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全能運動員 > 第187章 認輸?但我不會放過你!

第187章 認輸?但我不會放過你!

玄幻迷 www.udifgc.live,最快更新全能運動員最新章節!

    塞巴斯蒂安也來到了瑞士,只不過他并沒有出現在坎貝爾實驗室現場,而是在其他的地方等待消息。最開始時候連續七次檢測為陽性,塞巴斯蒂安心中還大呼順利,而當國際網聯的人帶著標本出現時,塞巴斯蒂安就知道大事不好。

    塞巴斯蒂安猜得到,既然張冠能夠找到國際網聯的人,就同樣能夠找到國際籃聯的人,所以塞巴斯蒂安立刻趕往坎貝爾實驗室,希望可以進行一些補救措施。

    而當塞巴蒂斯安抵達實驗室現場后,恰好聽到張冠所說的那一句“兩個人的標本”,此時的塞巴斯蒂安發現,坎貝爾實驗室的情況遠比自己預料的要更加糟糕。

    “我犯了一個大錯誤!”塞巴斯蒂安心中默默的想。國際網聯和國際籃聯的出現,是塞巴斯蒂安始料未及的,而事實上也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在此之前從來沒有運動員可以像張冠這樣,在一屆奧運會中跨越三個大的體育項目。所以也不會有運動員能找到其他兩個體育組織所保存的標本。

    正因如此,此時的國際田聯十分的被動,如果張冠只是身兼兩個體育大項的話,還不至于如此,加入只是國際網聯和國際田聯結果不同的話,國際田聯還可以質疑國際網聯的標本有問題,但再加上國際籃聯的話,就變成了二對一,那么有問題的一方一定是國際田聯。

    現場有那么多的記者,更有國際奧委會、國際反興奮劑組織、國際網聯和國際籃聯的人在,憑著理查德茲一個人,已經無法控制住局勢,所以塞巴蒂斯安值得親自到場滅火。

    塞巴斯蒂安出現在現場,立刻吸引所有人的目光,而原本已經被張冠逼問的理屈詞窮的理查德茲看到自己的老大來,也是精神一振。

    “主席先生!”理查德茲立刻迎了上去。

    塞巴斯蒂安和大家一一打過招呼,然后轉過身來,對著眾人說道:“諸位,今天的整個過程,我都已經知道了,我想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誤會?”張冠冷哼一聲,開口問道:“那么請問主席先生,是什么樣的誤會,導致會有兩種不同的檢測結果呢?為什么國際田聯所給出標本的檢測結果,和國際網聯以及國際籃聯的不同?”

    “諸位應該都知道,標本需要有一個適宜的環境進行保存。我想這可能是因為我方保管不當,導致標本出現了異常,所以才會出現這種不同的數據。這是我方的工作疏失。對此,我對給你帶來的困擾,深表歉意。”塞巴蒂斯安開口說道。

    塞巴斯蒂安沒有像理查德茲那樣去尋找這樣或那樣的理由,來推卸責任,而是直接承認是國際田聯的工作疏失。而實際上這是一種很高明的選擇,是人就會犯錯,沒有人能夠保證做什么事情都不失誤,學習會有做錯題的時候,而工作方面出現了疏失,也是正常現象。相比較起來,工作疏失的這個黑鍋,算是最輕的一個了。

    而且塞巴斯蒂安也希望盡快的將這件事情予以定性,相比加起來,定性為工作疏失,肯定比定性為誣陷運動員要好太多。

    “標本保存不當?”張冠冷笑一聲,有腦子都知道這個理由是多么的可笑,保存不當的確會讓標本產生變質的情況,可無論標本怎么變質都不可能出現一個促紅細胞生成素的興奮劑!就比如買了些水果,存放時間長了可能會腐爛生蟲,你說冒出一只蒼蠅我信,但絕對不會生出一頭大象出來。

    塞巴斯蒂安感覺到了張冠身上透出的濃濃的惡意,而實際上,他現在最需要做的就是安撫張冠這個當事人。只要張冠這個當事人愿意不追究,那么其他事情就好辦的多。

    于是塞巴斯蒂安接著說:“由于這一次的事件是我方對于運動員標本保存不當所造成的,所以國際田聯會發布正式的官方聲明,承認我方出現的錯誤,并且向張冠表示我們誠摯的歉意。”

    塞巴斯蒂安的這一番表態,實際上可以看做是向張冠投降認輸了。官方聲明一旦出來,國際田聯的聲譽必然受損,冤枉好人的罪責算是背上了。

    但張冠卻知道,對于一名運動員來說,興奮劑這種事情一旦攤上了,就一輩子甩不掉,無論是真的沒有服用還是誤服興奮劑,只要是曾經發生過,就會被當做是攻擊自己的一個借口。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的國家對中國不友好,也有太多的外國人對中國的運動員不友好,很多人妒忌的心理會轉化為口誅筆伐的誣陷,眾口鑠金積毀銷骨,更何況是還是些帶著有色眼鏡的人。

    “哼!一份聲明就想打發我么?”張冠冷笑了一下,他直接沒有理會塞巴斯蒂安,而是轉身問身旁的坎貝爾教授:“坎貝爾教授,現在九份標本都在這里,以你們實驗室的技術,有沒有可能證明,這些標本屬于兩個不同的人?”

    后面的記者又是一陣騷亂,張冠為你這句話,顯然是不準備就此罷休。

    而塞巴斯蒂安的臉色也難看起來,他堂堂的一個國際田聯的主席,親自向張冠投降認輸,他覺得張冠應該感恩戴德的領情才是。可張冠非但沒有半點領情,而且還決定追究到底!

    “張冠,我已經說過了,這次檢測結果出現偏差,是因為標本保存不當!”塞巴斯蒂安瞪著張冠,那眼神中仿佛是在告訴他,不要得寸進尺。

    “是么?但我不這么認為,所以我想要再確認一下。”張冠針鋒相對的說道:“如果經過檢測以后,這九份標本都屬于我的話,那么也恰好證實了主席先生說的標本保存不當,是正確的!可如果檢測結果顯示,這些標本是屬于兩個人的話,那我就要問問主席先生,為什么別人的標本上面會貼著我的名字,然后被國際田聯拿到這里進行興奮劑的檢測!難道主席先生不想證明一下自己的清白么?”

    說不想?哪有人會不想證明自己的清白!可若是說想,結果可能對塞巴斯蒂安更加糟糕。所以此時的塞巴斯蒂安,只能什么都不說,

    塞巴斯蒂安瞪大了眼睛,惡狠狠的盯著張冠,這不僅僅是因為他心中充滿了對張冠的憤怒,更是因為他心虛,所以要努力的將自己裝的強勢一些。

    而張冠卻對此熟視無睹。

    “看著情況不對想要當乖寶寶了?認輸?但我不會放過你!”     塞巴斯蒂安也來到了瑞士,只不過他并沒有出現在坎貝爾實驗室現場,而是在其他的地方等待消息。最開始時候連續七次檢測為陽性,塞巴斯蒂安心中還大呼順利,而當國際網聯的人帶著標本出現時,塞巴斯蒂安就知道大事不好。

    塞巴斯蒂安猜得到,既然張冠能夠找到國際網聯的人,就同樣能夠找到國際籃聯的人,所以塞巴斯蒂安立刻趕往坎貝爾實驗室,希望可以進行一些補救措施。

    而當塞巴蒂斯安抵達實驗室現場后,恰好聽到張冠所說的那一句“兩個人的標本”,此時的塞巴斯蒂安發現,坎貝爾實驗室的情況遠比自己預料的要更加糟糕。

    “我犯了一個大錯誤!”塞巴斯蒂安心中默默的想。國際網聯和國際籃聯的出現,是塞巴斯蒂安始料未及的,而事實上也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在此之前從來沒有運動員可以像張冠這樣,在一屆奧運會中跨越三個大的體育項目。所以也不會有運動員能找到其他兩個體育組織所保存的標本。

    正因如此,此時的國際田聯十分的被動,如果張冠只是身兼兩個體育大項的話,還不至于如此,加入只是國際網聯和國際田聯結果不同的話,國際田聯還可以質疑國際網聯的標本有問題,但再加上國際籃聯的話,就變成了二對一,那么有問題的一方一定是國際田聯。

    現場有那么多的記者,更有國際奧委會、國際反興奮劑組織、國際網聯和國際籃聯的人在,憑著理查德茲一個人,已經無法控制住局勢,所以塞巴蒂斯安值得親自到場滅火。

    塞巴斯蒂安出現在現場,立刻吸引所有人的目光,而原本已經被張冠逼問的理屈詞窮的理查德茲看到自己的老大來,也是精神一振。

    “主席先生!”理查德茲立刻迎了上去。

    塞巴斯蒂安和大家一一打過招呼,然后轉過身來,對著眾人說道:“諸位,今天的整個過程,我都已經知道了,我想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誤會?”張冠冷哼一聲,開口問道:“那么請問主席先生,是什么樣的誤會,導致會有兩種不同的檢測結果呢?為什么國際田聯所給出標本的檢測結果,和國際網聯以及國際籃聯的不同?”

    “諸位應該都知道,標本需要有一個適宜的環境進行保存。我想這可能是因為我方保管不當,導致標本出現了異常,所以才會出現這種不同的數據。這是我方的工作疏失。對此,我對給你帶來的困擾,深表歉意。”塞巴蒂斯安開口說道。

    塞巴斯蒂安沒有像理查德茲那樣去尋找這樣或那樣的理由,來推卸責任,而是直接承認是國際田聯的工作疏失。而實際上這是一種很高明的選擇,是人就會犯錯,沒有人能夠保證做什么事情都不失誤,學習會有做錯題的時候,而工作方面出現了疏失,也是正常現象。相比較起來,工作疏失的這個黑鍋,算是最輕的一個了。

    而且塞巴斯蒂安也希望盡快的將這件事情予以定性,相比加起來,定性為工作疏失,肯定比定性為誣陷運動員要好太多。

    “標本保存不當?”張冠冷笑一聲,有腦子都知道這個理由是多么的可笑,保存不當的確會讓標本產生變質的情況,可無論標本怎么變質都不可能出現一個促紅細胞生成素的興奮劑!就比如買了些水果,存放時間長了可能會腐爛生蟲,你說冒出一只蒼蠅我信,但絕對不會生出一頭大象出來。

    塞巴斯蒂安感覺到了張冠身上透出的濃濃的惡意,而實際上,他現在最需要做的就是安撫張冠這個當事人。只要張冠這個當事人愿意不追究,那么其他事情就好辦的多。

    于是塞巴斯蒂安接著說:“由于這一次的事件是我方對于運動員標本保存不當所造成的,所以國際田聯會發布正式的官方聲明,承認我方出現的錯誤,并且向張冠表示我們誠摯的歉意。”

    塞巴斯蒂安的這一番表態,實際上可以看做是向張冠投降認輸了。官方聲明一旦出來,國際田聯的聲譽必然受損,冤枉好人的罪責算是背上了。

    但張冠卻知道,對于一名運動員來說,興奮劑這種事情一旦攤上了,就一輩子甩不掉,無論是真的沒有服用還是誤服興奮劑,只要是曾經發生過,就會被當做是攻擊自己的一個借口。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的國家對中國不友好,也有太多的外國人對中國的運動員不友好,很多人妒忌的心理會轉化為口誅筆伐的誣陷,眾口鑠金積毀銷骨,更何況是還是些帶著有色眼鏡的人。

    “哼!一份聲明就想打發我么?”張冠冷笑了一下,他直接沒有理會塞巴斯蒂安,而是轉身問身旁的坎貝爾教授:“坎貝爾教授,現在九份標本都在這里,以你們實驗室的技術,有沒有可能證明,這些標本屬于兩個不同的人?”

    后面的記者又是一陣騷亂,張冠為你這句話,顯然是不準備就此罷休。

    而塞巴斯蒂安的臉色也難看起來,他堂堂的一個國際田聯的主席,親自向張冠投降認輸,他覺得張冠應該感恩戴德的領情才是。可張冠非但沒有半點領情,而且還決定追究到底!

    “張冠,我已經說過了,這次檢測結果出現偏差,是因為標本保存不當!”塞巴斯蒂安瞪著張冠,那眼神中仿佛是在告訴他,不要得寸進尺。

    “是么?但我不這么認為,所以我想要再確認一下。”張冠針鋒相對的說道:“如果經過檢測以后,這九份標本都屬于我的話,那么也恰好證實了主席先生說的標本保存不當,是正確的!可如果檢測結果顯示,這些標本是屬于兩個人的話,那我就要問問主席先生,為什么別人的標本上面會貼著我的名字,然后被國際田聯拿到這里進行興奮劑的檢測!難道主席先生不想證明一下自己的清白么?”

    說不想?哪有人會不想證明自己的清白!可若是說想,結果可能對塞巴斯蒂安更加糟糕。所以此時的塞巴斯蒂安,只能什么都不說,

    塞巴斯蒂安瞪大了眼睛,惡狠狠的盯著張冠,這不僅僅是因為他心中充滿了對張冠的憤怒,更是因為他心虛,所以要努力的將自己裝的強勢一些。

    而張冠卻對此熟視無睹。

    “看著情況不對想要當乖寶寶了?認輸?但我不會放過你!”
大乐透历史大奖号码