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全能運動員 > 第356章 梅瑞貝樂的熟人

第356章 梅瑞貝樂的熟人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全能運動員最新章節!

    張冠將賣車隊的事情交給了專業人士,英國作為歐洲的金融中心,有的是律師事務所專業從事收購一類的案子,所以賣車隊的這種事情,直接可以交給那些事務律師去談。

    張冠從英國飛往了法國,去和舒馬赫匯合,而在飛機場,他又接到了賀一鳴的電話。

    “我聽說你要賣掉你的車隊股份?”賀一鳴開口問道。

    “奔馳愿意出錢收購,怎么?難道你有興趣?你要是有興趣的話,我把股份送給你了。”張冠笑著說道。

    “我沒興趣,我是想確認一下,奔馳收購了車隊以后,車隊應該不會繼續叫‘中國力量’了吧!”賀一鳴開口問。

    “奔馳是希望組建自己的廠商車隊,所以新車隊肯定不會繼續叫‘中國力量’了,我猜新車隊會或許就會叫‘梅賽德斯奔馳車隊’。”張冠開口說道。

    “那你在賣股份的時候,還是爭取將‘中國力量’這四個字拿回來吧,有人對這個感興趣。”賀一鳴接著說道:“你還記得亞迪集團的王董么?他想要將‘中國力量’打造成一個我們自己的民族汽車品牌。”

    “當然記得。”張冠回答道,幾年前他成立冠軍基金的時候,這位王董就曾經捐過錢。

    只聽賀一鳴接著說道:“王董的企業最近一直在研發電動汽車,并且在電池技術方面已經取得了非常好的進展,他想打造一個子品牌的發展電動汽車,不過有了中國力量這四個字,要比重新打造一個新品牌省事的多,也劃算的多。畢竟中國力量在國內乃至世界范圍內已經有了很大的知名度,而且作為F1的年度總冠軍,品牌的形象也是比國內的汽車品牌要更加的高端。而且如果你能夠作為代言人的話,更是可以助推這個品牌的升級。”

    “這么說他不僅想要‘中國力量’這個品牌,還想要我去做代言人?”張冠微微皺了皺眉頭。他不是不想代言國產品牌,只不過以當前國產汽車的質量和口碑,實在是讓張冠有些不敢嘗試。

    “王董開的價碼實在是很誘人,至少我有些不忍心拒絕。”賀一鳴開口說。

    “多少錢?”張冠馬上問道。

    “不是錢,他愿意用亞迪集團的股份來換中國力量的品牌和讓你去代言。”賀一鳴開口說。

    “股份?”張冠聽到有股份,也覺得有些心動。和現金比起來,一個上市集團的股份的確更具有吸引力。

    “好吧,一會我給律師事務所打電話,告訴他們出售車隊的合約中不包含‘中國力量’的品牌,我想對于奔馳來說,這個品牌也沒有什么用處。”張冠開口說道。

    ……

    法國的梅瑞貝爾是世界十大滑雪勝地之一,這里有著整個阿爾卑斯山區最大的滑雪帶,有著整整150公里長的滑雪道,有著美麗的湖泊和幽靜的松樹林,更有著世界聞名的森林木屋度假村。

    很多名人都喜歡在冬季來到梅瑞貝爾度假,舒馬赫便是其中的一員,也是非常著名的一個,他幾乎每年的冬天都會來這里滑雪,未來他的那次幾乎致命的傷勢,也是在這里滑雪時造成的。

    滑雪對于張冠來說還是一個陌生的運動,國內壓根就沒有幾個像樣的滑雪場,即便是有也只是那種十幾里滑雪道的小型滑雪場,一眼就能夠看到邊際。而像梅瑞貝爾這種世界上頂級的滑雪場,張冠還真是第一次來。

    舒馬赫在滑雪方面算得上是大師級的水平,而張冠作為一個運動員,運動細胞還是有的,所以在舒馬赫的指導下,很快就掌握了滑雪的基本技巧,雖然談不上熟練,但至少不會摔跤了。

    森林木屋是梅瑞貝爾的一大特色,木屋大多是位于一些斜坡之上,露天和陽臺都是面向南方,可以讓客人享受到溫暖的陽光。木屋度假酒店里還有專業的管理團隊和一流的法國大廚,可以烹飪出世界上頂級的菜肴,而在地窖中,還藏有一些珍貴的葡萄酒。

    舒馬赫顯然是這里的常客,這點從他對服務生的熟識成都就可以看出,他甚至可以叫出很多服務生的名字,并且知道某一道菜哪個大廚做的最好吃。

    “嘗嘗這個魚子醬,這算是歐洲最頂級的魚子醬了,選用西伯利亞的鱘魚魚子制作,直徑只有2.6毫米,純手工摘取,在整個歐洲范圍內都是限量供應的。”舒馬赫指著魚子醬說。

    張冠點了點頭,之前他和莎拉波娃在一起的時候,曾經吃過一次這種的世界上頂級的魚子醬,他記得當時這種魚子醬的售價差不多是每盎司300美金,差不多等于是9美元一克。而事實上張冠對于魚子醬這種東西并不感興趣,畢竟這不太符合東方人的飲食習慣,在他的口中300美金一盎司的魚子醬和30美金一盎司的魚子醬沒有什么太大的區別,如果不是和莎拉波娃一起的話,當時張冠還真的舍不得買這么貴的魚子醬吃。

    張冠雖然是曾經吃過,但還是裝作很期待的樣子品嘗了一口這昂貴的魚子醬,禮貌性的說道:“的確是非常美味。”

    旁邊舒馬赫的10歲的小兒子米克已經將自己的那份魚子醬吃的干干凈凈,小家伙仿佛特別喜歡這個味道,吃完后眼巴巴的望著舒馬赫。

    舒馬赫溺愛的看了看自己的兒子,然后對服務生說道:“盧克,再給我上一份這種魚子醬。”

    “好的,請您稍等。”這個叫盧克的服務員轉身離去,而片刻后他卻空著手回來。

    “非常抱歉,舒馬赫先生,這種魚子醬剛剛賣光了,新的要明天下午才能夠送來。”盧克開口說。

    “剛剛賣光了?這么巧啊!”舒馬赫有些遺憾的說。

    “是的,隔壁的客人剛剛將所有的魚子醬都買去了。”盧克壓低了聲音,接著道:“那是一群來自中國的客人,他們很慷慨,點的都是最貴的食物。”

    “那太可惜了,要不給我換一種別的魚子醬吧。”舒馬赫開口說道。

    “好的,我們還有另外一個品牌的魚子醬,同樣很美味,您稍等。”盧克轉身離去,不久后端來了一份新的魚子醬。

    ……

    張冠從衛生間的隔段中走出來,走到洗手池旁,卻看到一個黑頭發黃皮膚的人剛好推門出去。

    亞洲人很少有跑到梅瑞貝爾滑雪的,所以張冠不自覺的那人一眼,雖然只是看了小半個側臉,卻覺得那人有些面熟。

    “這人是誰,看著好面熟啊,我好像在哪里見過他,難不成遇到熟人了?”張冠立刻追了上去,想要走進一些看清楚對方的臉。

    那人徑直向著用餐區走去,而他最終走向的房間正是張冠隔壁的那個用餐房間。

    ”就在我們隔壁么?對了,剛才聽盧克說,隔壁的也是中國人,而且花錢很大方。“

    此時,那人轉身推門進入的時候,張冠終于看清楚的那人的相貌。

    “是雪協的那個陳冬!”(未完待續。)     張冠將賣車隊的事情交給了專業人士,英國作為歐洲的金融中心,有的是律師事務所專業從事收購一類的案子,所以賣車隊的這種事情,直接可以交給那些事務律師去談。

    張冠從英國飛往了法國,去和舒馬赫匯合,而在飛機場,他又接到了賀一鳴的電話。

    “我聽說你要賣掉你的車隊股份?”賀一鳴開口問道。

    “奔馳愿意出錢收購,怎么?難道你有興趣?你要是有興趣的話,我把股份送給你了。”張冠笑著說道。

    “我沒興趣,我是想確認一下,奔馳收購了車隊以后,車隊應該不會繼續叫‘中國力量’了吧!”賀一鳴開口問。

    “奔馳是希望組建自己的廠商車隊,所以新車隊肯定不會繼續叫‘中國力量’了,我猜新車隊會或許就會叫‘梅賽德斯奔馳車隊’。”張冠開口說道。

    “那你在賣股份的時候,還是爭取將‘中國力量’這四個字拿回來吧,有人對這個感興趣。”賀一鳴接著說道:“你還記得亞迪集團的王董么?他想要將‘中國力量’打造成一個我們自己的民族汽車品牌。”

    “當然記得。”張冠回答道,幾年前他成立冠軍基金的時候,這位王董就曾經捐過錢。

    只聽賀一鳴接著說道:“王董的企業最近一直在研發電動汽車,并且在電池技術方面已經取得了非常好的進展,他想打造一個子品牌的發展電動汽車,不過有了中國力量這四個字,要比重新打造一個新品牌省事的多,也劃算的多。畢竟中國力量在國內乃至世界范圍內已經有了很大的知名度,而且作為F1的年度總冠軍,品牌的形象也是比國內的汽車品牌要更加的高端。而且如果你能夠作為代言人的話,更是可以助推這個品牌的升級。”

    “這么說他不僅想要‘中國力量’這個品牌,還想要我去做代言人?”張冠微微皺了皺眉頭。他不是不想代言國產品牌,只不過以當前國產汽車的質量和口碑,實在是讓張冠有些不敢嘗試。

    “王董開的價碼實在是很誘人,至少我有些不忍心拒絕。”賀一鳴開口說。

    “多少錢?”張冠馬上問道。

    “不是錢,他愿意用亞迪集團的股份來換中國力量的品牌和讓你去代言。”賀一鳴開口說。

    “股份?”張冠聽到有股份,也覺得有些心動。和現金比起來,一個上市集團的股份的確更具有吸引力。

    “好吧,一會我給律師事務所打電話,告訴他們出售車隊的合約中不包含‘中國力量’的品牌,我想對于奔馳來說,這個品牌也沒有什么用處。”張冠開口說道。

    ……

    法國的梅瑞貝爾是世界十大滑雪勝地之一,這里有著整個阿爾卑斯山區最大的滑雪帶,有著整整150公里長的滑雪道,有著美麗的湖泊和幽靜的松樹林,更有著世界聞名的森林木屋度假村。

    很多名人都喜歡在冬季來到梅瑞貝爾度假,舒馬赫便是其中的一員,也是非常著名的一個,他幾乎每年的冬天都會來這里滑雪,未來他的那次幾乎致命的傷勢,也是在這里滑雪時造成的。

    滑雪對于張冠來說還是一個陌生的運動,國內壓根就沒有幾個像樣的滑雪場,即便是有也只是那種十幾里滑雪道的小型滑雪場,一眼就能夠看到邊際。而像梅瑞貝爾這種世界上頂級的滑雪場,張冠還真是第一次來。

    舒馬赫在滑雪方面算得上是大師級的水平,而張冠作為一個運動員,運動細胞還是有的,所以在舒馬赫的指導下,很快就掌握了滑雪的基本技巧,雖然談不上熟練,但至少不會摔跤了。

    森林木屋是梅瑞貝爾的一大特色,木屋大多是位于一些斜坡之上,露天和陽臺都是面向南方,可以讓客人享受到溫暖的陽光。木屋度假酒店里還有專業的管理團隊和一流的法國大廚,可以烹飪出世界上頂級的菜肴,而在地窖中,還藏有一些珍貴的葡萄酒。

    舒馬赫顯然是這里的常客,這點從他對服務生的熟識成都就可以看出,他甚至可以叫出很多服務生的名字,并且知道某一道菜哪個大廚做的最好吃。

    “嘗嘗這個魚子醬,這算是歐洲最頂級的魚子醬了,選用西伯利亞的鱘魚魚子制作,直徑只有2.6毫米,純手工摘取,在整個歐洲范圍內都是限量供應的。”舒馬赫指著魚子醬說。

    張冠點了點頭,之前他和莎拉波娃在一起的時候,曾經吃過一次這種的世界上頂級的魚子醬,他記得當時這種魚子醬的售價差不多是每盎司300美金,差不多等于是9美元一克。而事實上張冠對于魚子醬這種東西并不感興趣,畢竟這不太符合東方人的飲食習慣,在他的口中300美金一盎司的魚子醬和30美金一盎司的魚子醬沒有什么太大的區別,如果不是和莎拉波娃一起的話,當時張冠還真的舍不得買這么貴的魚子醬吃。

    張冠雖然是曾經吃過,但還是裝作很期待的樣子品嘗了一口這昂貴的魚子醬,禮貌性的說道:“的確是非常美味。”

    旁邊舒馬赫的10歲的小兒子米克已經將自己的那份魚子醬吃的干干凈凈,小家伙仿佛特別喜歡這個味道,吃完后眼巴巴的望著舒馬赫。

    舒馬赫溺愛的看了看自己的兒子,然后對服務生說道:“盧克,再給我上一份這種魚子醬。”

    “好的,請您稍等。”這個叫盧克的服務員轉身離去,而片刻后他卻空著手回來。

    “非常抱歉,舒馬赫先生,這種魚子醬剛剛賣光了,新的要明天下午才能夠送來。”盧克開口說。

    “剛剛賣光了?這么巧啊!”舒馬赫有些遺憾的說。

    “是的,隔壁的客人剛剛將所有的魚子醬都買去了。”盧克壓低了聲音,接著道:“那是一群來自中國的客人,他們很慷慨,點的都是最貴的食物。”

    “那太可惜了,要不給我換一種別的魚子醬吧。”舒馬赫開口說道。

    “好的,我們還有另外一個品牌的魚子醬,同樣很美味,您稍等。”盧克轉身離去,不久后端來了一份新的魚子醬。

    ……

    張冠從衛生間的隔段中走出來,走到洗手池旁,卻看到一個黑頭發黃皮膚的人剛好推門出去。

    亞洲人很少有跑到梅瑞貝爾滑雪的,所以張冠不自覺的那人一眼,雖然只是看了小半個側臉,卻覺得那人有些面熟。

    “這人是誰,看著好面熟啊,我好像在哪里見過他,難不成遇到熟人了?”張冠立刻追了上去,想要走進一些看清楚對方的臉。

    那人徑直向著用餐區走去,而他最終走向的房間正是張冠隔壁的那個用餐房間。

    ”就在我們隔壁么?對了,剛才聽盧克說,隔壁的也是中國人,而且花錢很大方。“

    此時,那人轉身推門進入的時候,張冠終于看清楚的那人的相貌。

    “是雪協的那個陳冬!”(未完待續。)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