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全能運動員 > 第351章 我們要美金

第351章 我們要美金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全能運動員最新章節!

    從張冠手中要錢,周教練不是第一個,也絕對不會是最后一個。

    所謂雁過拔毛,在不久之前,張冠剛剛回國的時候,享受到了最熱烈的歡迎,當然還有一張張伸出來要錢的手,田協、籃協、網協,甚至體總,都希望可以從張冠的口袋里掏出一筆。

    那五億美金的賭約早已經是全世界皆知,所有人都知道張冠剛剛從馬里雅家族手里賺了五億美金,這么大的一個數字,自然有太多的人想要分一杯羹,哪怕是剩飯后殘渣過濾掉的泔水,能夠撈上一點也是好的。況且這是五億美金,就好像紫禁城里皇帝家的飯食,即便是剩下的泔水,也比平民百姓家的大餐要好的多。

    現在的張冠就好像是一個突然中了彩票頭等獎的窮小子,親戚們蜂擁而至,無論是常來往的還是經久不見的,紛紛掛出一張張笑臉,希望可以“借”一點,當然這個所謂的“借”自然是有借無還。

    而且這種情況還很麻煩,不借的話得罪人,人說你中了那么一個大獎,有那么多錢,反正自己也花不完,幫你花花又怎樣?若是借的話也有麻煩,七大姑覺得自己應該比八大姨借的多,八大姨有覺得自己應該比三嬸子借的多,三嬸子又說憑啥你給七大姑八大姨三萬,到我這里反而成了兩萬?一碗水端不平,錢借給人家反倒成了得罪人的事情,那些得了好處的人不會感恩,說不定背后還會嫌棄你給的少。

    當然現在的情況會好一些,因為錢不值錢了。中了個彩票頭等獎,在一線城市怕是連一套像樣點的房子都買不到,打發親戚也有了借口。

    諸如田協、網協等等,當然不會真的“借錢”,他們連“借”字都省了,直接用“發展基金”這四個字就能把張冠給打法了,錢拿出來,給張冠個收據,算是張冠為體育事業的發展做出了貢獻。

    這就是所謂的“報恩錢”。

    國內的體制下,國家培養了你,當你賺了大錢的時候,就應該掏出了一部分“報恩錢”,這筆錢想省也省不了,你若是省了,就等于是和整個體制對抗。

    況且張冠也不打算省這筆錢,有的錢的確該花,區別只是花多花少而已。

    張冠并不缺錢,五億美金是幾輩子都花不完的。有個成語叫九牛一毛,用這個成語來比較的話,張冠就是那種長滿了毛的牦牛,哪怕是一把拽下一撮毛,頂多是禿一塊皮難看一些罷了,沒啥實質性的傷害,幾天就漲回來了。況且張冠做了這么久的運動員,享受著國家隊提供的便利,接受者國家隊的培養,要說和國家隊沒有感情,那是假的。國家隊中的那些領導對自己也不錯,張冠要是一毛不拔,也真的對不起國家的培養了。

    從另一個方面說,國內的體育事業發展真的很需要錢。正如周教練所說,首都奧運會結束之后,各個項目的經費都在削減,某些已經商業化的項目,諸如籃球和足球,離開了國家的撥款還能很滋潤,但是絕大多數的奧運項目離開了國家的撥款,發展也就停滯不前了,甚至還會逐漸落后。至于非奧運項目,那就更慘了。

    像是張冠原本所在的這支省隊,因為培養出了張冠這種運動員,每年能夠得到的上級撥款要比別的隊多一些,而省體育局作為張冠的注冊單位,每年也都能拿到不菲的廣告分成,所以他們的日子相對要好過的多,能建起自己的蔬菜種植基地和畜牧養殖基地,教練員的福利待遇也算是不錯。可其他的省隊并沒有這么多“外快”,在經費削減之后,只能開始過起了苦日子。

    面對周教練這位打秋風的“親戚”,張冠放下了筷子,開口說道:“隊里的經費還有多少缺口?”

    “差不多得有七八百萬吧!”周教練一邊說著,一邊頗為殷切的望著張冠。

    飯桌上,其他人也都停下了筷子,全都望向了張冠。而張冠則是默默的點了點頭,仿佛是陷入到了思考當中。

    旁邊幾人交換了一下眼色,神色各異,想法也是各不相同。

    “張冠一年賺那么多錢,分給我們七八百萬應該沒有問題吧。”

    “我就覺得要多了吧!能有個五百萬就算是很不錯的了。”

    “張冠應該不會一分不給吧。好歹是隊里出來的,要是一分不給,有點兒太說不過去了。”

    張冠向著周圍看了一圈,仿佛是監考老師在審視考生一樣,望著一張張頗為嚴肅而又充滿了緊張的臉,張冠突然一笑,開口問道:“七八百萬夠么?”

    “啊?”這次反倒是周教練愣了起來。

    “我個人向隊里捐贈一千萬的發展基金。”張冠接著說道:“湊個整數。”

    “一千萬啊!”所有人望向張冠的眼光全都不一樣了,下一刻,周教練愈加殷切的揮舞起了公筷,轉眼之間就將張冠的盤子里塞得滿滿的。

    對于一個人來說,一千萬很多,足夠一個人安安微微富足一輩子了;但是對于一支省級的田徑隊來說,一千萬并不多。

    田徑有著足夠多的小項目,100米、200米、400米、800米、1500米、5000米、10000米、馬拉松、110米欄、400米欄、3000米障礙、競走、跳高、撐桿跳、跳遠、三級跳遠、鉛球、鐵餅、鏈球、標槍、十項全能,每一個小項上少說也得有八到十名運動員,多的則要有十幾個運動員,二十多個項目光運動員就有二三百人。

    這還僅僅是男子項目,女子項目雖然有不同,跨欄是100米欄全能則是七項全能,但運動員的數量上卻只多不少,男隊女隊加起來那么多人,一千萬若是按照人頭平分,每個運動員也就是不到兩萬的經費。

    多出來的兩萬塊錢經費能做什么?若是都買成牛肉的話,還不夠一個運動員一年吃的。六十塊錢一斤的熟牛肉,一個壯小伙子一頓飯吃兩斤很輕松,運動員吃的就更多,假設一天吃一百塊錢的牛肉,十天一千,一百天一萬,二百天就吃沒了。而事實上國內絕大多數的運動員,不可能頓頓有牛肉吃,食堂提供的營養均衡的配餐,還是以淀粉和維生素為主,說白了就是饅頭白飯加蔬菜,肉類的話都是限量供應的。

    ……

    所謂談錢傷感情,那是談的數字還不夠多。張冠的一千萬撒出去,瞬間收獲了省田徑隊濃濃的感情,接下來的飯局也變得無比的愉快。

    幾日后,化身散財童子、撒了好幾千萬鈔票的張冠終于打法完了所有的“親戚”們,而這時候,一些不認識的人又找上門來。

    站在張冠面前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身材瘦瘦的,帶著一個銀框眼睛,看起來頗為干練的樣子。

    “你好,我是雪協的副秘書長陳冬。”中年人笑著伸出了手。

    “陳秘書長,你好。”張冠心中雖然隱約的有些疑惑,但是也能夠把對方的來意猜測七七八八。他與滑雪協會向來沒有什么瓜葛,對方貿貿然的找來,十有八九也是來要錢的。

    “陳秘書長,您找我到底是有何貴干?”張冠明知故問道。

    “實不相瞞,我這次來找您,是希望您能夠給我們雪協捐助一筆發展基金,作為我們雪協的訓練經費。”陳冬倒是開門見山,他操著略帶東北腔的口音,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意圖。

    張冠點了點頭,前些天好幾千萬撒出去,也算是坐實了自己“散財童子”的名號,特別是給省田徑隊一千萬捐助以后,其他的省份也派人過來,尋求張冠的捐款,其中當然有些人是把張冠當成了冤大頭,但絕大多數也是真的需要經費。

    其實國內搞體育的互相之間都是知根知底,哪個省隊日子好過,哪個省隊日子不好過,大家心里都有數,每年國家給多少經費是很透明的,各省隊之間也互相盯著,上面給多給少,大家心里都有數。

    對于那些真的缺錢的,張冠會適當的給一些捐助,而對于那些找“冤大頭”的,張冠一律是給十萬二十萬的把人的打法了。有點人來找自己,路費住宿都是要花錢的,讓人家空著手回去總是不太好的。而且來找張冠的也不是那種無名小卒,多少都有些職務,所以就算是來找“冤大頭”的,張冠也會給人家一點,也算是讓對方在面子上可以過的去。

    能混到職務的都不是傻子,本來雙方并不認識,張冠肯給十萬二十萬算是賣個面子,他們也不會繼續強求自找沒趣。

    只不過之前來的大多是一些和張冠有關聯的運動協會,像是滑雪協會這種和張冠八竿子打不著的人,還是第一個。

    “陳秘書長,要經費的事情,您應該去找冬季運動管理中心吧?或者是找體總,怎么找上我了?”張冠饒有興趣的望著陳冬。

    陳冬咧著嘴干笑了一下,這笑容卻顯得頗為尷尬,隨后他開口說道:“我不知道您對冬季運動了解多少,我先給您介紹一下吧!簡單地說冬季運動除了冰就是雪,而在冬季運動的管理上面,我們有個冬季運動中心,中心下面有四個協會,滑冰協會、冰球協會、冰壺協會和我們滑雪協會,所以在經費方面,中心也是分給我們四個協會的。其中滑冰協會和我們的經費要比冰壺協會和冰球協會的經費多一些,主要是因為冰球和冰壺的比賽項目比較單一,所以訓練的花費也會少一些。”

    陳冬話音頓了頓,接著說道:“我們和滑冰協會的項目比較多,滑冰主要是速度滑冰、短道速滑、花樣滑冰和俯式冰橇,這些也都是在場地內進行的。而我們滑雪項目包括高山滑雪、越野滑雪、單板滑雪、跳臺滑雪、自由式滑雪、有舵雪橇、無舵雪橇、冬季兩項、北歐兩項……”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你們項目比較多,所以比較缺乏經費?”張冠打斷了陳冬的話,陳冬介紹了一圈項目,張冠并沒有記住幾個。

    “項目多知識一個方面,我們所有的項目都是在室外進行的,場地實在是太花錢了。冰上項目只要有個滑冰場就行,哪怕是一年四季都開著冷氣也頂多是多花一些電費,他們夏天還可以訓練,但我們不行!我們得找有雪的地方,得有正式的滑雪場,而且還需要比較大的場地。”陳冬開口說道。

    張冠點了點頭,滑雪運動需要的場地的確要比滑冰運動大的多,而且也更加難以維護。一個滑冰場,打開制冷機,駕駛著專用的機器走一圈就能夠造出合格的冰面來,但是滑雪場地不僅對于地形有要求,對于雪的厚度和質量也有要求。從成本上來說,滑雪場地肯定要比滑冰更費錢。

    只見陳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接著說道:“說起來也慚愧,這些年我們在滑雪運動上其實并沒有取得什么成績,而滑冰方面,花樣滑冰和短道速滑,都在國際級的比賽中拿到了很棒的成績,所以在經費方面,冬季運動中心更傾向于撥款給冰協。經費一共就那么多,給冰協多了,給我們就少了,少掉的那部分我們就只能自籌。說實話,現在我們的日子過的很緊張,原本我們在東北的訓練基地,現在只保留了兩個山坡,其他的都開放給了游客,收門票來貼補一下我們的訓練經費。”

    見到張冠聽的很認真,陳冬又詳細的介紹了一番,或者說是在訴說滑雪運動有多么多么的困難。

    “我聽說你回國之后,給田協捐助了一筆專項發展基金,后來又聽說一些省體育局也從你這里拿到了捐助,所以我才來試一試,向從來找你化化緣,看看你能不能也給我們協會捐一點,好歹讓我們運動員不要斷了正常的訓練……我也是實在沒有辦法了,才來找你的。”陳冬顯得很誠實的說。

    望著陳冬略帶尷尬而又盡顯期待的眼神,張冠不由自主的開口問道:“你們的經費缺口有多少?”

    陳冬伸出了兩根手指,同時開口說道:“二百萬,我們需要二百萬。”

    張冠默默點了點頭,二百萬對于財大氣粗的他來說并不算多。再聯想到對方是一個全國性的機構,二百萬的經費就更不多了。省隊都從張冠這里拿了一千萬,一個全國雪協只要二百萬,張冠甚至都覺得有些拿不出手了。

    “看起來雪協真的挺困難的。不過想想也是,我印象中國家隊的女子短道速滑倒是挺厲害的,可是相比起來,滑雪真的是從來沒有出過成績,或許是********太久了吧。如果二百萬能夠幫他們渡過難關的話,這錢出的倒也是不虧。”

    張冠想到這里,開口說:“陳秘書長,聽起來在咱們國家的滑雪運動的確很困難,如果您說的這些屬實的話,我倒是愿意贊助二百萬作為滑雪運動的專項基金。”

    “謝謝,太謝謝啦!”陳冬顯得很興奮,而后他仿佛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馬上又顯得尷尬起來,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陳秘書長,您怎么了?”張冠開口問。

    “我剛才忘了說,我說的二百萬,是美金!”陳冬接著補充道:“我們需要美金!”(未完待續。)     從張冠手中要錢,周教練不是第一個,也絕對不會是最后一個。

    所謂雁過拔毛,在不久之前,張冠剛剛回國的時候,享受到了最熱烈的歡迎,當然還有一張張伸出來要錢的手,田協、籃協、網協,甚至體總,都希望可以從張冠的口袋里掏出一筆。

    那五億美金的賭約早已經是全世界皆知,所有人都知道張冠剛剛從馬里雅家族手里賺了五億美金,這么大的一個數字,自然有太多的人想要分一杯羹,哪怕是剩飯后殘渣過濾掉的泔水,能夠撈上一點也是好的。況且這是五億美金,就好像紫禁城里皇帝家的飯食,即便是剩下的泔水,也比平民百姓家的大餐要好的多。

    現在的張冠就好像是一個突然中了彩票頭等獎的窮小子,親戚們蜂擁而至,無論是常來往的還是經久不見的,紛紛掛出一張張笑臉,希望可以“借”一點,當然這個所謂的“借”自然是有借無還。

    而且這種情況還很麻煩,不借的話得罪人,人說你中了那么一個大獎,有那么多錢,反正自己也花不完,幫你花花又怎樣?若是借的話也有麻煩,七大姑覺得自己應該比八大姨借的多,八大姨有覺得自己應該比三嬸子借的多,三嬸子又說憑啥你給七大姑八大姨三萬,到我這里反而成了兩萬?一碗水端不平,錢借給人家反倒成了得罪人的事情,那些得了好處的人不會感恩,說不定背后還會嫌棄你給的少。

    當然現在的情況會好一些,因為錢不值錢了。中了個彩票頭等獎,在一線城市怕是連一套像樣點的房子都買不到,打發親戚也有了借口。

    諸如田協、網協等等,當然不會真的“借錢”,他們連“借”字都省了,直接用“發展基金”這四個字就能把張冠給打法了,錢拿出來,給張冠個收據,算是張冠為體育事業的發展做出了貢獻。

    這就是所謂的“報恩錢”。

    國內的體制下,國家培養了你,當你賺了大錢的時候,就應該掏出了一部分“報恩錢”,這筆錢想省也省不了,你若是省了,就等于是和整個體制對抗。

    況且張冠也不打算省這筆錢,有的錢的確該花,區別只是花多花少而已。

    張冠并不缺錢,五億美金是幾輩子都花不完的。有個成語叫九牛一毛,用這個成語來比較的話,張冠就是那種長滿了毛的牦牛,哪怕是一把拽下一撮毛,頂多是禿一塊皮難看一些罷了,沒啥實質性的傷害,幾天就漲回來了。況且張冠做了這么久的運動員,享受著國家隊提供的便利,接受者國家隊的培養,要說和國家隊沒有感情,那是假的。國家隊中的那些領導對自己也不錯,張冠要是一毛不拔,也真的對不起國家的培養了。

    從另一個方面說,國內的體育事業發展真的很需要錢。正如周教練所說,首都奧運會結束之后,各個項目的經費都在削減,某些已經商業化的項目,諸如籃球和足球,離開了國家的撥款還能很滋潤,但是絕大多數的奧運項目離開了國家的撥款,發展也就停滯不前了,甚至還會逐漸落后。至于非奧運項目,那就更慘了。

    像是張冠原本所在的這支省隊,因為培養出了張冠這種運動員,每年能夠得到的上級撥款要比別的隊多一些,而省體育局作為張冠的注冊單位,每年也都能拿到不菲的廣告分成,所以他們的日子相對要好過的多,能建起自己的蔬菜種植基地和畜牧養殖基地,教練員的福利待遇也算是不錯。可其他的省隊并沒有這么多“外快”,在經費削減之后,只能開始過起了苦日子。

    面對周教練這位打秋風的“親戚”,張冠放下了筷子,開口說道:“隊里的經費還有多少缺口?”

    “差不多得有七八百萬吧!”周教練一邊說著,一邊頗為殷切的望著張冠。

    飯桌上,其他人也都停下了筷子,全都望向了張冠。而張冠則是默默的點了點頭,仿佛是陷入到了思考當中。

    旁邊幾人交換了一下眼色,神色各異,想法也是各不相同。

    “張冠一年賺那么多錢,分給我們七八百萬應該沒有問題吧。”

    “我就覺得要多了吧!能有個五百萬就算是很不錯的了。”

    “張冠應該不會一分不給吧。好歹是隊里出來的,要是一分不給,有點兒太說不過去了。”

    張冠向著周圍看了一圈,仿佛是監考老師在審視考生一樣,望著一張張頗為嚴肅而又充滿了緊張的臉,張冠突然一笑,開口問道:“七八百萬夠么?”

    “啊?”這次反倒是周教練愣了起來。

    “我個人向隊里捐贈一千萬的發展基金。”張冠接著說道:“湊個整數。”

    “一千萬啊!”所有人望向張冠的眼光全都不一樣了,下一刻,周教練愈加殷切的揮舞起了公筷,轉眼之間就將張冠的盤子里塞得滿滿的。

    對于一個人來說,一千萬很多,足夠一個人安安微微富足一輩子了;但是對于一支省級的田徑隊來說,一千萬并不多。

    田徑有著足夠多的小項目,100米、200米、400米、800米、1500米、5000米、10000米、馬拉松、110米欄、400米欄、3000米障礙、競走、跳高、撐桿跳、跳遠、三級跳遠、鉛球、鐵餅、鏈球、標槍、十項全能,每一個小項上少說也得有八到十名運動員,多的則要有十幾個運動員,二十多個項目光運動員就有二三百人。

    這還僅僅是男子項目,女子項目雖然有不同,跨欄是100米欄全能則是七項全能,但運動員的數量上卻只多不少,男隊女隊加起來那么多人,一千萬若是按照人頭平分,每個運動員也就是不到兩萬的經費。

    多出來的兩萬塊錢經費能做什么?若是都買成牛肉的話,還不夠一個運動員一年吃的。六十塊錢一斤的熟牛肉,一個壯小伙子一頓飯吃兩斤很輕松,運動員吃的就更多,假設一天吃一百塊錢的牛肉,十天一千,一百天一萬,二百天就吃沒了。而事實上國內絕大多數的運動員,不可能頓頓有牛肉吃,食堂提供的營養均衡的配餐,還是以淀粉和維生素為主,說白了就是饅頭白飯加蔬菜,肉類的話都是限量供應的。

    ……

    所謂談錢傷感情,那是談的數字還不夠多。張冠的一千萬撒出去,瞬間收獲了省田徑隊濃濃的感情,接下來的飯局也變得無比的愉快。

    幾日后,化身散財童子、撒了好幾千萬鈔票的張冠終于打法完了所有的“親戚”們,而這時候,一些不認識的人又找上門來。

    站在張冠面前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身材瘦瘦的,帶著一個銀框眼睛,看起來頗為干練的樣子。

    “你好,我是雪協的副秘書長陳冬。”中年人笑著伸出了手。

    “陳秘書長,你好。”張冠心中雖然隱約的有些疑惑,但是也能夠把對方的來意猜測七七八八。他與滑雪協會向來沒有什么瓜葛,對方貿貿然的找來,十有八九也是來要錢的。

    “陳秘書長,您找我到底是有何貴干?”張冠明知故問道。

    “實不相瞞,我這次來找您,是希望您能夠給我們雪協捐助一筆發展基金,作為我們雪協的訓練經費。”陳冬倒是開門見山,他操著略帶東北腔的口音,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意圖。

    張冠點了點頭,前些天好幾千萬撒出去,也算是坐實了自己“散財童子”的名號,特別是給省田徑隊一千萬捐助以后,其他的省份也派人過來,尋求張冠的捐款,其中當然有些人是把張冠當成了冤大頭,但絕大多數也是真的需要經費。

    其實國內搞體育的互相之間都是知根知底,哪個省隊日子好過,哪個省隊日子不好過,大家心里都有數,每年國家給多少經費是很透明的,各省隊之間也互相盯著,上面給多給少,大家心里都有數。

    對于那些真的缺錢的,張冠會適當的給一些捐助,而對于那些找“冤大頭”的,張冠一律是給十萬二十萬的把人的打法了。有點人來找自己,路費住宿都是要花錢的,讓人家空著手回去總是不太好的。而且來找張冠的也不是那種無名小卒,多少都有些職務,所以就算是來找“冤大頭”的,張冠也會給人家一點,也算是讓對方在面子上可以過的去。

    能混到職務的都不是傻子,本來雙方并不認識,張冠肯給十萬二十萬算是賣個面子,他們也不會繼續強求自找沒趣。

    只不過之前來的大多是一些和張冠有關聯的運動協會,像是滑雪協會這種和張冠八竿子打不著的人,還是第一個。

    “陳秘書長,要經費的事情,您應該去找冬季運動管理中心吧?或者是找體總,怎么找上我了?”張冠饒有興趣的望著陳冬。

    陳冬咧著嘴干笑了一下,這笑容卻顯得頗為尷尬,隨后他開口說道:“我不知道您對冬季運動了解多少,我先給您介紹一下吧!簡單地說冬季運動除了冰就是雪,而在冬季運動的管理上面,我們有個冬季運動中心,中心下面有四個協會,滑冰協會、冰球協會、冰壺協會和我們滑雪協會,所以在經費方面,中心也是分給我們四個協會的。其中滑冰協會和我們的經費要比冰壺協會和冰球協會的經費多一些,主要是因為冰球和冰壺的比賽項目比較單一,所以訓練的花費也會少一些。”

    陳冬話音頓了頓,接著說道:“我們和滑冰協會的項目比較多,滑冰主要是速度滑冰、短道速滑、花樣滑冰和俯式冰橇,這些也都是在場地內進行的。而我們滑雪項目包括高山滑雪、越野滑雪、單板滑雪、跳臺滑雪、自由式滑雪、有舵雪橇、無舵雪橇、冬季兩項、北歐兩項……”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你們項目比較多,所以比較缺乏經費?”張冠打斷了陳冬的話,陳冬介紹了一圈項目,張冠并沒有記住幾個。

    “項目多知識一個方面,我們所有的項目都是在室外進行的,場地實在是太花錢了。冰上項目只要有個滑冰場就行,哪怕是一年四季都開著冷氣也頂多是多花一些電費,他們夏天還可以訓練,但我們不行!我們得找有雪的地方,得有正式的滑雪場,而且還需要比較大的場地。”陳冬開口說道。

    張冠點了點頭,滑雪運動需要的場地的確要比滑冰運動大的多,而且也更加難以維護。一個滑冰場,打開制冷機,駕駛著專用的機器走一圈就能夠造出合格的冰面來,但是滑雪場地不僅對于地形有要求,對于雪的厚度和質量也有要求。從成本上來說,滑雪場地肯定要比滑冰更費錢。

    只見陳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接著說道:“說起來也慚愧,這些年我們在滑雪運動上其實并沒有取得什么成績,而滑冰方面,花樣滑冰和短道速滑,都在國際級的比賽中拿到了很棒的成績,所以在經費方面,冬季運動中心更傾向于撥款給冰協。經費一共就那么多,給冰協多了,給我們就少了,少掉的那部分我們就只能自籌。說實話,現在我們的日子過的很緊張,原本我們在東北的訓練基地,現在只保留了兩個山坡,其他的都開放給了游客,收門票來貼補一下我們的訓練經費。”

    見到張冠聽的很認真,陳冬又詳細的介紹了一番,或者說是在訴說滑雪運動有多么多么的困難。

    “我聽說你回國之后,給田協捐助了一筆專項發展基金,后來又聽說一些省體育局也從你這里拿到了捐助,所以我才來試一試,向從來找你化化緣,看看你能不能也給我們協會捐一點,好歹讓我們運動員不要斷了正常的訓練……我也是實在沒有辦法了,才來找你的。”陳冬顯得很誠實的說。

    望著陳冬略帶尷尬而又盡顯期待的眼神,張冠不由自主的開口問道:“你們的經費缺口有多少?”

    陳冬伸出了兩根手指,同時開口說道:“二百萬,我們需要二百萬。”

    張冠默默點了點頭,二百萬對于財大氣粗的他來說并不算多。再聯想到對方是一個全國性的機構,二百萬的經費就更不多了。省隊都從張冠這里拿了一千萬,一個全國雪協只要二百萬,張冠甚至都覺得有些拿不出手了。

    “看起來雪協真的挺困難的。不過想想也是,我印象中國家隊的女子短道速滑倒是挺厲害的,可是相比起來,滑雪真的是從來沒有出過成績,或許是********太久了吧。如果二百萬能夠幫他們渡過難關的話,這錢出的倒也是不虧。”

    張冠想到這里,開口說:“陳秘書長,聽起來在咱們國家的滑雪運動的確很困難,如果您說的這些屬實的話,我倒是愿意贊助二百萬作為滑雪運動的專項基金。”

    “謝謝,太謝謝啦!”陳冬顯得很興奮,而后他仿佛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馬上又顯得尷尬起來,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陳秘書長,您怎么了?”張冠開口問。

    “我剛才忘了說,我說的二百萬,是美金!”陳冬接著補充道:“我們需要美金!”(未完待續。)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