁指點,不會親自上手;

    畢竟就像是灑迭說的,這些陣盤是專門針對他們自己,當然是自己煉制才行,畢竟誰能比自己更了解的自己的需求?

    于是,在等管事回來的期間,眾人也從最初的粗制濫造,到現在的馬馬虎虎。

    而在第一個陣盤出爐后,灑迭就拿起來試了試功能,然后神色古怪的放下了;

    “這是誰的??”灑迭看向眾人問道,然后下一刻安陵就站了出來;

    “是我的,怎么了么??”

    “我就是有點兒好奇,為什么你陣盤中設定出現的,不管是敵是友,怎么全都是鳥??”灑迭聲音古怪的問道,圍觀的眾人聞言也是呆滯;

    “··因為我也是鳥啊。”而對于周圍人的驚愕呆滯,安陵卻是相當不理解的擰眉看向他們說道;

    眾人聞言不由一凝,然后默默看著他;

    “··我覺得鳥挺好的,”看著眾人那齊刷刷的目光,安陵眨巴下眼睛說道,流墨墨見狀也是無奈了;

    “可是,你現在是人形的啊;你戰斗的時候,面對的也是人形,你近戰不是欠缺實力,而是欠缺實戰驚訝~!需要的是人形尋啊~!”流墨墨認真說道,安陵一呆,然后啊的一下,反應過來了;

    “對啊~!我重新弄··”安陵說了一聲就轉身回去拿了材料重新煉制陣盤,而那第一個陣盤也被灑迭放到了一旁。

    眾人陸陸續續煉制好的陣盤,不過他們的第一個陣盤都出了些毛病,這讓灑迭也是有些無奈,她煉制的話自然沒問題,但是那樣的陣盤,總是不及自己的好;

    這一點她給他們提過,他們的選擇也在意料之中;既然自己煉制的好,那肯定自己來啊~!

    是以,在第一個陣盤失敗后,眾人在仔細和灑迭談了談后,都紛紛開始了第二個陣盤的煉制~!

    而這一番折騰,直到那管事回來了,眾人都沒有煉制出完美的陣盤來,讓灑迭也是無奈,不由生出了點兒后悔的心思;

    早知道她就不給他們說自己煉制的最好,省的他們這么折騰了。

    不過這也就是想想罷了,畢竟說都說了。

    “你去購這些材料,對了,那兩個大湖怎么樣了?”看了一下眾人的進展,灑迭把那管事喊了進來問道;

    管事進來后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正忙著煉制陣盤的陌路離殤,然后只朝灑迭行禮回應;

    “好的,那兩個大湖已經挖好了,正準備往里面放水。”

    “嗯。”得知精修場所弄的差不多了,灑迭只擺擺手讓管事一邊去;

    管事還等著給陌路離殤匯報,不過目測現在是不行的;

    而管事在灑迭趕人后也沒敢在屋里停留,只一溜煙的出去,候著離開院子里,悄然關注著屋內情況。

    “呼——我覺得這個應該可以了,灑迭幫我看看。”流墨墨拿起又煉制好的一塊陣盤仔細檢查一下后,只甩手,陣盤咻的就飛到了灑迭手里。

    灑迭熟練的檢查了一番,然后開啟陣盤,檢查其功效;

    好一會兒后,灑迭關閉了陣盤,然后把陣盤還給流墨墨;

    “不錯,這個已經和你契合了,我使用對我已經有排斥感。”灑迭評價道,流墨墨大大的松了口氣,然后又緊接著問道;

    “終于好了~!對了,那場所怎么樣了?”

    “管事回來了,都安排好了。”灑迭說道。     灑迭一個個的問詢查看,給出精修的方向,流墨墨和雪如樓拿到那精修指點后也覺驚喜,之前對于灑迭行事的種種不滿也煙消云散了;

    而在所有人都開始體悟后,灑迭卻是在他們周圍放出一個防護罩以防萬一,然后就離開了城主府。

    “店主。”離開城主府的灑迭徑直去到城外,然后一名意柳分身立即現身出來;

    “情況如何?”灑迭問道,意柳分身點點頭;

    “已經解決干凈,這筆生意的收益是??”

    “記入你閣里。”

    “好的。”意柳分身笑瞇瞇的點頭應下,然后伸手摸了摸袖子,取出了一個巴掌大的小卷軸遞了過來;

    “這是待決定的委托單子,明天就是答復日,店主來決定吧。”

    “嗯?這么多??”灑迭有些無語的接過卷軸,然后刷的拉開;

    隔著白色幕籬,意柳分身只眨巴著眼睛看著灑迭一邊看卷軸一邊指尖光芒連點;

    “拒絕的那些若是提高價錢,我劃分好了,只要超過相應的倍數就可以接,然后來我這兒就行;對了,最后面那幾個直接拒絕,若他們糾纏,可以動用意柳閣地下的東西。”

    “明白~!”意柳分身嚴肅應下,灑迭只把卷軸遞回去給她;

    “去吧。”

    “嗯。”

    意柳分身離開了,灑迭則溜溜達達的回了陌蘊城。

    “我覺得你給我的精煉比我預計的輕了。”而才回城主府,就有婢女來請灑迭回去,得知是流墨墨找她,她詫異之余,只跟著那婢女返回了之前眾人停留的院子里,然后才見到流墨墨就被她拉著一臉認真的說道;

    “唔,那我修改一下。”灑迭應道,然后認真琢磨了一下,只把重新修改付的精修要點給了流墨墨。

    灑迭沒有再出去,而是在那小院中呆著,不過因為流墨墨那兒需要修改醒來找過她,其他人那兒卻是順順暢暢,并沒有出現誰又需要修改的情況;

    而在眾人都體悟結束,確定了自己接下來要精修的步子后,灑迭卻是看向陌路離殤;

    “都體悟之后無誤,那么就可以正式開始了,不過,精修不同于靜修,是需要特定性別的場所的,這城主府,不行。”

    灑迭的話讓陌路離殤臉色微黑,什么城主府不行~!

    “我覺得城主府挺大的,怎么會不行~!”陌路離殤沒好氣的說道,灑迭卻是幽幽開口;

    “遠的不說,就你自己,作為近戰能力幾乎等于沒有的訛仙獸,你要加強精修的方面,你覺得隨便一片空地就行?最起碼也要配備上訓練近戰的各種用具,還有陪你訓練的陪練,而且,我有專門針對你這方面精修的陣法,要布置下來需要的地方小了可不行~!”

    “··這么麻煩啊。”陌路離殤神色微滯,聽著灑迭說完只喃喃開口;

    “精修是個人的,每個人的精修所需的場所都是獨一無二的,你覺得城主府,能布置得下幾個?”看著陌路離殤那模樣,灑迭只繼續說道;

    “對了,還有她們姐妹,她們本體那般體型,而且天吳仙獸的特性和她們的需要,她們精修的話,是需要給她們各自一個起碼有碧波大湖那般面積的湖泊,其他細節不說,只這兩個大湖,你們城主府的地盤就滿了吧。”

    灑迭越說,陌路離殤越發的糟心,早知道精修這么麻煩,當時就不決定來陌蘊城精修了~!

    “這個,唔,我去找我舅舅問問,城主府不夠,陌蘊城,包括周圍屬于陌蘊城的地盤,總能有用的~!”陌路離殤飛快說道,然后也沒等灑迭的回應,轉身就溜走,讓流墨墨他們也是看的一呆;

    ··這貨膽子突然大了啊~!

    “那就等他問了陌星子回來再說吧。”不過,看戲歸看戲,流墨墨還是有分寸的,看灑迭不吭聲了,只認真的開口說道;

    而流墨墨都這么說了,灑迭也說不出什么,只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么;

    灑迭不出聲后,流墨墨和雪如樓只溜達到一并交流去了;

    正如天吳姐妹,她們是一母同胞的親姐妹,她們的精修都不一樣,更何況是其他人了~!

    而正因為這樣,陌路離殤之前的想法那就很天真了。

    而另一邊,天真的陌路離殤也清醒了頭腦;

    他之前以為精修的話,城主府也夠了,不成想只隨便一人需要的場地就不小,而且都還需要重新布置,用城主府,即使把城主府改造了也不夠啊~!

    “就是這樣,所以,現在要怎么辦啊?”晶珠水榭中,陌路離殤飛快的把那個院子的事情,包括他自己的情況說了出來,末了卻是有些惆悵的說道;

    “··為何你執著要在城主府??”而陌星子聽完之后,神色卻是有些怪異,只看著陌路離殤問道;

    “啊?我執意??沒有啊,我··唔···”陌路離殤下意識的反駁,然后一邊說話一邊轉頭看向陌星子,在看到陌星子那無語的模樣后,頓時一哽,然后后知后覺的反應過來自己做了什么;

    “··我沒有執意,我就是,我之前是不是好蠢··”反應過來自己之前的犯蠢,陌路離殤心塞而郁悶的說道;

    “嗯,很蠢,還是蠢的所有人都看的的那種。”陌星子只涼涼接口,讓陌路離殤愈發糟心;

    “好了,以后說話之前過過腦子~!”陌星子白了他一眼道,然后只從衣袖中取出了一個玉簡;

    “這是我們陌蘊城的詳細地圖,你拿過去吧,看看哪些地方合適,標記出來后派人去交涉一下。”

    “好,額,舅舅你··”陌路離殤聞言只眉目舒展的結果玉簡,然后只突然想起什么的看了一眼被禁制擋住的內室,欲言又止;

    “··她正在適應,再等等吧。”陌星子也回頭看了一眼內室,然后輕嘆一聲說道;

    “我不著急,我就是擔心舅舅你,你和她··”陌路離殤搖搖頭說道,

    曾經他以為陌星子要復活的是他曾經的愛人,但是這個讓他們舅甥倆付出那么多復活的女人,他雖然一直沒能看到是什么樣的,但是只從陌星子最近和他見面的時候的反應表現,明顯他以前的猜測并不準確,甚至是反方向的~!

    這讓陌路離殤還想過,那魅業火和自己舅舅不是仙侶,那該不會是仇人宿敵之類的吧?

    對此,他還問過流墨墨,不過流墨墨一副看戲的模樣讓他去問陌星子,讓他自己探索,讓他總覺得真相似乎比他猜測的還要復雜啊··

    “那我先過去了。”陌路離殤起身說道,既然陌星子還不愿意說,他也不會深究;陌星子點點頭,陌路離殤只轉身離開了晶珠水榭。

    在回到那個小院后,陌路離殤把地圖拿出來,然后說明了一下情況,眾人對此反應淡淡,陌路離殤見狀也明白過來,他們應該是之前就想到這個了,只是之前他犯蠢了。

    “唔,其他的還還說,主要是兩個大湖難弄,陌蘊城內除了你們城主府的碧波大湖和城內的幾條小河,并沒有其他的水域了啊。”流墨墨皺眉看著映射到半空的地圖,和陌路離殤說道;

    “嗯,陌蘊城畢竟只是小城,若是有太多湖泊,建城也不適合在這兒。”陌路離殤說道,流墨墨咂吧下嘴;

    她其實還挺好奇,當初陌星子是怎么想的建造出一個小城池?明明他其實對權利這些也沒見看中啊··

    “唔,那可以去城外挖兩個湖啊。”一直在旁邊豎著耳朵聽著的吳幸立即接口說道,讓流墨墨包括其他人都齊刷刷的看向她;

    “額,我,我就這么一說··”而被眾人這么一看,吳幸不由心虛的說道,讓流墨墨不由無奈;

    “我覺得這主意非常好啊,你想到哪兒去了?”

    “欸~!我就說好吧~!姐姐來看看,咱們選哪個位置挖~!”從流墨墨口中得到肯定,吳幸只相當興奮的拉著一臉無奈的天幸飛快說道;

    對于天吳姐妹琢磨在城外哪兒挖倆大湖,其他人也打量著地圖上各處詳盡的說明,琢磨著自己選哪里。

    而這般研究一陣后,包括陌路離殤自己在內,都選定好了地方;

    “上面標識到的地方城主府征用了,可租可買,你帶人去,對了,城外的那兩個標識,讓人去挖兩個和碧波大湖一般的兩個湖出來。”

    “是。”

    選定完畢后,陌路離殤就招來了管事,然后指著映射出來的地圖說道,在管事看了看表示明白后,陌路離殤就把映射出的地圖收了起來,把玉簡遞給了管事。

    而在管事帶人去辦事兒的時候,灑迭也吩咐下了新的任務;

    因為眾人的精修場所都需要從頭布置,其他細節可以安排下人,但是重中之重的陣法,那陣盤卻是需要針對各人需求來煉制的。

    當然,煉制這方面,灑迭表示她會從旁指點,不會親自上手;

    畢竟就像是灑迭說的,這些陣盤是專門針對他們自己,當然是自己煉制才行,畢竟誰能比自己更了解的自己的需求?

    于是,在等管事回來的期間,眾人也從最初的粗制濫造,到現在的馬馬虎虎。

    而在第一個陣盤出爐后,灑迭就拿起來試了試功能,然后神色古怪的放下了;

    “這是誰的??”灑迭看向眾人問道,然后下一刻安陵就站了出來;

    “是我的,怎么了么??”

    “我就是有點兒好奇,為什么你陣盤中設定出現的,不管是敵是友,怎么全都是鳥??”灑迭聲音古怪的問道,圍觀的眾人聞言也是呆滯;

    “··因為我也是鳥啊。”而對于周圍人的驚愕呆滯,安陵卻是相當不理解的擰眉看向他們說道;

    眾人聞言不由一凝,然后默默看著他;

    “··我覺得鳥挺好的,”看著眾人那齊刷刷的目光,安陵眨巴下眼睛說道,流墨墨見狀也是無奈了;

    “可是,你現在是人形的啊;你戰斗的時候,面對的也是人形,你近戰不是欠缺實力,而是欠缺實戰驚訝~!需要的是人形尋啊~!”流墨墨認真說道,安陵一呆,然后啊的一下,反應過來了;

    “對啊~!我重新弄··”安陵說了一聲就轉身回去拿了材料重新煉制陣盤,而那第一個陣盤也被灑迭放到了一旁。

    眾人陸陸續續煉制好的陣盤,不過他們的第一個陣盤都出了些毛病,這讓灑迭也是有些無奈,她煉制的話自然沒問題,但是那樣的陣盤,總是不及自己的好;

    這一點她給他們提過,他們的選擇也在意料之中;既然自己煉制的好,那肯定自己來啊~!

    是以,在第一個陣盤失敗后,眾人在仔細和灑迭談了談后,都紛紛開始了第二個陣盤的煉制~!

    而這一番折騰,直到那管事回來了,眾人都沒有煉制出完美的陣盤來,讓灑迭也是無奈,不由生出了點兒后悔的心思;

    早知道她就不給他們說自己煉制的最好,省的他們這么折騰了。

    不過這也就是想想罷了,畢竟說都說了。

    “你去購這些材料,對了,那兩個大湖怎么樣了?”看了一下眾人的進展,灑迭把那管事喊了進來問道;

    管事進來后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正忙著煉制陣盤的陌路離殤,然后只朝灑迭行禮回應;

    “好的,那兩個大湖已經挖好了,正準備往里面放水。”

    “嗯。”得知精修場所弄的差不多了,灑迭只擺擺手讓管事一邊去;

    管事還等著給陌路離殤匯報,不過目測現在是不行的;

    而管事在灑迭趕人后也沒敢在屋里停留,只一溜煙的出去,候著離開院子里,悄然關注著屋內情況。

    “呼——我覺得這個應該可以了,灑迭幫我看看。”流墨墨拿起又煉制好的一塊陣盤仔細檢查一下后,只甩手,陣盤咻的就飛到了灑迭手里。

    灑迭熟練的檢查了一番,然后開啟陣盤,檢查其功效;

    好一會兒后,灑迭關閉了陣盤,然后把陣盤還給流墨墨;

    “不錯,這個已經和你契合了,我使用對我已經有排斥感。”灑迭評價道,流墨墨大大的松了口氣,然后又緊接著問道;

    “終于好了~!對了,那場所怎么樣了?”

    “管事回來了,都安排好了。”灑迭說道。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